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心雜誌--台灣佛教、專題報導﹛第 44 期〔88('99).08.01〕﹜


台灣佛教 《臺灣佛教辭典》選刊/編輯部

佛學譯粹 關於肇論之流傳(上)/牧田諦亮原著,釋依觀中譯


台灣佛教


《台灣佛教辭典》選刊

                               文/編輯部  
 
三壇大戒  
 
    源自中國大陸的僧團集體受戒儀式,也是台灣佛教界多種傳戒活動中  
最主要的一種。所謂「三壇」,是指初壇之沙彌、沙彌尼戒;二壇之比丘  
、比丘尼戒;三壇之菩薩戒。此中,前二壇專為出家僧尼傳授,第三壇則  
包含出家與在家二眾。一次三壇大戒的期間,大約一個月(然依各處傳戒  
寺院的不同規定,而有小幅度的差異)。其間,正授的時間是三日(每壇  
一日),其餘時間主要在做受戒常識的灌輸與儀軌的演練。 
 在傳戒期間,受戒戒子所受的講習與訓練是頗為嚴格的。一般而言,  
起居作息時間大多始於早晨四、五時,大約在夜間十時就寢。作息內容包  
含早課、作務、背誦、講戒、演禮、晚課、禮懺、開示等項。 
 三壇大戒戒場中的主要戒師是「三師七證」,但在正授之前另有為戒  
子作傳戒訓練的引禮師。引禮師之首謂之開堂和尚,或稱大師父。「三師  
七證」中的「三師」,是指得戒和尚、羯摩和尚,與教授和尚。「七證」  
是指七位尊證師,即為傳戒儀式作證明的戒師。此外,開堂(大師父)與  
戒子的關係也甚為密切。
   台灣光復後的首次三壇大戒, 是在台南縣的大仙寺舉行的。 時間是  
1953 年 1 月 15 日至 1 月 29 日。這次戒期較短,僅半月左右。 但此  
後的各次傳戒,戒期大多是一個月左右。到 1999 年為止,每年都有一次  
或多次的三壇大戒傳戒活動。在四十餘年之間,曾任中國佛教會理事長的  
白聖,其所主持的傳戒活動,次數最多。共計出任三師中之得戒和尚十五  
次,出任羯摩和尚二次,教授和尚四次。
   三壇大戒的傳戒活動,自 1953 年以後的 40 年間,每年在台灣僅舉  
行一次。由各寺院向中國佛教會登記、申請,並依次舉行。到 1993 年之  
後,一年一度的成規始告打破,而有一年多次,由不同寺院分別舉辦的情  
形發生。
   在傳戒意義方面,出家人在受過三壇大戒之後,才正式成為合格的比  
丘與比丘尼。此外,由於日據時代的日本佛教並不傳戒,因此,由中國大  
陸來台僧人所主導的此一活動,可以說是「樹立中國傳統佛教標幟,排除  
日本佛教影響力」的象徵。在台灣佛教史上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關於肇論之流傳(上)

                                                 原著:牧田諦亮  
                                                  中譯:釋 依 觀  
壹、 前言  
 
    據說明•蕅益智旭(一五九九∼一六五五)曾於一個月內,三度夜夢憨  
山德清(一五四六∼一六二三),欲入其門,以路途遙遠,不能遂其所願。  
雖然如此,德音想必依然遙通,其受德清《肇論略疏》之啟發不小,此如  
《閱藏知津》卷首凡例云:  
 
   「此土述作, 唯肇公及南嶽天台二師醇乎其醇,真不愧馬鳴、龍樹、  
無著、天親。故特入大乘宗乘,其餘諸師,或未免大醇小疵,僅入雜藏中  
。」  
 
亦即對《肇論》之優秀頗為激賞。在世時鳩摩羅什歎之為「解空第一,肇  
公其人乎」,千載後智旭稱其為「醇乎其醇」之僧肇,其主要著作《肇論  
》,在中國及日本之流傳情形如何?在此主要從《肇論》之末疏作探究。  
有關此一方面之研究, 故中田勇次郎已於東方學報東京第六冊 ( 昭和十  
一年二月刊 ), 發表〈肇論及ヂ其ソ註疏ズ就サ〉 ( 關於肇論及其註疏  
) 一文。今所以膽敢於此研究上再添蛇足,一來以本篇乃《肇論研究》之  
一部份,二來,因研究有所推移,故於中田氏稿上作若干增補。  
 
貳、關於僧肇之著作  
 
    關於僧肇之著作, 在被視為最古資料之梁•僧祐 ( 四四五∼五一八  
)《出三藏記集》卷十二, 即陸澄《法論目錄》載云 ( 《大正》五十五  
,八十三頁 ):  
 
    (法論一)  不真空論          百論序        屬於法性  
    (法論二)  涅槃無名論                      屬於覺性  
    (法論三)  般若無名﹝知﹞論  維摩詰經註序  屬於般若  
    (法論四)  丈六即真論                      屬於法身  
    (法論五)  長阿含經序                      屬於教門  
 
    有關此等,略說如次:  
 
    百論序  出三藏記集卷十一      (《大正》五十五,七十七頁上)  
            鳩摩羅什譯  百論      (《大正》三十,一六七頁下)  
    維摩詰經註序  出三藏記集卷八  (《大正》五十五,五十八頁中)  
            僧肇  撰  註維摩詰經  (《大正》三十八,三二七頁上)  
    長阿含經序  出三藏記集卷九    (《大正》五十五,六十三頁中)  
            佛陀耶舍  竺佛念譯  長阿含經  (《大正》一,一頁上)  
 
    此中,維摩詰經註序係與釋文併刊,此從斯坦因、伯希和等所蒐集敦  
煌寫經之斷簡可知。 亦即如矢吹慶輝博士所示 ( 《鳴沙餘韻解說》四十  
七頁 ):大曆二年 ( 七六七 ), 長安崇福寺體清,參預資聖寺道液維摩  
經集解關中疏會座,為「紀其所聞以補多忘,庶來悟義伯,無誚斐然矣。  
」而於僧肇序、道液經序上添加註釋。敦煌寫經中,多有維摩、淨名經疏  
,從中可知彼地佛教大勢。又,〈維摩疏釋前小序抄〉、〈釋肇序〉中,  
屢有「纂天台之註釋」、「天台辨本跡有略五重」,由此亦足以知當時長  
安佛教趨勢(參照《大正》八十五,四三四∼四四○頁)。  
 
    吉藏有〈百論序疏〉, 眾所皆知,此係僧肇〈百論序〉之註釋 (《  
大正》四十二,二三二頁上 )。  
 
    除上記外, 僧肇所撰經序,又有〈梵網經序〉 ( 《大正》卷二十四  
,九九七頁 ),然《出三藏記集》等未曾提及,更且無名氏所撰第一序,  
顯然出自僧肇「願來劫不絕共見蓮華」之文,僧肇所撰第二序與第一序文  
旨幾乎一同,文末以「欲使仰希菩提者,追蹤以悟理故,冀於後代同聞焉  
。」作結。元版大藏經之後的藏經,始見附有僧肇之名,故可能是後世假  
托偽作而成。  
 
    又,《法華經傳記》卷二〈諸師序集〉中收有〈法華翻經後記〉、〈  
釋僧肇記〉 ( 《大正》五十一,五十四頁 ), 然猶如記末所云:「冀通  
方之後賢,不咎其差違,流行之處,必有感應矣。」,顯然亦後世偽托。  
 
   《肇論》於此時尚未整理成卷, 據《梁高僧傳》所載,其撰述年代次  
序為:〈般若無知論〉、〈不真空論〉、〈物不遷論〉、〈涅槃無名論〉  
。《歷代三寶記》卷八、《大唐內典錄》卷三等,皆承繼《梁高僧傳》所  
說。  
 
    現行《肇論》,係於此四論加上〈宗本義〉一篇,再加陳•慧達所撰  
〈肇論序〉而成。關於〈宗本義〉是否僧肇所撰,還存有若干疑問 ( 續  
 肇論序〉而成。關於〈宗本義〉是否僧肇所撰,還存有若干疑問 ( 續藏  
本惠達撰《肇論疏》中缺〈宗本義〉 )。  
 
    惠達疏跋文中,記有神龜三年 ( 七二六,即唐玄宗開元十四年 ) 「  
肇論疏書寫」; 《大日本古文書》卷八所收天平十五年 ( 七四二,唐玄  
宗天寶二年 ) 正倉院文書記有「肇論書寫」, 以及天平十二年「肇論疏  
書寫」。此外,東大寺、永觀堂等所藏元康疏跋文中,亦記有大唐開元二  
十三年 ( 七三五,即日本天平八年 ), 流傳此疏予日本大乘大德法師。  
從以上所述可以推知:如《宋高僧傳》卷四所記,有彭亨之譽的安國寺元  
康,貞觀年中遊學京師時,已有現今所見之《肇論》流傳。《通志》卷六  
十七,除載有《僧肇論》二卷 ( 偽秦釋僧肇撰,唐僧光瑤註 ) 外,還載  
有:涅槃無名論、般若無知論。雍正帝對《肇論》極為重視,此從雍正十  
一年癸丑四月望日之御製序所載可知 ( 《御選語錄》卷一,又, 清末浙  
西西湖慧空經房刻印流通本也收有此序 )。  
 
    僧肇圓寂後五十年左右,陸澄奉宋明帝敕令所編之《法論目錄》,也  
是將〈丈六即真論〉分類為法身一類,此文可能是僧肇對佛身的觀點。《  
大乘大義章》中收有鳩摩羅什與慧遠二人就真法身之往返問答,可能因此  
僧肇遂有此作!此文早已散佚,只有隋•法經《眾經目錄》收錄其名,其  
他經錄皆不見載 ( 吉藏《中論疏》卷一末,《大正》四十二, 十七頁下  
有:「彭城竺僧弼作《丈六即真論》云: 如月在高天影現百水,水清則像  
現,水濁則像隱,像見有生滅,佛實無去來。」可能僧弼與僧肇同是羅什  
門下,故兩者事蹟被混淆在一起 )。  
 
   《寶藏論》今被視為僧肇撰作, 《續藏經》、《大正藏》等皆有收錄  
。此《寶藏論》之名不見於中國古文獻中,然唐朝中期以後,宗密〈禪源  
諸詮集都序〉屢屢引用此書,鄭樵 ( 一一○四∼一一六二 ) 《通志》卷  
六十七中,載有「寶藏論三卷 ( 偽秦釋僧肇撰 ) 」,《宋史藝文志》承  
此。其文體異於僧肇其他著作,更且文中所說華嚴思想,係以僧肇在世當  
時尚未譯出之六十、八十華嚴為依據,是以說為僧肇所撰,頗為可疑。《  
通志》卷六十七記有「《混渾子》三卷,不知氏名所,釋肇法師《法藏論  
》主義」,似為《寶藏論》註釋。  
 
   《寶藏論》在日本流傳方面,《日本比丘圓珍入唐求法目錄》(《大正  
藏》五十五,一一○○頁 ) 始見其名,圓珍於天安二年 ( 八五八,即唐  
宣宗大中十二年 ) 返日,可能在這一年, 僧肇《寶藏論》才被攜入日本  
。  
 
    義天《新編諸宗教藏總錄》卷三,記有法滋《寶藏論註》三卷及《 0  
寶藏論》,《東域傳燈目錄》亦載其名,然並非與《肇論》及其末疏等同  
視之,而是收之於雜錄之中,且另有附以「私僧肇撰」頭註之別本,可能  
已懷疑是否僧肇所撰。雖然如此,宋代淨源屢屢於其《肇論中吳集解》中  
引用《寶藏論》,而元初文才疏也有引用。直至明版藏經,始收載《寶藏  
論》全文, 湯用彤教授懷疑此書係唐中期後,隨禪家發展偽撰而成 (《  
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三三二頁 )。  
 
   《註維摩詰經》十卷 ( 《大正藏》第三十八冊所收 ),依其經序所載  
,可知其撰述編纂緣由,現行本係合羅什、僧肇、道生、僧叡、道融之註  
而成。如《出三藏記集》卷十五〈道生法師傳〉所載:「關中沙門僧肇始  
註維摩,世咸翫味。及(道)生更發深旨,顯暢新異」,今日所見《註維  
摩》,其編纂在僧肇圓寂後,然不明其詳細年時。奈良時代書寫之《淨名  
經集註》卷九(醍醐寺藏)中,除羅什、僧肇、道生外,另有今現行本所  
無「僧叡曰」之注釋。由此可知有數種冠有僧肇之名的《註維摩經》流傳  
(《大唐內唐錄》卷三記云:「羅什又著《實相論》及《註維摩》」)。  
 
   《東域傳燈目錄》記有《註金剛般若經》一卷, 又於智顗撰《金剛般  
若經疏》一卷中,註云:「天台智顗禪師撰,往年披見與肇註不異。本宗  
又疑」 ( 《大正》五十五,一一四七頁中 )。《義天錄》卷一亦載「《  
金剛般若經註》一卷(僧肇等四註)」。《續藏》(一之三∼一之八)收  
有《金剛般若經註》(晉僧僧肇註應之集)一卷,然亦不足以信賴。 
 此外,《東域傳燈目錄》載有「《大智度論抄》八卷(或云疏,釋僧  
肇記)」,以及「《三論遊意》一卷(肇師二十三紙)」,仍難確保是僧  
肇所撰。安澄於《中論疏記》中所引用者,是「磧法師三論遊意」。 
 又,法藏《華嚴經探玄記》卷八(《大正》三十五.二六○頁上),  
載有:「又依肇法師《法華疏》中十善為本」,吉藏《法華玄論》卷一(  
《大正》三十四.三六三頁上),南齊•劉□敘述《法華經疏》撰述原由  
:「與十許名僧,依傍安林□遠之例。什肇融琱妞y,撰錄眾師之長,評  
為註法華也。」由此看來,僧肇有《法華經疏》之撰述。
   唐.道宣所纂集《廣弘明集》卷二十三(《大正》五十二,二六四頁  
中)記有:「鳩摩羅什法師誄,釋僧肇」從來無人懷疑此誄非僧肇所撰(  
參閱中田氏論文),然著作年代據羅什圓寂年代最相近之《出三藏記集》  
〈羅什傳〉,謂羅什圓寂於義熙年中(四○五∼四一八),《梁高僧傳》  
記為弘始十一年(四○九)八月二十日,且云:「猶有異說」。直至唐•  
道宣時代,卻有「癸丑之年(四一三,義熙九年)年七十,四月十三薨於  
大寺」之誄出現,故不得不令人生疑。尤其在誄文中,關於釋道二教,屢  
屢言及,且云:「審釋道之凌遲,悼蒼生之窮藹」、「先覺登遐,靈風緬  
邈,通仙潛疑,應真沖莫」、「華風既立,二教亦賓」,依此文意看,此  
誄文撰作年代,距僧肇年代相當久遠(參照本書塚本博士之論文)。  
 
    又,《景德傳燈錄》卷二十七(《大正》五十一,四三五頁),載僧  
肇問死罪於秦主姚興,臨刑時,說偈如次:「四大元無主,五陰本來空,  
將頭臨白刃,猶似斬春風」,並記玄沙師備有「肇法師臨死猶如寢語」之  
讚歎。雖所據不詳,然若依《傳燈錄》卷二十七所記:「一、或問僧,承  
問大德講得肇論是否?曰:不敢。曰:肇有物不遷義,是否?曰:是!或  
人遂以茶盞就地撲破曰:這個是遷不遷?無對。二、樂普侍者謂和尚曰:  
肇法師制得四論甚奇怪?樂普曰:肇公甚奇怪,要且不見祖師。侍者無對  
。」看來,想是禪家訛傳而已。
   參、關於肇論之末疏
   千數百年來,《肇論》予中國佛教學界莫大影響,乃無庸贅論,從而  
有關《肇論》之末疏,數量也多,今依其存佚之別,一一列之如次。 
  一、存  
   1. 《肇論疏》三卷陳(?).惠達撰,《續藏》(一之二之乙,二十  
三之四)所收  
 
    《續藏目錄》云:「肇論疏三卷缺下卷」,又云「《肇論中吳集解》  
,晉•惠達撰」,無庸贅言,此為謬誤。中田勇次郎氏主張此惠達與撰〈  
肇論序〉之惠達同一人,然松本文三郎氏不同意。大安寺安澄《中論疏記  
》屢屢引用之〈肇論述義〉(仙光寺某師撰)中,多引惠達之言,其所引  
之文與此惠達疏之文頗為相合,因此,視為惠達撰大抵無誤(續藏經本有  
惠達撰肇論疏跋文)。然該書同時又加註云:「此疏惠達師撰云云,未詳  
之。」中田氏曾考證續藏本惠達疏之配列順序,認為〈無名論義記〉(卷  
上)、〈般若無知論義私記〉(卷中)、〈物不遷論〉、〈不真空論〉(  
卷下)之順序正確,且云:若此推測正確無誤,則「由於置於《肇論》卷  
首之慧達〈肇論序〉附於本疏卷首,故除闕失〈無名論義記〉上卷初一葉  
外,其餘皆完整保存。」然中田氏對於惠達疏中不見慧達序所言〈宗本義  
〉一事並無言及。  
 
    從此疏所引諸多論疏見於都喜賓之《奉法要》,或僧祐《法苑集》等  
看來,此疏作者之時代與小招提寺慧達應無太大差距。石晉氏有〈讀惠達  
肇論疏述所見〉,日本安澄之疏也有引用,引用書遍及南北朝時代,故知  
係南北朝前之著作,且是現存最古肇論末疏(《圖書季刊》新五之一,民  
國三十三年三月號)。又,關於石晉氏《大頓悟》、《小頓悟》、《涅槃  
無名論疑作論》,日本學者方面之見解,可參閱橫超氏論文。,澄禪(一  
二二七∼一三○七)於《三論玄義檢幽集》中也屢屢引用〈慧達法師肇論  
序〉,可知其流傳甚廣(《大正》七十,三八○頁中)。 
  2.《肇論疏》三卷  唐.元康撰  
 
    日本《正倉院文書》中已錄其名,大安寺安澄《中論疏記》屢屢引用  
元康之疏,可知其年代之古。  
 
    元康於貞觀年中 ( 六二七∼六四九)遊學於長安, 係三論宗義學僧  
,相傳曾奉太宗敕住於安國寺。淨源〈肇論中吳集解題辭〉中記有「興善  
元康」,可能元康住大興善寺時,撰成此《肇論疏》。
   在釋肇論疏序處,有本謂「小招提達法師作」,有本僅云「小招提撰  
」,可知當時有數種附慧達序之《肇論》流傳。雖不知此書何以含有禪教  
等後世方始出現之教義,然全書忠實布衍僧肇之意而成,實可謂優秀之作  
。後世造疏者多準之,如宋.泐潭禪師曉月,幾乎依元康疏而撰成《夾科  
肇論序》。元康曾批評慧達云:「然此法師,未善文體,所作論序,多有  
庸音。直以敘述論宗,不無倫次。貴其雅意,如後釋之,所望通人幸無譏  
誚也。」文中不提〈慧達序〉另外有〈宗本義〉四論之疏,松本氏遂以此  
作為「惠達疏」非小招提寺慧達所撰之旁證。
   關於本疏在日本之流傳,東大寺本、永觀堂本元康疏之跋文中記有開  
元二十三年(七三五)乙亥閏十一月三十日,揚州大都督府江都縣白塔寺  
僧玄湜勘校,流傳予日本國大乘大德法師。此大乘大德法師,據三論圓宗  
沙門聖然推定,即係大安寺道慈(參閱本書二九二頁)。又,現行元康疏  
中,摻有白塔寺玄湜所寫「玄湜意」、「玄湜謂」,此須加以注意。 
   3. 《註肇論疏》六卷  宋.遵式撰  
 
    此書係將其一生投注入於復興天台之趙宋慈雲遵式(九六四∼一○三  
二)所撰,於其圓寂後三十三年之熙寧甲寅(七年,即一○七四),某師  
於南峰西庵序云:
   「然古今解釋注釋頗多,取意求文,各隨所見。 推宗定教,曾無一家  
,遂令學者迷文,宗途失旨。杲(《續藏本》載為遵式,誤也)幼從師授  
,虛己求宗。後因習華嚴大經,常睹清涼判釋,盡開五教,取法古師,權  
實之旨有歸,行解之門可向。常恨此論人亡則難,致使深宗故多亂轍,今  
則精研譚思,三復竭愚,但愧流通之心,輒伸鄙作耳。」  
 
    可能遵式歿後才予以整理,並附上序而流通。此書大多根據元康疏,  
此外還引用《華嚴經》及賢首大師法藏、清涼大師澄觀等人之疏,從中可  
知肇論疏釋之新發展(續藏本中有姑蘇堯峰蘭若沙門遵式排定之肇論疏科  
文,可能是後人從《註肇論疏》抽出)。
   現行遵式疏卷首附有「夾科肇論著 小招提寺沙門慧達述 泐潭禪師  
曉月註」(中田氏對此有詳細解說)。其序註中記云:嘉祐七年(一○六  
二)明教大師契嵩《傳法正宗記》入藏。契嵩《潭津文集》卷十四有〈泐  
潭雙閣銘並序〉,此閣竣工於嘉祐五年(一○六○),於此序中言及大長  
老曉月此註;另收有極力抨擊契嵩《傳法正宗記》之醫僧子昉知識人士所  
作序。根據《釋門正統》所載,《祖說》、《止訛》之刊行,在嘉祐、治  
平年間,從序註所記看來,可能在遵式疏編纂前後,就遵式未完成慧達之  
序註,依元康疏而成書。序註中「復造《寶藏論》三章進上秦王」此一記  
事,於探究《寶藏論》真偽問題上,值得注意。 
    4. 肇論中吳集解三卷宋.淨源集  
 
   《義天錄》中已見其名,松本文三郎舊藏中 ( 松本博士認為是宋刊本  
,然仍存有若干疑問 ),有《肇論中吳集解》。影印「傳是樓藏宋刊本」  
之羅振玉氏宸翰樓叢書五種本,及其後於此加以增補八種本亦收之。名古  
屋真福寺收有伏見於康永二年 ( 一三四三 ), 依高山寺傳本抄寫之《肇  
論集解》, 此書可能與後文將述之《令模鈔》一樣,皆根據行辨 ( 隨明  
惠上人入宋 ) 攜入高山寺之本而成 ( 中田氏未見羅振玉刊本等,故將之  
列於肇論疏逸本中 )。  
 
    高麗義天於元豐八年(一○八五)攜帶當時中國本土業已散佚之華嚴  
章疏入宋,由於晉水淨源(一○一一∼一○八八)致力於覆刻,華嚴教學  
遂得以重興於中國本土;此事見載於《佛祖統紀》卷二十九。 
 所謂淨源疏,原係中吳祕思法師所作,彼俄而謝世。嘉祐三年正月,  
淨源四十八歲,憶及昔時道液作有《淨名經關中集解》,遂就中吳祕思之  
作添削增補,更附以《中吳集解》之名而成此書。
   關於淨源在世當時,教界通行之《肇論》末疏,淨源記為:  
 
   「其書由陳、隋之後,盛行於世。 興善元康、幽棲慧燈,此二尊者嘗  
述疏鈔以廣之,自茲已降,杭烏好直、永嘉修廣、玉峰雲靄是三高僧互發  
淵旨而為之註。且夫正曲直者在乎繩墨,定輕重者在權衡。」 
 此中未舉遵式疏之名,可能遵式疏之刊行在此以後。文中隨處引賢首  
、清涼之疏。又於釋〈不真空論〉「故經云:色之性空,非色敗空」時,  
引用《寶藏論》,如云:「敗滅也。《寶藏論》云:譬如水流,風激成泡  
,即泡是水,非泡滅水」。釋〈答劉遺民書〉「此絕言之途,知何以傳」  
時,謂:  
 
   「至道絕言,真知本有,詎可傳乎?然則知之為體, 具載群籍,是以  
文殊抗志華嚴,馬鳴潛神起信,荷澤開拓眾妙,圭峰包并一言,自非內因  
聖心,外跡祖訓,則何以優遊其源哉?」 
  從中可知欲以禪家之理,會通三論三觀之理等之時代變遷。  
 
     5. 肇論集解令模鈔二卷,宋.淨源撰  
 
   《肇論吳中集解》係淨源依中吳祕思法師之稿增刪而成, 然《集解》  
中,為方便敘述有所省略,且淨源本身亦有所發抒,故另撰此書。常盤大  
定博士《高山寺法鼓台所藏宋版章疏大觀》中,有頗為詳細之高山寺藏經  
調查報告,從中可知有版本《肇論中吳集解令模鈔》存在。中田勇次郎氏  
就肇論末疏所做調查報告,與《集解題辭》中所記一致,事實上,中田之  
文係根據《集解題辭》本文敷衍而成(筆者曾希望一讀高山寺藏《令模鈔  
》,可惜無此機緣)。如中田氏所示,高山寺本有缺頁,而根據黑板博士  
等之調查,名古屋真福寺寶生院藏《令模鈔》為完本,係極其珍貴之肇論  
研究資料。     6. 夢庵和尚節釋肇論,宋.悟初道全集  
 
    關於此疏,請參閱別項。  
 
     7. 肇論新疏三卷元.文才述  
 
    此書係贈邽國公海印開法大師長講沙門文才(一二四一∼一三○二)  
所撰。《明高僧傳》卷二評文才其人為:「遍遊講肆,盡得賢首之學。」  
文才曾獲雲庵達禪師疏及唐.光瑤禪師、宋.淨源法師二家註記,以為從  
來註釋及賢首、清涼、圭峰等人皆墮諸家之見,《肇論》曲要不能發揮,  
復爭論不止,遂廣引先覺之說撰成此疏援其座下。其序中所言光瑤、淨源  
疏,夙聞其名,然雲庵達禪師疏,則不得其詳。 
   8. 肇論新疏遊刃三卷 元.文才述  
 
    此書係仿淨源《令模鈔》,就新疏再加以疏釋而成。全書分二門,初  
述論之詮旨,後釋疏義。《明北藏目錄》謂《肇論新疏遊刃》十卷;智旭  
《閱藏知津》卷三十九謂《肇論新疏》二十卷,元大白馬寺沙門釋文才《  
述科》一卷,《新疏》九卷,《遊刃》十卷;《昭和法寶總目錄》第三卷  
所收《建仁寺兩足院藏書目錄》謂《肇論新疏》三卷,《肇論新疏遊刃》  
三卷,就其卷數,古來已有異說,今所流傳為三卷本。龍谷大學圖書館所  
藏《肇論新疏遊刃記拔粹》(四冊存一冊)有跋文曰:「已上肇論新疏並  
遊刃,茲年安永四(一七七五)乙未之冬十二月,於浪速善行精舍披閱之  
畢。僧純識。」此係從寬文、延寶年間之和刻本摘錄而成,與《藏逸經書  
標目》所記《肇論遊刃鈔》完全不同。 
   9. 肇論略述六卷 明.德清述  
 
    憨山德清(一五四六∼一六二二)為明代四大師之一,師素主禪與華  
嚴融合,並倡儒佛道三教融合,有《中庸直解》、《老子解》、《莊子內  
篇註》等外典之著述。此《略述》較之文才《新疏》,記述更為達意,在  
諸多末疏中,占極其特異地位。又,利用光瑤本以校合《肇論》本文。根  
據卷末所附萬曆丁巳(四十五年,即一六一七)孟秋華山法姪慧浸後跋所  
載,德清深探《肇論》奧微,慨歎學人持首鼠兩端而無所趨,遂廣難諸家  
,以顯《肇論》幽旨。更記居士雲山出二十五金,以令刊行云云。德清年  
少時嘗讀《肇論》,於物不遷義,久不得釋懷,適同妙重刻《肇論》,於  
校讀之際,翻然大悟。亦即就梵志所云:「吾猶昔人非昔人」,釋為「意  
為少壯自住,在昔而不來,豈可以今之老耄排去而至昔耶!」,且云:「  
恍然有悟,欣躍無極,因起坐禮佛,則身無起倒,揭簾出視,忽風吹庭樹  
,落葉飛空,則見葉葉不動,信乎旋風偃嶽而常靜也。及登廁去溺,則不  
見流相,歎曰:誠哉,江河競注而不流也。於是回觀昔日法華世間相常住  
之疑,泮然冰釋矣。」 
   又於《略疏》卷一〈物不遷論〉之跋云:雲棲袾宏、紫柏真可等諸大  
老悉不贊成《肇論》之說,甚且詆一友人為一見外道,然自信僧肇正是深  
知法之實相者。在此之前,《續藏經》(一之二之二)所收道衡《物不遷  
正量證》、鎮澄《物不遷正量論》、真界《物不遷論辯解》等論著,頻頻  
論難僧肇,德清對此等論著闡明己之所信,並謂:「書此以前學者,則物  
不遷義,當自信於言外矣。」  
 
    雲棲袾宏(一五三五∼一六一五)於《竹窗隨筆》中撰〈物不遷論駁  
〉,於《竹窗三筆》撰肇論、華嚴論疏等,對空印等僧肇之駁論,則採折  
衷之說。於《竹窗三筆》中,置評議先人之條,同意今人對僧肇、圭峰、  
宗密等之批評,云:「嗟乎古人往矣,今人猶存,吾何苦為過去者爭閑氣  
而取,見存者之不悅乎。顧理有當言不容終默者,餘非所恤也。」紫柏真  
可(一五四三∼一六○三)於《紫柏尊者全集》(續藏本)卷十五中有〈  
物不遷論跋〉、〈書肇論後〉、〈書般若無知論後〉等,從中可知師對《  
肇論》之看法。    10. 肇論聞書  日本  
 
    名古屋寶生院所藏鎌倉期寫本中,記有:  
    嘉曆二年(一三二七)六月七日於遍照心院精談了,讀師貞海本記  
    云於專戒上人機下殿稟訓說畢  九牛一毛記之  三論宗學者信(聽)   
    私云 曆應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亥刻於般若坊之學窗書寫而已,于時  
松風窗聞頻驚寢夜之眠,急雨軒降彌添露點之便,逢此物感悅無極,仍競  
寸陰馳筆記了,末學賴濟。  
 
    依此看來,此書應是肇論講義之筆記。  
 
    二、亡佚  
 
    1.肇論抄三卷 唐.慧證撰  
 
    2.肇論文句圖一卷 唐.慧證撰     
 
    慈覺大師圓仁《日本國承和五年(八三八)入唐求法目錄》中載有:  
「肇論抄三卷 牛頭山幽西寺 慧證撰 肇論文句圖一卷 慧證撰」。《  
肇論抄》三卷,可能即《肇論中吳集解題辭》所云:「幽棲慧燈有疏鈔」  
。《慈覺大師在唐進送錄》(《入唐新求聖教目錄》作惠澄撰)以二者皆  
慧澄撰。證、澄、燈等,可能是抄寫之際誤寫所致,實情如何不得其詳。  
《東域傳燈目錄》錄有「肇論疏一卷」。  3.肇論略述一卷 唐.東山矩作  
 
    圓仁《日本國承和五年入唐求法目錄》始見其名,《入唐新求聖教目  
錄》有一本東山雄作,《慈覺大師在唐進送錄》謂「肇論疏一卷,東山矩  
作」。 
  4.肇論略出要義兼註附焉並序一卷 唐.靈興撰  
 
    可見於《日本國承和五年入唐求法目錄》,《在唐進送錄》記為《肇  
論略出要義》。 
   5.肇論科文一卷 亡名撰 
   智澄大師圓珍《福州溫州台州求得經律論疏記外書等目錄》除記《肇  
論》一卷外,又記「《肇論科文》一卷,已上於溫州永嘉郡求得」,此書  
可能是將當時流傳之《肇論》或《肇論疏》科段抽出而成。 
   6.肇論私記一卷 亡名撰  
 
    延曆寺玄日《天台宗章疏》中記有「肇論私記一卷」,《東域傳燈目  
錄》亦承此說。   7.肇論註一卷 亡名撰  
    《義天錄》記有:「肇論註一卷,亡名或云叡法師註待勘」。  
 
    8.肇論註三卷 光瑤註  
 
    9.肇論註三卷 瑤等三註  
 
    此二者皆見於《義天錄》,可能是一書誤為二書。《宋高僧傳》卷十  
有唐沂州寶真院光瑤傳,云:「捨講肆入禪林,凡嚮宗師悉從求益,末遭  
(神)會禪師。」不明此光瑤是否即書此《肇論註》之光瑤。《通志》卷  
六十七記有光瑤註,而文才於《新疏》自序中述其嘗獲光瑤本,德清《肇  
論略述》亦依光瑤本而校訂《肇論》本文,由此可知此書在中國流傳相當  
久遠。   10.肇論註三卷 好直撰  
 
    此書可能是淨源《集解題辭》中所提「杭烏好直、永嘉修廣、玉峰雲  
靄三高僧有《肇論疏》」中之杭烏好直所撰。向淨源執弟子之禮的義天,  
於其《義天錄》中記云:「肇論註三卷,好直註」。《宋高僧傳》卷三十  
有唐上都大安國寺好直傳。大安國寺即元康所住之寺。傳中記好直投杭烏  
山藏禪師落髮,所謂杭烏好直(七八四∼八三九)應指此人。師藏禪師,  
《宋高僧傳》卷六有傳。即印度人後裔之唐.越州暨陽杭烏山智藏(七四  
一∼八一九),貞元中依大寂禪師而篤明心要,後留於杭烏撰述《華嚴經  
妙理》。好直係於其師座下研學華嚴,於洪州參禪而洞達心要。從中也可  
看出唐中期以後,對《肇論》作釋之趨向。 
  11.肇論註(假題)唐.修廣撰  
    此書名見於淨源《集解題辭》。修廣傳為永嘉人。  
 
    12.肇論註(假題)唐.雲靄撰  
    此書名亦見於《集解題辭》。雲靄為玉峰(江蘇崑山)人。又《中吳  
集解》、《令模鈔》皆有引用 11 及 12 二書。 
  13.肇論述義 日本 安澄撰  
    惠達疏卷上(續藏本)跋文云:「仙光院《肇論述義》中多引惠達言  
,其文悉合此疏,惠達撰無疑者哉。」
   所云「仙光院」,可能是珍海(?∼一一五二)《三論玄疏文義要》  
卷二(《大正》七○,二三七頁下)所註記:「仙光中論疏記亦有釋之,  
具如下四悉中論之。」若是如此,當指《中論疏記》八卷之作者──大安  
寺安澄(七六三∼八一四)。元興寺有支院名仙光院,安澄可能住過仙光  
院,所以被稱為仙光院。又,《中論疏記》卷一之本(《大正》六十五,  
六十五頁下)中有「就用涅槃亦有兩種,即萬德中無累之義,具明如《肇  
論述義》第四卷」,可知卷數至少有四卷以上。由於《中論疏記》頻頻引  
用,所以可以作某種程度之還原。在數量極少之日人撰述肇論末疏中,本  
書極其值得加以注意。  肆、關於夢庵和尚節釋肇論  
    一、  
    關於《肇論》之末疏,如前文所述,計有二十餘種,然向來不大受注  
意的是,前田尊經閣文庫所藏《夢庵和尚節釋肇論》。 
   《尊經閣所藏和漢書類調書》中之釋家類,依明治三十九年白石正邦  
之調查,有如次記載:   夢庵和尚節釋肇論 悟初道全集 二冊上下  
     (一)上卷  
     1.紙數 四十八頁  
     2.脫頁  前面掉脫一、二頁,其餘完備。  
     3.卷末有如次之記載:  
     永仁七年二月二十一日相扶風疾自終露點耳 立心  
     4.黏裝頁所成  
     5.需製本  
 
     (二)下卷  
     1.紙數  五十頁  
     2.脫頁  無  
     3.卷末記載如次:  
     永仁七年卯月五日手自終上下二帖移點訖  立心  
     4.黏裝頁所成  
     5.需製本  
 
     (三)檢查前之狀況 
   上下兩卷交錯混雜,殆不可分,幸而發現其中有「有頁數」及「無頁  
數」之記兩種情形。前者依頁數順序排列,內容接續確實無訛,本書之下  
卷遂得完備。而無頁數之註記者,以確知其為上卷,依其記載事項及文章  
之接續等,亦能得其順序次第,其結果即如前第 ( 一 ) 中所記,只有序  
文部份缺逸一、二頁,其餘亦皆齊全。   (四)關於本書之雜感  
 
    1.本書如前所述,係永仁七年之古寫本,故極為珍貴。 永仁七年即  
正安元年,是日本後伏見天皇即位之年,距今五○七年。  
 
    2.夢庵不知何許人, 由於序文記為熙寧甲寅仲春十有三日,故知為  
宋神宗皇帝時代之人,從古本諸目錄中可見本書之名看來,本書他處亦傳  
,係一極為珍貴之書。
   3.由於表紙右下方記有「稱名寺常住」,可見是稱名寺藏本。  
 
    夢庵疏何時從金澤文庫稱名寺移至尊經閣,此報告並未言及。眾所皆  
知,今日尊經閣文庫中典藏眾多金澤文庫舊藏珍貴典籍。此等係前田松雲  
從延寶七年 ( 一六七九 ) 至元祿三年  ( 一六九○ ) 之間所購入 ( 《  
金澤文庫之研究》三九五頁以下 )。夢庵疏可能也是此時收入尊經閣。前  
文所提及之調查報告,經明治三十九年重新整理,遂成今日所見之型態。  
所脫頁是慈雲遵式《註肇論疏》(《續藏》一之二之一)卷首──熙寧甲  
寅 ( 七年,即一○七四年 ) 仲春十有三日之序文前半。因此書已有刊本  
流布,故對閱讀不造成妨礙(在本序文之中,缺「南峰西庵」四字)。尤  
其續藏本中記為「遵式幼從師授,虛己求宗」,夢庵疏改為「杲幼師授,  
虛己求宗」(關於夢庵疏中附上遵式疏之序,留待後述)。此書幸有白石  
氏費心而得復原如初,然有數處錯簡,此次影印已將之訂正。而在《肇論  
研究》出版之際,能將向來不得一見之夢庵疏加以刊行,完全是「尊經閣  
文庫」及負責攝影的「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給予襄助,謹此致上最大之  
謝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