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心雜誌--書香園地、生活萬象﹛第 30 期〔87('98).06.01〕﹜


生活萬象

日本佛寺之美:東京名剎──淺草寺/陳麗冬  

梵英漢〈光明真言〉/林光明  

妙心寺 86 年度大事紀(一)/謝杏熏  

移民的路/葭茵  

 


 

東京名剎──

淺草寺

 
      文/陳麗冬  
 
    日本的寺院,一般而言,多安靜、清幽。相形之下,東京的淺草寺即  
顯得獨樹一幟。任何人一踏進淺草寺的境內,沒有不對它喧嘩熱鬧、活力  
四散的生氣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也就是在這種情境的外觀下,很容易讓人  
聯想起台北的一座古廟──萬華龍山寺。  
 
    不錯,它們這兩座寺廟,還真有不少共通點:都位處繁華老舊的商業  
區堙A一樣地香火鼎盛;不僅是古蹟的遊覽勝地,更同樣都是尊奉觀世音  
菩薩為本尊。在日本,說起「淺草觀音」,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從東京上野搭乘地下鐵約五分鐘的車程即可抵達淺草。這個區,因為  
淺草寺的關係,發展得很早,遠從江戶中期(十七世紀左右)以來,即是  
當時主要的人文中心之一。百年前,電影工業剛開始時,靠近淺草寺西側  
的「六區」,如春筍般並立的電影院匯聚一處,成為當時熱鬧有名的歡樂  
街。現在,區內商店販賣的大都是物美價廉的商品,雖然繁華依舊,然而  
它的光芒,已被東京其他後起的新興商區遮掩下去。對許多人而言,淺草  
是一個充滿懷舊情趣的好地方。  
 
    淺草寺正前方的廟口街「仲見世」,由雷門開始算起。雷門落成於昭  
和三十五年( 1960 ),兩側站立巨大的雷神、風神木座雕像,容貌十分  
威猛。它們銳利,逼真的神情,剎那一望,還真有如觸電般的感覺呢!緊  
跟著迎面而來的是兩排塗以朱紅色彩、百餘根廊柱條條並列區隔成的商店  
街。鮮艷的視覺效果,夾雜著紛亂的叫賣聲,訪客們心臟的律動,無不跟  
著也加速起來。  
 
    沿著這條熱鬧異常的「仲見世」街道走下去,一路上充滿江戶情調的  
土產、禮品、衣服等店,吸引著一波又一波人潮的目光。  
 
    走完「仲見世」,壯觀的寶藏門立刻出現在眼前。這座顯現淺草寺威  
儀的山門,建於昭和三十九年( 1964 ),兩層樓門的形式,十分古典。  
前門兩邊站立巨大的阿吽仁王尊,正中央掛著書寫「小舟町」的大紅燈籠  
,後門則懸掛一雙代表巡禮的大草鞋,令人稱奇。  
 
    走出山門,在大廣場相對的另一端上,遙遙矗立著雄偉肅重的大殿─  
─觀音堂,堶惘w奉的本尊即是──永遠的祕佛──聖觀世音菩薩。境內  
,就近寶藏門邊,優雅高聳的五重塔,宛若一位嫻靜的仕女正俯視著廣場  
上穿梭往來的香客們。突然,一群振翼鼓翅的飛鴿,在人群中驚起了一陣  
騷動……  
 
    淺草寺,號金龍山傳法院,俗稱「淺草觀音」,是阪東觀音道場的第  
十三座,寺齡有一千三百多年之久。據說開寺以來,參訪的資客不曾一日  
間斷過,因此享有關東第一名剎的美譽,決不為過。  
 
    「淺草」的寺號由地名而來,金龍的山稱則出自「白雲深處,金龍跳  
躍」的文句。昭和二十八年( 1953 )淺草寺脫離與天台宗延曆寺的直屬  
關係,而獨自成立一宗,以「聖觀音宗」總本山自居。教義以實踐法華一  
乘為目標。淺草寺的觀音信仰,最基本的要求即是消滅罪障的願心。  
 
    信徒超過十萬的淺草寺,有自屬的醫院、圖書館、幼稚園等,長年推  
展社會福利,不遺餘力。院內的年中法會活動、緊湊繁多,特別值得一提  
的是每年三月十八日,為紀念本尊出現所舉行的金龍之舞,和七月九、十  
兩日所舉行的除雷法會。據說,在這兩日內參拜淺草寺所得的功德,相當  
於四萬六仟日次的參拜( 127 年)。  
 
    寺的緣起與一尊一寸八分高,閻浮檀金的觀音像有關。推古天皇三十  
六年( 628 )的三月十八日清晨,當地的漁夫檜前濱成, 和竹成兩兄弟  
,在淺草浦(隅田川)下網捕漁時,意外地撈起一座金像。兄弟倆數度地  
將像丟回海中,每次在不同的地點拉網上來時,卻都又出現同樣的像。感  
到怪異的他們,帶著像,直奔鄉族的土師中知家中請教。  
 
    「任何心願,只要向祂祈求,這尊觀世音必定會應允成就!」土師的  
解說使兄弟倆恍然大悟,心生崇敬地歸依了。土師本人則將住處改建為寺  
,虔敬地供奉禮拜這尊觀世音,終其一生。至今,在淺草寺的附近,一條  
稱作馬道的街上,仍然保留該處的舊跡。  
 
    當地的後代,為了紀念感謝,特別將他們三位追為淺草的土地氏神,  
因而有「淺草神社」的設立。今天,「淺草祭」是日本每年所舉行最受注  
目的三大祭典之一。  
 
    金像出現後的十七年, 在大化元年 (643) 中,勝海上人來到此地遊  
訪,因此建造了觀音堂。勝海後來在夢中經由指示,約定將這尊觀世音像  
以祕佛的身份供養。此後,千百年以來,該寺即嚴守著此一規定──禁止  
龕門開啟讓人膜拜。縱然是在非常的時期。例如,明治維新中,官憲的檢  
查,或一度「排佛棄釋」的風潮襲捲全日本時,也都沒有人來冒犯這尊祕  
佛。  
 
    開基祖師勝海建堂後的兩百多年, 在平安朝初期天安元年 (857) 中  
,天台的慈覺大師,為該寺雕製了一尊一尺八寸高的「前立本尊」(類似  
分身之意)來替代祕佛,供人參拜。因而大師有中興開山祖之美稱。  
 
    942 年間,一場政爭之亂的影響,使淺草寺化為灰燼,同一年,在貴  
族捐贈的重建下,該寺的規模包括了本堂、三重塔、鐘樓、經堂、樓門,  
法華行堂等六所社壇,已儼然具有關東名剎的架勢。  
 
    淺草寺後來經鎌倉時代、江戶時代主政們的支持,伽藍的擴充,更具  
莊嚴,也吸引了無數知名賢達人士的歸向聚集,特別是在江戶時代期間,  
被選為最高主事者──德川幕府的祈願所,伽藍的盛況更是空前,而淺草  
寺也一躍成為當時江戶文化的中心地。  
 
    據該寺寺史的記載,淺草寺自創建以來,歷經祝融噬虐已不下九次。  
幾度的重建,規模愈來愈大,似乎也正說明著一項事實:淺草的觀音信仰  
是燒滅不毀的,並且愈燒愈旺。  
 
    最近的一次,發生在昭和二十年( 1945 )中,大戰的空襲下。該寺  
的主要堂塔,全部燒失,殘留下的二天門、淡島堂、六角堂、傳法院皆是  
十八世紀以前的建物。目前,寺院主要的建物,全部是在戰後陸陸續續興  
建完成的。  
 
    戰後,物資欠缺。大殿觀音堂,耗時八年之久,聚合了來自全國各地  
的力量,於昭和三十三年 (1958) 十月重建落成。整個外觀承襲了十七世  
紀中葉所建立的舊本堂建築形式,而將木造改以鋼筋水泥施工。可以想見  
工程進行時的艱鉅。屋頂的兩端,急速地下降向外翻蹺,是淺草觀音堂一  
貫的特色。  
 
    觀音堂面向朝南,堂內面佔三百五十坪大小,分為水泥地的外陣及草  
蓆墊鋪蓋的內陣兩處。內陣的中央,設有置放本尊祕佛及前立本尊的「宮  
殿」,外觀看來,一片金碧輝煌,令人眩目。  
 
    自然,無人能親見本尊祕佛一眼。然而,步出堂外,望著圍繞在堂前  
香爐旁邊燃香祈求的男女老少們,從每一位虔敬的身姿上,可以感覺祕佛  
就貼切地在他們身邊;而無論是愁苦煩惱的母親,失意的中年商人,或是  
飽受病痛折磨的老翁,觀世音菩薩的雙手永遠伸向他們,而且也伸向那些  
祈願:需要安慰、救助的眾生你我。 

梵英漢〈光明真言〉

(附:我學咒的心路歷程)

                                                    文/林光明  
一、前言
   中國佛教徒習慣於早晚課持誦一些咒語,早晚課皆須誦持的只有〈往  
生咒〉與〈大悲咒〉二者。  
 
    〈往生咒〉是個略稱與俗名,我覺得以〈往生咒〉來簡稱〈拔一切業  
障根本得生淨土神咒〉,是很可惜且遺憾的事。由於「往生」二字容易讓  
人誤解此咒只是個用於與「往生」有關的咒語,而忘了它是個「能『拔一  
切業障根本』,讓念誦者或所祈求的特定對象,『得生淨土』的一個『神  
咒』」。  
 
    有讀者問我:若〈往生咒〉並非專用於往生情況的咒語,那麼在與往  
生有關的情況下,我會持什麼咒?我回答說,在只與往生有關的情形時,  
我持的主要是〈光明真言〉與〈大白傘蓋佛母咒〉,雖然也會兼持一些其  
他經咒如〈往生咒〉、〈大悲咒〉、《金剛經》等。本文就來介紹〈光明  
真言〉。  
 
    事實上過去在漢地與日本,〈光明真言〉常被用於與往生、喪葬、墓  
地及施餓鬼等有關的場合。「土砂加持法」所依據的是此咒,依此法誦一  
百零八遍〈光明真言〉所加持的「土砂」,就是常用於與亡者有關場合的  
所謂「金剛砂」或「光明砂」。  
 
    〈光明真言〉在《中華佛教百科全書》中被解釋為:「密教陀羅尼之  
一,為大日如來之真言,一切諸佛菩薩之總咒。」由此開宗明義的簡介,  
就能瞭解此咒的重要性及其在密教中的地位。  
 
    此咒另外也常用於與灌頂有關的場合,我曾有幸幾度親見朋友受〈心  
中心法〉灌頂,傳法上師開口第一段就是〈光明真言〉。從本咒正式全名  
也可看出此用途,其全名是:〈不空索毘盧遮那佛大灌頂光真言〉。  
 
二、咒文  
 
    我常開玩笑說在台灣有個人人會念的美容咒,可讓女人變美、男人變  
帥,其漢字音譯是:「特拉斯特米油肯美克伊特」。反應快且懂英文的人  
馬上就知道此句是英文的 Trust me, you can make it., 意思是:「相  
信我,你辦得到。」瞭解其意義後,當下任何人都能立刻學會並背誦此美  
容咒。此事雖屬一個笑話,但它背後的意義卻可能值得人深省。  
 
    漢字音譯的佛教咒文,情形應與此類似。對懂梵文的人來說,咒文內  
容可能全部或部份會有意義。對新一代的學習者來說,解釋咒文的意義並  
做結構分析,對咒文的學習與記憶應該很有幫助,能讓人很快學會並背熟  
咒文,立即享受持誦咒文的功效。
   佛教咒語大多數原用梵文寫成,其內容有些有文字意義,有些可能只  
取其音效。〈光明真言〉是個全文皆有意義的梵文咒語,其字面意義直譯  
是:「唵!不空光明遍照!大手印!蓮花珍寶!火焰!請進行!吽!」 
 在藍吉富教授主編的《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第四冊第 1858 頁中,將  
此咒的意義解釋為:「由彼大日如來之不空真實大印,衍生寶珠、蓮花、  
光明等功德,以如來大威神力,照破無明煩惱,轉地獄之苦,令生於淨土  
。」
   雖然古代大德以為咒語不必意譯,只要依音譯漢字直接誦念即可。但  
處於資訊爆炸的工商時代,大部份人可自由使用的時間有限,解釋咒文的  
意義不只便利於學習與記憶,也有助於正確的斷句與發音。 
 〈光明真言〉很短,只有二十七個音譯漢字,二十三個悉曇梵文,咒  
文前面無歸敬文,直接就進入咒語中心內容。為了方便說明,我依文意將  
本咒分成三句,茲逐句說明如下:  
 
1.〈梵文拼音〉om  amogha vairocana  
  〈漢字音譯〉唵阿謨伽尾盧左曩  
  〈林試英譯〉Om Amogha-Vairocana!  
  〈林試漢譯〉唵!不空光明遍照 (大日如來)!  
 
(1) 唵 (om) 是咒語常見的起始句。  
(2) 阿謨伽 (amogha) 是不空,尾盧左曩 (vairocana) 是大日如來、 光  
    明遍照、毘盧遮那佛。  
 
2.  
〈梵文拼音〉maha-mudra mani-padma jvala  
〈漢字音譯〉摩賀  母捺羅  摩尼  缽納摩  入縛羅  
〈林試英譯〉The Great Seal! The Lotus Gem!The Flame!  
〈林試漢譯〉大手印!蓮花珍寶!火焰!  
 
(1) 摩賀 (maha) 是大,母捺羅 (mudra) 是手印。  
(2) 摩尼(mani)是摩尼寶珠,缽納摩(padma)是蓮花,此二字合起來意思  
    是蓮花的珍寶、或珍寶的蓮花。〈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中  
    的「嘛呢 (mani) 叭咪 (padme)」就是此二字,不過二者有字尾為ma  
    與 me 的不同格之變化。  
(3) 入縛羅(jvala)是火焰。  
(4) 咒語用字精簡,往往只是幾個單字,幾乎不用完整的句子。因此在翻  
    譯時我較贊成依原咒文的型式只做簡單的譯出,或頂多加上原字的格  
    變化的簡單解釋。當然要像本文前面所引的《中華佛教百科全書》之  
    全文翻譯,我也能接受。  
3.  
〈梵文拼音〉 pravartaya  hum  
〈漢字音譯〉 缽羅襪多野  吽  
〈林試英譯〉 Please Proceed! Hum!  
〈林試漢譯〉請進行!吽!  
 
    (1) 缽羅襪多野 (pravartaya) 有很多意思,其字源英文有 to roll,  
set out, proceed, engage in, begin等意思,漢文是轉、進行、開始等  
意思,日文譯本在翻譯此咒時常將此字譯為轉。我個人以為 to proceed  
可能在此較貼切,此字意思也很多,漢譯我選「請進行」。  
 
    咒語用字精簡,常一字多義,或一語多義,留給持誦者很大的想像空  
間。以此處轉字的譯法為例:誰轉?轉什麼?如何轉?轉給誰?為何轉?  
轉後會如何?等等問題皆可被提出來。先師稻谷祐宣法師在解釋此字時,  
有時會說這是轉識成智,轉迷成悟;有時又說,這是將誦咒的功德轉給亡  
者;或將在地獄者轉到淨土……等等,因時因地隨緣解釋。  
 
    (2) 此字中的 ta, 在日本悉曇字〈光明真言〉埵釣熇媦g法:ta  
及 tta 。從梵文結構來看,ta 較正確,而 tta 為俗語型。  
 
    (3) 吽(hum) 是咒語常見的另一型式結尾語,〈六字大明咒〉也以吽  
做結尾。  
 
三、用途
   〈光明真言〉的用途,據《不空索神變真言經》〈灌頂真言成就品  
第六十八〉( T-20,1092,P385c )的記載,誦持本咒可滅一切重罪, 眾  
生一聽此咒即滅一切罪障。  
 
    〈光明真言〉最出名的用途是「土砂加持」,以此法誦一百零八遍〈  
光明真言〉加持過的土砂,灑在亡者屍骸或墓地上,可滅罪除障,往生淨  
土。依前經其做法大致為:「若有眾生命終應墮惡道,以此〈光明真言〉  
加持土砂一百零八遍,散於亡者身或墓上,此亡者即令己在地獄、惡鬼、  
畜生及阿修羅的四惡趣中,也會以一切不空如來、不空毘盧遮那如來真實  
本願,《大灌頂光真言》加持沙土之力,應時即得光明身,除諸罪報,捨  
所苦身,往於西方極樂國土,蓮花化生,乃至菩提,更不墮落。」  
 
四、咒輪  
 
    〈光明真言〉由二十三個悉曇字組成, 加上休止符共 24 字。 將此  
24 字自正下方開始, 依順時鐘方向書寫的咒輪,可依每一悉曇字的上下  
方向之不同,而分為三種:悉曇字上朝外下朝圓心的,稱為自利型(如圖  
1 ); 上朝圓心下朝外的,稱為利他型(如圖 2 );而所有字型皆上下  
同向正寫的,稱為自利利他兼用型(如圖 3 )。    
 
    此 23 字的發音依序為:  
  1    2    3    4    5     6    7  
 om    a   mo   gha  vai   ro   ca  
  8    9   10   11    12   13   14  
 na   ma   ha   mu   dra   ma   ni  
 15   16   17   18    19   20   21  
 pa  dma  jva   la   pra   va  rtta  
 22   23   24  
 ya  hum  休止符  
 
    此三圖取自日本德山暉純的「A字與真言」一書,原書第 21 字用俗  
語型的 rtta,不過我較贊成用 rta。      圖一:自利型        
 
            圖二:利他型  
 
            圖三:兼用型  
 
五、書籍與錄音帶  〈光明真言〉的根據經典在《大正藏》中主要有二:  
    (1) 《不空索神變真言經.二十八卷.灌頂真言成就品第六十八》  
(菩提流志譯) (T-20,1092, P.384c)。    
    (2) 《不空索毘盧遮那佛大灌頂光真言》 ( 不空譯 )(T-19,1002,  
P.606b )。  
 
    而研究的專書有日本田中海應先生著的《光明真言集成》,該書收集  
了幾乎所有與〈光明真言〉有關的資料。
   台灣灌製的梵文 CD 與錄音帶,恕我孤陋寡聞,只知道諦聽公司出版  
,由奕睆先生以男女混聲唱誦的〈光明真言〉一卷。 咒中的 Padma (蓮  
花)一詞,他以梵、藏型式分別唱成 padma 及 bema,很好聽。封面為悉  
曇字梵文利他型〈光明真言〉咒輪,輪中為〈大日報身真言〉,很漂亮。 
 

我學咒的心路歷程

   我大二時開始接觸佛學,當時是自《六祖壇經》與《金剛經》入門, 
因為個人的想當然爾與自以為是的不正確想法,數十年來我對淨土與密 
教之念佛與誦咒,一直保持敬而遠之的態度。這種情況直到有幸蒙藍吉富 
老師當面指點多次,並多閱讀了相當數量的有關經典與資料之後,始知淨 
土與密教也有其深厚的宗教內涵,而改變我對此二宗派的看法。   
 
    從一個絕對排斥咒語的人到幾乎是專門研究咒語者,這種一百八十度 
的態度大轉變,我想只有宿世因緣可以解釋。也許我此生的工作之一,就 
是要將一些一千數百年前自梵文音譯成漢字,讓漢地人們誦持的咒語,再 
回翻成羅馬拼音的梵文,讓現在與將來在世界各地,願意用合乎現代梵文 
規則的羅馬拼音,以極接近梵文原音的方式,來念誦各種梵文咒語的人們 
,有個學習與使用的工具吧。   
 
    我學習的能力一向很笨拙,沒有經過內化與接受的程序,幾乎無法學 
會新東西。藍老師親自教我的咒語中,第一個就是〈光明真言〉。很奇特 
的是藍老師念完並講解此咒之後,當下我就立刻能背誦此咒,並將我根深 
蒂固,認為漢譯咒語不解其義,極難學習的錯誤觀念,當下完全摧毀。為 
何我對此咒一聽就會背,我想可能與我的名字中剛好有光明二字有關,也 
許天生就與此咒有不解因緣吧!   
 
    我後來之所以會四處講授梵文咒語,並主張一個小時學會〈大悲咒〉 
,十五分鐘學會〈往生咒〉,十分鐘學會〈光明真言〉等等,實在與藍老 
師那次指導有關。我發覺用他教我的方法,進一步將各咒語做結構分析與 
意義解釋,並找出幾個關鍵字,任何咒語皆可很快地學會並背熟。   
 
    一些聽過藍老師幫我安排的演講,覺得有所受用的朋友,有時會來信 
或來電指教,並謝謝這種讓他們快速學會梵文及悉曇字咒語的新學習法。 
我總是請他們先謝謝佛陀,因為有了祂才有這些法門的出現;再謝謝藍老 
師,因為沒有他的指導與鼓勵,我不會花那麼多的時間、金錢、與精力, 
去做整理各種咒語的工作。
   我雖然是個在很多觀念上很現代化的人,但對人際關係所用的卻是最 
傳統的至親無文,亦即對至親不必文飾,不用說謝謝。我常開玩笑說,因 
為我不善言辭是默照禪的實行者,因此對我這位結拜老二的藍吉富教授, 
從未正式說過謝謝他的話。謹以此文向他說聲謝謝吧! 
 

妙心寺 86 年度大事紀(一)

 
         文/謝杏熏 
 
86.1.1  「妙心佛學讀書會」,應邀參加「1997 第一屆全國讀書會博覽 
 ∼1.2  會」,並提供研讀書籍及相關資料,參與成果展出。 
86.1.3起 每週五晚間七點至九點,郭恆志老師于法緣堂指導「書法班」。 
86.1.4起 每週六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妙心佛學班」,由傳道法師主講楊 
    郁文教授編著之《阿含要略》(未完,續講中)。 
86.1.5  高雄社會大學未來領袖學院學生四名至寺參訪,接洽道師父授課 
    事宜。 
86.1.6  8:30∼10:20 道師父于開元禪學院,講授印順導師《妙雲集》中 
        編之一《佛法概論》(國語)。該課程自85學年度第二學期(85 
        .3.18 )始講,至今全書授完,計講了54堂課。 
        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道師父于高雄正信佛青會,講授印順導師 
        所著之《空之探究》(台語)。此課程自 85.3.4∼5.27 首講三 
        個月,復於 85.8.5 開始,每週一授課2小時,至86.1.27全書授 
        完,計講授74小時。 
        每週一晚間七點半至九點,由廖惠燕老師指導「花藝設計班」。 
86.1.8  道師父于嘉義妙雲蘭若,講授印順導師與妙欽法師合編之《中國 
        佛教史略》(收在《妙雲集》下編之九《佛教史地考論》書中) 
        。此一課程係應蘭若學僧之請而講,自 85.10.30∼86.1.22 , 
        每隔一週的星期三講授4節課,計講了24節。 
        每週三晚間七點至九點,「妙心佛學讀書會」于法緣堂共同研讀 
        印順導師的著作──《妙雲集》。 
86.1.9起 每週四晚間七點半至九點,由李明鄉老師指導「妙心國樂團」。 
        八點至九點半,陸一嬋老師指導「妙心合唱團」。 
86.1.12 妙心寺慈恩婦女會第一次會員大會暨第十七、十八屆新舊任幹部 
        交接典禮,下午兩點半于妙心寺大殿舉行(第十七屆會長許富子 
        ,第十八屆會長李美)。 
        晚間七點至九點,由圓祥、圓微法師領眾共修《大悲懺》。 
86.1.14 道師父與中央研究院姚玉霜至高雄宏法寺面見開證上人,請上人 
        贊助其在英國倫敦大學修學博士,最後一學年之學費。姚小姐本 
        于 85.11.5  至寺請求道師父幫忙籌措學費,因妙心文教大樓興 
        建中,經費拮据,道師父不忍見其學業因而中輟,遂出面希望玉 
        成她博士學位之修學。幸經開證上人,興隆淨寺心淳法師與郭麒 
        麟居士等單位之鼎力協助,終得成行。     晚,道師父赴佳里琉璃寺拜訪甫自美返國之印海法師。 
86.1.15 19:30∼21:30  道師父應呂勝強居士之邀,于高雄關稅局為該局 
        同仁講「人間佛教的精神與特色」(台語)。 
86.1.17 高雄法界衛星電視「佛門春秋」節目製作小組,至寺專訪道師父 
        ,有關出家、求學之經過、師承,與宣揚印順導師人間佛教思想 
        之始末。製作小組並請信徒李炳輝、周田雲與謝杏熏,談談自己 
        所認識的師父,此專訪經林慧芬小姐剪輯後,在 86. 1.27 的法 
        界衛星頻道中播出。 
86.1.18 9:00∼10:30 妙心寺信徒及寺眾執事會議,參加者計有開證上人 
        、道師父、圓祥師、圓昇師,信徒代表鄭本泉、梁南坤與梁百煜 
        父子、許雅棠、朱惠琴、葉裕齡、李炳輝、施奕朱、周田雲、呂 
        姝貞、廖吉健、李振秋等法師居士16人。會中,道師父報告本寺 
        目前的弘法、教育及其他各項活動。 
        10:30∼11:30  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召開董事會議,此次會 
        議並改選第四屆董事,由道師父膺選第四屆董事長。原任董事長 
        開證上人,多年來為籌募編輯經費,四處奔走,功不可沒,被推 
        聘為榮譽董事長。改選結果公佈後,隨即在傳燈法師的監交下, 
        舉行新舊任董事長交接典禮。 
        11:30 大眾至大殿、祖堂參加「妙心寺開山住持心覺和尚圓寂二 
        十七週年紀念法會」。 
        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成長教育系列講座〉:特聘中山大學龔顯 
        宗教授主講「台灣文學」。〈成長教育系列講座〉係由慈恩婦女 
        會贊助經費,每月禮聘一位學有專精的學者、專家,蒞寺作專題 
        演說,以推廣社區教育,充實生活知能。 
86.1.19 道師父赴台北參加慧日講堂大殿落成暨佛像開光典禮,典禮首先 
        恭請印順導師、戒德、靈根、菩妙、開證長老聯合剪綵;之後, 
        由真華法師主持玉佛開光儀式。值得一提的是講堂歷任住持,皆 
        參與了此一極富歷史意義的盛會;儀式之後,連續七天晚上都有 
        講經弘法法會,意義非凡! 
86.1.24 道師父至高雄,為翁煇蛟居士等人自組之讀書會,已研讀完畢之 
        《契理契機之人間佛教》釋疑開示。 
86.1.26 府城默默功德會趙文益居士等人來訪並供僧。 
86.1.28 道師父赴台北中國佛教會開會,時任監事。 
        12:00∼13:20  應台北公路局總局段渺仙小姐之請,于每個月的 
        第四個星期二中午,為局內人生哲學社的學佛同仁講授印順導師 
        的著作《成佛之道》。 
86.1.30 高雄翁煇蛟居士一行18人來訪,並在寺午餐。道師父飯後為大家 
        介紹佛教文物,及書法家朱玖瑩老先生之書作。 
        下午,法雲文教協會郭麒麟居士與總幹事吳聰明來訪,聘師于法 
        雲文教協會開講佛學講座。 
86.2.2  14:30 起,妙心寺慈恩婦女會第一次聯誼暨慶生會于法緣堂召開。 
86.2.5  妙心團圓圍爐,開證上人、傳勝法師與郭國棟居士特地由高雄返 
    寺,陳先智居士與子、媳,楊智雄老師、謝武伯居士,及婦女會 
    會員、信徒多人皆回寺圍爐餐敘。席間,道師父說明了妙心文教 
    大樓的建設進度,及目前正在進行的文化出版工作,並介紹了多 
    年來為妙心貢獻心力的緇素四眾,圓祥師最後代表寺方發給與席 
    大眾紅包以賀新歲。 
86.2.7  為籌募妙心文教大樓建設基金,今起五天(至2.11)啟建梁皇法 
        會,此次法會特別禮聘願勝法師、惟笙法師等人,引領大眾恭誦 
        《梁皇寶懺》。 
        下午錢橙山醫師與夫人錢林慧君市議員來賀新年。 
86.2.8  台北縣蘆洲蓮品念佛會林會長等六人來訪。 
86.2.10 高雄佛教堂婦女會10人來向師賀年。 
86.2.11 下午三時繫念,至18:30 法會圓滿。近來因為受到宋七力與妙天 
    事件的影響,各道場、寺院,信眾的參與泰半受到波及而明顯下 
    降,對於全省各地的信徒能一本初衷地護持妙心的文教事業,道 
    師父最感欣慰! 
86.2.12 府城名畫家蔡草如伉儷與公子返寺,與道師父賀年敘舊。蔡老居 
    士早在83年元月即於本寺皈依三寶。 
        高雄佛教堂婦女會幹部12人來向師賀年。 
86.2.13 道師父赴台北,參加中國佛教會邀請達賴喇嘛來台弘法籌備委員 
        會第一次會議(下午三點)。 
86.2.15 留美建築博士盧惠敏來訪。 
86.2.19 圓昇師暫離妙心,潛跡自修。 
        下午三點,台大哲學系學生四人與岩晃寺、慈蓮寺四位法師居士 
        來訪,道師父為其開示目前佛教界的現況與學佛道次第。 
86.2.21 美國阿克隆大學高分子博士,現任嘉南藥理學院工安系許錦明副 
        教授伉儷來訪,許居士去年曾在美國莊嚴寺佛學夏令營上過道師 
        父的課。 
86.2.22 台灣自來水公司善化服務所楊同料居士與友人七人來訪。 
        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成長教育系列講座〉:由旅美歸國任教的 
        文化大學田博堯副教授主講「生活藝術」。 
86.2.23 道師父與開證上人赴嘉義,參加次日清華山德源禪寺住持開通老 
        和尚的告別式。 
86.2.25 道師父赴台北公路局總站續講《成佛之道》。 
86.2.26 晚間七點至十點,道師父為台北社會大學未來領袖學院A組學生 
        主講「無住生心」。 
86.2.27 晚間七點至十點,道師父為台北社會大學未來領袖學院B組學生 
        另講「無住生心」。 
86.3.1  妙心寺慈恩婦女會副會長周田雲、蔡秀鳳與會員一行,赴高雄宏 
        法寺,參加宏法寺慈恩婦女會聯誼活動。 
86.3.2  晚間七點至九點,由圓祥、圓微法師領眾共修《大悲懺》。 
86.3.4  中午,台北慧日講堂海龍法師,恆春五公寺海平法師等五人蒞寺 
        參觀,並請了不少道師父的錄音、影帶。 
86.3.6  道玄法師與同參道友二人來訪。 
86.3.9  14:30 起,妙心寺慈恩婦女會第二次聯誼暨慶生會。 
        下午二點至五點,由慧日講堂與佛青文教基金會主辦,妙林雜誌 
        協辦之「太虛大師圓寂五十周年學術座談會──太虛大師與近代 
        佛教」,于台北慧日講堂召開。此次座談會原請聖嚴法師任主持 
        人,時值法鼓山舉辦社會精英禪修營,不克分身,遂由慧日講堂 
        住持如虛法師代讀書面文稿,之後發表三篇論文:
  一、道師父發表:〈太虛大師對僧伽教育的貢獻〉 
  二、宏印法師發表:〈太虛大師佛教三大改革的現代意義〉 
  三、楊惠南教授發表:〈太虛大師對近代中國佛教的啟發〉 
        此次盛會最難得,也最令與會人士振奮的,莫過於印順導師的慈 
        駕蒞會。導師在致詞中說:自其出家以來,幸蒙虛大師德蔭,才 
        得以在學團中安靜的教書、治學,我們緬懷虛大師,即應效法虛 
        大師的菩薩精神,不離佛法正見與時代意識,來自利與利他,才 
        不致使佛法變了質。 
86.3.10 晚間七點至九點,尼泊爾籍護法法師的「《清淨道論》導讀班」 
        開課(至 5.26 結束)。 
86.3.11 9:30∼11:20 道師父于大岡山超峰寺長青學佛營,講「念的修習 
        方法」(台語)。 
86.3.14 道師父偕圓祥師,領婦女會副會長周田雲、蔡秀鳳、呂淑惠…… 
        一行,回宏法寺為開證上人暖壽。 
86.3.15 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成長教育系列講座〉:由中山大學戴景賢 
        教授主講「談宗教特質與宗教的人文性」。 
86.3.17 本學期(至 86.6.23 ) 每週一上午,道師父于開元禪學院,主 
        講印順導師的著作《淨土與禪》(《妙雲集》下編之四),計講 
        授26堂課。 
86.3.18 道師父赴佳里善行寺,參加傳妙法師圓寂傳供讚頌會。 
86.3.19 道師父于嘉義妙雲蘭若,講授印順導師所著之《中國禪宗史》( 
        國語)(86.3.19∼6.18;86.9.17∼87.1.7;未完,續講中)。 
86.3.22 下午一點,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應中國佛教會之請,由高雄國 
        際機場入境訪問,預定 27日離台。 
86.3.23 觀音菩薩聖誕法會,與會大眾諷誦《普門品》,並舉行皈依、午 
    供。 
86.3.24 道師父赴台北,參加中國佛教會所舉辦之顯密聯誼會議于福華飯 
        店( 9:30∼10:30 ),道師父於會中,曾向達賴請益密宗如何 
        勘驗是否善知識,遺憾的是:答非所問! 
        中午與達賴共進午餐,并合照紀念。 
86.3.25 道師父于台北公路局總站續講《成佛之道》,段渺仙與公路局同 
        仁一行八人,並於課程結束後隨師南下,至寺掛單一晚,次日早 
        晨離去。 
86.3.27 道師父每週四晚間七點半至九點半,于法雲文教協會主講南北傳 
        《法句經》(台語)。授課內容以吳.維祇難所翻譯的《北傳法 
        句》為主,參照了參所翻譯的《南傳法句》,佐以達摩難陀上座 
        編.周金言所譯的《法句/故事集》,暨淨海法師譯自英譯本的 
        《真理的語言──法句經》,並列對照,加以解說(未完,續講 
        中)。 
86.3.28 道師父率婦女會會員及信徒多人,前往台中華雨精舍參謁印順導 
        師。雖然導師近日感冒,昨日又摔倒扭傷,卻仍慈悲地為敬仰導 
        師的信眾們開示了20分鐘。 
        離開華雨精舍後,又陸續參訪了霧峰萬佛寺、名間善覺禪寺、靈 
        山禪寺、竹山德山寺才南返,可說是一次豐盛法宴的參訪。 
86.3.29 18:30 高雄正信佛青會總幹事許惠貞等五人來訪,禮聘道師父下 
        半年度至正信授課。 
 

移民的路

 
                                          文/葭茵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李白─  
 
    記得兒時的台灣,夜空媮c星燦爛,只要稍稍留意,很快地便能找出  
北斗七星。那樣神奇地杓狀排列,曾經寄予多少的美好憧憬,也在心底烙  
下多少美好回憶!  
 
    近年來,台灣的夜空,已是一片朦朧;失去的星月,在紐西蘭似乎格  
外耀眼動人。因為,在心的深處,彷若鄉愁卻又異於鄉愁的情緒被牽動著  
。  
 
    只是在這個星空下,我們找不到北斗七星!同樣的繁星,同樣的月,  
卻不是我們充滿自信的熟悉;語言、文化的差異,彷彿是一次新生,也彷  
彿是一次戰爭。  
 
    所謂戰後嬰兒潮的我們,走過物資匱乏卻純樸的童年,走過徬徨叛逆  
的青春年少;走過赤手空拳掙出一片天的辛苦,也走過台灣經濟奇蹟的富  
裕。一路走來,走到了遙遠的另一個星空下。  
 
    為人父母的愛心不變,期待不變;總希望孩子們少吃點苦,總希望給  
予孩子們多些競爭條件。「孩子,我要你過得比我好!」似乎是父母們共  
同的心願。然而;物換星移,在另一個星空下,同樣的「少年十五二十時  
」,竟是如此似曾相識,又如此陌生複雜;是心疼、欣慰或辛酸?為何親  
子兩代都唱著「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選擇移民,絕不是不歸路。它不通往榮耀,也不通往悲哀;不代表成  
就,也不代表逃避。它只是某些人在人生過程片段中,選擇的生活方式之  
一。任誰都不須戴上任何有色的眼鏡看待它。你既來得,也就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