妙心雜誌--自然生態﹛第 39 期〔87('99).03.01〕﹜


  • 出塵淒美的台灣冷杉林/陳月霞 攝

  • 如何從事社會關懷

    ◎1998.8.24講於高雄興隆寺「環境佈道師培育營第二梯次(南台營隊)」 
                ■主講:陳玉峰        
                    ■整理:伍麗環 
     
    一、前言 
     
        我的人生閱歷,很明顯有好多個階段,比如在森林研究的階段、森林 
    運動的階段、社會運動的階段、政治參入的階段,每一個階段都不一樣。 
    我不是因為要走入什麼階段,才去做那樣的事,而是做完之後,回過頭看 
    那時候所做的,而有「那是瘋了才做得出來」的心境時,才知道那是一個 
    階段的結束。一個人只有在回溯的時候,才能清清楚楚看得出自己的心路 
    歷程;因為已經脫離且不可能再回去了。 
      你會發現我所講的,不是要告訴你我們有什麼好東西,有多了不起; 
    恰好相反,你會感覺到必然有一股壓力,一直要把你逼到內在去掏出東西 
    ,這才是重點。可是在掏東西,在付出,在做所謂社會工作的時候,我們 
    又必須要注意到心性上的修養。
       至於你對自己的社區要如何積極的進行社會關懷呢?以現在來講,政 
    府跟人民之間的溝通比較多了,只要講求技巧,找出關鍵,切入關鍵點, 
    大家絕對做得到。   
      今天來這裡的人跟我的想法都一樣。我從不考慮錢的問題。因為有多 
    少錢做多少事;有錢做有錢事,沒錢做沒錢事。像我現在做林業人員口頭 
    歷史調查,我們是思考看看,想要做什麼就做了,碰到沒有經費再停下來 
    ,能夠做的就繼續做。如果要看有什麼資源才要去做,那要等待何時? 
      現今社會關懷的層面,範圍太廣泛了。但要做社會關懷,先要把自己 
    整個生理健康建設好。我為什麼最想找中年人,因為在這個階段,體力上 
    還可以,經濟上也不必靠別人,起碼還是行有餘力的階段。人生最重要的 
    意義,就是能進入人生的第二階段。因為在這階段,他很有可能真的變成 
    菩薩;也很有可能成為危害社會的毒蟲。今天你會來這裡,證明你夠謙虛 
    ,你一定有某種善根;我相信你們已經是某種程度的菩薩,所以師父稱呼 
    各位為菩薩是對的。有的人已經做了很多,而仍堅持下去。 
     
    二、從事社會關懷應有的涵養 
      參與社會關懷,第一個涵養,是自己內在的熱忱,自覺有意義而做。 
    你要做任何社會的事,是受個人內心或價值的動力所驅策,絕對不是為了 
    誰,更不是為了贏得掌聲與別人的肯定。唯一的理由,就是做自己喜歡做 
    的事。如果你希望別人給你掌聲或是為了誰,那你千萬不要做;因為得不 
    償失。要無所為而為,做社會工作是自自然然的,因為你沒做會坐立難安 
    。 
      第二,是你去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必須找出一套自我回饋與反省的方 
    法,隨時修訂自己和社群的互動關係。我後來想一想,這是我們小時候念 
    的「吾日三省吾身」吧! 
     
        尤其是漸成氣候的團體,最忌諱淪為權勢的附庸。但是,你也必須要 
    嚴防泛道德觀等不必要的潔癖;因為臺灣人就是這個樣子:小家子、小格 
    局;守著貞節牌坊,絕不碰到錢,絕不怎麼樣;我們堅決怎麼樣,別人什 
    麼通通不對,只有他對。跟市政府拿錢,好嗎?那要看怎麼拿,怎麼做。 
    另外,有一些徹徹底底真的是政府的幫凶。臺中就有團體,拿了臺電的錢 
    在做環境政策,結果是做假的,是在幫它掩蓋。那些學者專家真是沒有骨 
    氣,真的令人想不通──一個計畫就賣掉一個人的靈魂。     
      第三,你的收穫在哪裡?在於知識的內化過程,也就是透過研究、調 
    查、觀察、訪談等,及進一步的生活體驗,獲得智性的勇氣與享受智性推 
    理的能力,進而在任何過程當中,作為個人感知、價值觀、氣質的改變。 
      第四,要有細膩的分析與判斷,也要有超越時空的思維。你今天做一 
    件事情,一頭栽進去,就像一隻在採蜜的蜜蜂,只有屁股向著別人,這樣 
    不行的;起碼要全盤透視。當然必要的時候,你像蜜蜂一頭栽進去是沒有 
    錯的。 
      所以,要有巨幅的思考能力,也要有細膩的分析判斷力,最好具備完 
    整的思辨與判斷的能力。但更須要宗教獻身的情懷,同時也要感知人類文 
    化演化的起伏無常,以及人生的荒謬性。 
      我還未親近師父以前所感覺到的「空」,就是整個生命的荒謬性。生 
    命為什麼荒謬呢?因為所有人類的解釋通通不足,大家所教的、所聽的任 
    何一套文化系統,通通是戴著有色眼鏡在看這個世界,都在扭曲,都在曲 
    解。你戴著什麼形狀的眼鏡,所看的物體就得出什麼樣的形狀;我當時的 
    感覺是這樣,用文字來表達叫「人生的荒謬」。沒有什麼理由,沒有什麼 
    必然,沒有什麼天經地義的事。所有都是你自己所有、所創造出來的文化 
    偏見。所以,你必須要了解到這一人類文化演化的起伏無常與人生的荒謬 
    。   為什麼要強調這一點?因為像你們這樣會熱衷於投入社會關懷的人, 
    在社會上都是狂狷之士,性格上比較躁進。在性格上躁進的人需要把心中 
    的格局、歷史長河拉開來。人最可怕的,就是把自己所有的才智用來對付 
    自己。     
      第五,我認為要出來做之前,必須要能夠站在歷史長河去思考,了解 
    到自己身處的環境。因為你對任何事物、行動的判斷標準,就像我們去登 
    山,一定要看看我在那裡?要去那裡?怎麼去?     
      不管怎麼樣,你越付出,得到的越多,你有更多的知識攝取,各種異 
    文化的刺激,種種的社會經歷,那種碰撞、流血流淚,是很自然的。很奇 
    怪!現在的人稍微受一點傷,稍微挫折一下,馬上就退縮。據我所了解人 
    是越碰越厲害,越付出越開闊,越捨得就獲得越多,越入世,越可以感覺 
    到人世間的溫暖與文化的力量。可是你也必須要知道:生命的唯一與註定 
    是絕對的孤獨,這也將是你黃泉道上獨來獨往的悲壯與豪情。 
      第六,不強調個人。我們看到非常多的臺灣人都很有善心,但都不知 
    道怎麼做,所以一直在仰望救世明星出現,看到誰出來,馬上把他捧成五 
    百年才一個。五百年才一個!那一定是天界下凡;要不然從那堥茠滿H其 
    實,現在應該徹徹底底破除掉這種想法。不是一個人,絕不要強調個人, 
    而是從個人內在的出發。 
      個人把自己內在的東西真正發展出來是什麼,你知道嗎?是真正的無 
    我、謙虛,而不是鬥來鬥去的那種心境。這一個自我要先認知再破除。破 
    除過程是透過實踐來的,不是坐在家奡N破得掉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七,不暴虎馮河。在實踐過程之中,我們漸漸懂得很多的技巧,很 
    多的所謂第三種路徑;我們不要烈士型的,我們用輕鬆的方式。 
      有一天,我開車從臺中東海大學南下,經過玉門路,因是新興地區蓋 
    了很多大樓,路燈也設好了,但因為還沒有起動,所以路燈不亮。一個月 
    恰好有七部車撞在那堙A我覺得很奇怪,路燈都已經架設完成了,只是舉 
    手之勞而已,如果沒有線路還沒有話說。後來就向記者說,希望媒體能刊 
    登出來。那天早上,報紙一登出來,當天晚上路燈就亮了。事實上是:社 
    會上只要有幾分之幾的人發出關懷,就會有改觀的機會。 
      接下來要做什麼事?不是暴虎馮河,絕不是。也不是靠感動在行事, 
    所謂「故其就義若渴者, 其去義若熱」 ( 《莊子•列禦寇》 ),好像一 
    個人渴得要死,衝過來一看見水拿起來就喝,結果端到一百度的熱湯馬上 
    丟下;不是這個樣子,而是靠內在一直像湧泉一樣、源源不絕而出的一套 
    有辦法的反求諸己。也就是說我從山頂上看下去,知道什麼是我要做任何 
    事情的內在動機。這種東西是活的,不是今天怎麼樣子就怎麼樣子,而是 
    隨時隨地接受訊息,調整方式;因為所有語言都是死的映像。 
     
        所以你聽話,所有的話不代表真理,只是真理被扭曲的影像。換句話 
    說,聽話不是把「話」當作真理,而是把它當作啟動你內在的一顆活體。 
    因此,佛教各種不同經文的重點在那堙H就是啟動的東西呀!你不要把它 
    看作主體。為什麼會有一個佛教故事說有一個人非常的冷,進入一間破廟 
    ,沒有木材可以燒來取暖,就把佛像劈開來燒?難道這就大逆不道,就怎 
    麼了?佛教是無神論的。   
     
        我們今天在做任何社會工作,不只是要有心去進行,更需要一顆真正 
    貼切、平靜、無所求的心。但這絕不是這樣講而能夠得到的,是要透過不 
    斷不斷的做。你要知道在做社會關懷的人,在付出的人,其實在做的當下 
    就是一種修行。在修行中不斷的反求諸己。這是直接在生活面向、在現實 
    生活中修的。這之間其實講穿了,一點燃、一觸動,所有你各種經脈的心 
    靈通通開啟,都在傾聽、接收各種不同的波動。 
     
    三、社會關懷的步驟 
     
      (一)研究調查與告知 
       接下來談如何切入社會關懷,我舉一個例子,我在臺中住了幾年以後 
    ,很多從臺北搬來臺中住的人,告訴我:「臺中的物價比較貴!」一人這 
    樣講,兩個、三個也這麼說,我就打一個問號,真的嗎?比較貴!什麼東 
    西比較貴?貴多少?為什麼?這樣問下來。接下來怎麼辦呢?很簡單!就 
    是調查看看。 
      我做任何事情,我一定自己先試試看,如果能做的,我才敢叫助理、 
    學生去做。因為在傳統市場貨物品質參差不齊、規格不一,無法做比較; 
    超級市場貨品一致,好做比較,所以我就去了。我一進去,呆頭呆腦的拿 
    了筆記簿就在那邊做記錄,蘇打餅乾多少,奶粉多少,寫不到幾個就讓老 
    闆趕出去了。  
       我發現這樣做不行,就用隱形式的麥克風,錄音機放在口袋堙A就邊 
    看邊唸的把它錄下來,回來再加以整理。後來認為這種方法行得通,便把 
    要幫忙的學生、義工找來,分北、中、南(臺北、臺中、高雄),總共選 
    一百多家,同步調查。總共調查三百多件,把不能比較的拿掉,可以比較 
    的臚列統計出來。  
       起初我不明瞭,調查完才知道其間的競爭性。其實,沒有那一家超商 
    比較便宜,只有少數幾樣東西便宜,就是你熟悉的東西故意便宜給你看, 
    你沒注意到的東西就貴一點,懂吧!真正便宜的是什麼?平均起來比較便 
    宜的是百貨公司地下室的超市,因為它是靠超市,以便吸引人潮到百貨部 
    門。當時的結論是兵不厭詐。
       結果,你知道臺中市物價是怎麼樣?最便宜嗎?「最貴!」比高雄貴 
    百分之八,比臺北貴百分之九。這結局實在是令人嚇一跳,但它真的是這 
    樣。臺灣啤酒公賣局的定價是二十元,為何臺中要賣二十五元,多出 25% 
    。難道臺中人比較會賺錢?臺中的公車票、電影票也是全臺灣最貴。 
      研究調查了解了以後要讓大家知道,如果沒有通知出去,大家怎麼會 
    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在民主社會中,要轉達這些訊息,一定是要以科學、 
    理性的方式,而不是道聽塗說,要有實證與真正透徹的了解。所以調查結 
    果一出來,我就將種種報告列印出來,各式各樣產品那一家多少錢,不信 
    的就去比對。 
      告知有三種途徑:第一種就是新聞稿。第二,是作一本科學性的、正 
    式性的報告,發表在雜誌或報紙上。感覺這樣還沒有講得淋漓盡致時,再 
    運用自己的筆在副刊寫一篇,起碼一聞要三問。 
      寫新聞稿要有一點技巧。我擬的標題是:「臺中超商涉嫌聯合壟斷」 
    ,這很聳動,所以一上報都是地方版頭條新聞。我們要探討的根本問題: 
    為什麼會比較貴?臺中人的薪水又沒有比較多,為什麼會這樣呢? 
      首先,你必須引起注意,否則媒體根本不刊登。在這種情形之下,你 
    想表達的東西要如何讓社會接受,不要因不認同就不想和媒體打交道,那 
    你就走不出去了。有的時候是不得已,至於要怎麼樣善巧方便調整到最適 
    切,這需要智慧。以前我在發新聞稿時,一份新聞稿,十家報社差不多有 
    九家刊登,很少沒有刊登的,有全部照抄的,也有報紙登出來與原稿完全 
    相反的,那要看是什麼報。 
      這就是進行社會關懷的第一步驟:研究調查與告知;把什麼是事實真 
    相弄出來,並告知事實真相。另外,像:「臺中市是風化城」就是我搞出 
    來的;那個時候在發佈新聞時,感覺好像我一個人在跟整個臺中市為敵。 
    我特別強調:寫新聞稿要有一點技巧。譬如說我當時走遍臺中市兩百多條 
    道路所調查出來的數據:臺中市平均每五十人至六十人,就有一個從事色 
    情行業。用色情理容店的計算方式,我就寫出:以紀政賽跑的速度跑過臺 
    中民族路,平均每一秒半跨越一家色情理容店。如此一來,他當然以頭條 
    新聞刊登。我發佈新聞並不只是在批判而已,前因、後果、事實、積極的 
    建議,全部都列出來。   
      我們調查的最終目的是要探討問題。比方說是不是可能建立色情風化 
    特區。答案是不可能。如果真設立特區也沒有人要去做。為什麼呢?這不 
    只是技術性的問題,還有很多文化性的問題。我們在做訪問的時候,覺察 
    到各行各業都有其基本尊嚴。我們所做的調查,也是基於善念,是希望社 
    會好才去做,而不是為了扒糞而扒糞。坦白講扒了糞,樹倒了,樹上的猴 
    孫還不是會掉下來!所以,我們到底要做什麼事情,這必須要先反求諸己 
    ,然後也要思考到和社會的種種關係。 
      我從玉門路那件事,發現公共政策只要見報以後,馬上可以改善。於 
    是我想到一個 idea, 就是我在從事森林生態調查所用的環境建設系統。 
    所以,我們把臺中畫分作一千個小區,一區有一位負責人,要這一千位負 
    責人做什麼?任何你家附近發生什麼事,比方說遭小偷,趕緊打電話進來 
    。第一區遭小偷,記下來;第三區剛好在清理水溝或有人在燃燒垃圾或做 
    什麼,也打進來,記下來;第一百區有什麼……,電話一打進來就彙集起 
    來。這就像我們在做生物研究,某一區有一隻牛怎麼樣,就標示出來。這 
    可以了解族群的遊動情形,知道怎麼樣不會讓它氾濫。就像鐵路局的火車 
    ,那一部火車開到那裡,那一部又怎麼樣。然後我們就公佈訊息,提供訊 
    息給社會知道。 
      你要知道今天為什麼那麼多人心理上有問題,原因是這社會不健全。 
    社會不健全要怎麼去改善?這不光只是靠專家或政府,必須要每一個人共 
    同擔負起社區守望員的責任。如果有一天,一個城市裡面有這樣的忠告出 
    來,我相信很多公權力會來解決。 
      有沒有什麼效應?據我所了解,一批判下去,通常政府都晚三年,社 
    會運動大概晚十年。現在不一樣;現在非常快。現在你起個頭,政府已經 
    弄好幾個方案在等你了。我已經講過了,你們太小看政府的能力,現在你 
    如果說到,他們下午就會開始討論,和你魚目混珠,什麼也分不清。如果 
    發覺不妙,他就會先提出。基本上我想強調的就是說,你們在社區現在有 
    非常多的途徑,可以進行你對社區的關懷。 
      你看有很多團體,裡頭如果有兩三位就會產生爭論,各自有各自的想 
    法。我們的作法不是那樣。我們是大家都坐下來想看看自己能做什麼?你 
    如果不會想,就把政府組織拿來看。從行政、醫療、交通、經濟、教育等 
    一項一項的列出來,看能夠做什麼?想一想,一個個都出來了,我就把它 
    做成一百多條的題庫。我們是什麼人有什麼能力做什麼事情,絕不是訂出 
    來要做什麼事,再去找什麼人來,那太痛苦了。像我們以打電話的方式, 
    做了「臺中市的放生研究」。當然若要進一步的,在技術上可以再討論。 
     
      (二)協調與公聽 
      北中南三區的物價報導一刊登出來,大家就開始注意了,就有人打電 
    話來。他以為我專門在做這個,說要和我合作做聯合直銷。另一方面,超 
    商的業者看見一定會很憤怒,會抗議,會反彈,好!民意代表關心,政府 
    官員也會去注意。我們乾脆來舉辦一個公聽會,就進行第二步驟:協調與 
    公聽。 
      我們不是碰到什麼事情就抗爭。如果用言論可以解決的為何不用呢? 
    為什麼還要浪費這麼多的社會資源去做?利用協調與公聽來討論為什麼臺 
    中的物價會特別貴?是因為沒有工廠設立必須要靠運輸的關係?如果是這 
    樣的話,請問政府應該在交通上做出什麼樣的付出?以彌補臺中商人的損 
    失。探討起來,結果不是什麼公共政策的問題,完全在於商人的問題。商 
    人為什麼要這樣做?是不是租金比較貴或是某種付出比較多,或是火險比 
    較高 ( 因為臺中是火城 )?到底是什麼原因, 一瓶啤酒會貴四分之一呢 
    ? 
      這裡面你會發現到:這是一個習慣,是一個文化結構。我在研究臺中 
    這幾年,我有辦法提出一套假說來解釋這整個人文變遷。為什麼臺中市是 
    全臺灣唯一有希望成為拉斯維加斯的城市?為什麼整個文化的傾向變成風 
    化城、火災城……? 
      從這百年來臺中社會的結構、都市設計空間的一個變化、產業的前後 
    變遷、文化走向與臺中的地理風水條件,整個我將它整合在一起,可以告 
    訴你:真的,臺中是最有希望成為 R.O.C. 的地方。這真的是一種文化風 
    氣,他就是要賣得貴,因為奢華……。然後問題就來了。既然是商人的問 
    題,那商人為什麼不降價?商人的態度是:反正就是這樣,要買就來,不 
    買就算了;你也拿他沒辦法。消費者!你的名字叫弱者。 
     
      (三)運動與抗爭 
      告知、協調之後,如果都沒辦法達成共識怎麼辦?這時候就可以進行 
    第三個步驟:運動與抗爭。 
      運動與抗爭的手段、方式、策略種種,可由極左到極右,可自極軟到 
    極硬,通通可以。人是活的,不只是在球場上說球是活的;事實上球是死 
    的,人才是活的。一旦進行第三步驟,你要選擇怎麼樣進行?我的標準是 
    真正涉及到我的專業、我的信仰,我才會去做;也就是涉及到國土規畫、 
    環境保育、生態體系等這些問題,我才會選擇;要不然我通常僅止於「研 
    究調查與告知」。
       因為要到抗爭的階段,需有內在的信仰。我並不是人家說「走!去街 
    頭運動!」就跟著人家去。去參與那些運動,我就感染到大家一體的那種 
    感覺。像反核運動的時候,大家非常強烈;以前的街頭民主運動就是這樣 
    。你要參與是要你感染到整個群眾的力量,也可以同時察覺群眾是愚昧的 
    那一種恐怖。 
      如何進行?比如說市調這件事的確有很多人找我做直銷等等,也是可 
    行。也可以發動拒買──抵制,這就是運動與抗爭的第一個方法;但需要 
    有普遍性告知,而且這時候也需要有某些公益團體來推展。比如說消費權 
    益促進協會、綠色消費協會,或是那一類的公共團體直接介入來關心。事 
    實上所有介入的團體,每一個團體其實只要有一兩個靈魂人物在,就能夠 
    做得相當好了。 
      運動與抗爭的方法,還有我們曾經介紹過的,綁著十字架的方式。把 
    自己綁在樹上,你們要砍樹?來呀!來砍呀!或是要開路由此經過,就躺 
    在地上,來呀!讓你撞呀!你看,綠色和平地球第一,這種世界上最激烈 
    的環保團體,沒有人說他們是暴力份子啊! 
     
    四、結語 
     
        在這裡,我已經將最簡單的進行方式告訴各位,而這一套社會關懷模 
    式是不是適合?現在是不是已經被淘汰掉了?我不大確定。但我知道我現 
    在還是在做。內涵上現在偏重於臺灣自然史的撰寫。另外,我是覺得很多 
    的社會工作都沒有時間去做,我一直覺得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所以 
    才會興起把所知道的一點點東西告知大家,還有我透過與人接觸,發現我 
    們好像可以喚醒、激盪出一些被矇蔽的良知與善念;這就是我為什麼辦環 
    境佈道師的最初動機。 
      怎麼樣進行社會關懷?講得粗俗一點就是說,做得精疲力盡,對社會 
    沒有什麼功德、沒有什麼貢獻;沒有做,也並沒有對不起社會。但是沒有 
    做,卻坐立不安,怎麼辦?要做就要挑選我們能做的。所以我為什麼要你 
    們組織?我的理由就是這些,只要大家一來就會傳染,就會擴散,然後你 
    們每一位又是一個新的震盪點。 
      我在調查森林,我用皮膚就可感覺那兒有什麼動靜。今天你面對整個 
    社會文化的風氣,你有沒有去察知,有沒有去感受到它已經變化到何種程 
    度?我們應該用什麼方式去切入、去引導,以得到真正的智慧。這絕不是 
    蠻幹、暴虎馮河,也不是只憑著一股衝勁,而是要有聰慧。臺灣社會過去 
    需要的那種衝擊,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我看到臺灣一些從事社會運動的,愛臺灣愛到抓狂的人是怎麼愛的? 
    排他性之強啊!第一梯次有一位學員在電臺談論環境問題時,遭受一位人 
    士的辱罵說:你講什麼環境不環境那都沒有用,沒有講二二八就不好。很 
    多這一類的。這些人都是好人喔!好得變成……。很多都走火入魔,把自 
    己塑造成非常窄隘的臺灣法西斯。我碰見這種人真的覺得很悲哀,這麼好 
    的人,怎麼辦?   
     
        臺灣人真的是島國民族,島國特性嗎?真的只在乎這些嗎?其實,從 
    各位每一雙眼睛背後,我們瞧到了內在深層的、寬廣的格局,以及與這一 
    片土地相互依存、連繫的情感,每一雙眼睛都擁有它深層的靈魂,與對社 
    會、對自己的熱切期待。如何轉化?但看今天!

    出塵淒美的台灣冷杉林

       荖濃溪上游的台灣冷杉林岩生型(陳月霞  攝)
      有森林王之稱的台灣冷杉,為台灣特有植物。 分佈在全台海拔 2800  
    至 3800 公尺的高山降雪區,是本土分佈海拔最高且較完整之針葉樹原始  
    純林。  
     
        台灣冷杉是松科冷杉屬之裸子植物,為耐寒之常綠針葉喬木,樹形筆  
    直優美,樹幹高大精壯(高可達二十五公尺以上);四至六月萌芽,五至  
    七月開花,雌雄異花同株,六至九月結紫紅色直立狀毬果,秋果成熟轉為  
    紫黑色,入冬果鱗掉落,至隔年只剩主軸;終年可進行光合作用,每年雪  
    融後,可見花苞、葉芽包,頂芽每年生長一節,節處長出輪生側枝一圈,  
    至八月完成年度生長,且頂芽枝樹皮由綠漸轉褐色,至十月,頂芽枝已形  
    成樹幹褐樹皮。   
     
        樹幹通直是台灣冷杉的常態,只有在極端惡劣的地方,或特殊狀況下  
    ,才會變形。例如:玉山主峰至北峰的稜線上,由於風力強勁,冷杉自幼  
    半面受風,枝椏死亡,單面生長,形成旗形樹及諸多變體相。平常少見病  
    、蟲、獸害的台灣冷杉,近年來由於低、中海拔開發劇烈,動物被迫上遷  
    ,幼樹受到飛鼠等的嚙食,形成環狀剝皮的傷害。    
        台灣冷杉雖有不怕冰雪寒風,無懼烈日暴雨的特性,但卻抵擋不了可  
    怕的大火。由於其堅實、碩大、耐燃,再加上立地條件的關係,如被火神  
    光顧,或其他原因枯槁而死,所形成的白木林,可為瀰漫藍調的台灣,點  
    綴一些森白的景觀,枯立幹約可維持十年至百年。 
      在雪山、合歡山及玉山等高山寒冷地區可見其英姿。此外,位於花蓮  
    秀林鄉的帕托魯山,植群主體也已歸屬冷杉及鐵杉林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