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心雜誌--書香園地、生活萬象﹛第 31 期〔87('98).07.01〕﹜


生活萬象



書香園地

◎1998.4.26「妙心寫作讀書會」專訪活動

從寫作到終身學習──訪陳昌明老師

                                                  文/鄭秀環  
●採訪因緣  
 
    陳昌明老師不僅在成大中文系致力於文學領域的授業,對藝文的關懷  
也不遺餘力。從「府城文學獎」的創立、規畫推動台南市立文化中心作家  
作品集的工作,以及在台南市立圖書館的「國學研習班」講學等,都可以  
看出老師對人文關懷的投入與行動力。    
 
    有感於陳老師的人文精神與熱忱,我們安排這次的專訪活動,以開拓  
我們的視野。  
 
    一踏入老師的研究室,就傳來一股書香味;在書卷的氣息中,我們與  
老師作了一趟人文的心靈互動。我們以文會友,願將專訪內容與大家分享  
,並感謝老師帶給我們豐富的人文內涵。  
 
●議題設計的建構
   近幾年來,讀書會的蓬勃發展,可從各地的文化中心、藝文團體、各  
級學校等機構,明顯看到其成長趨勢。不同功能性的讀書會,有其不同的  
需求與設計,而讀書會設立的宗旨如何?是有必要明確釐清的。      
 
    寫作讀書會、藝文讀書會,基本上仍有許多人想參加。在推廣上,必  
需要訂定目標、計畫,用議題設計吸引志同道合的朋友來參與,讓想參加  
者有目標可尋。      
 
    其實,真正從事寫作的人,生活中處處都是題材。若有成員寫作程度  
參差不齊時,必需考慮實際運作情形,從內容的設計,到理念的討論,來  
影響成員參與的興致。如:在主題閱讀時,也可找相關的書籍篇章來相互  
配合,共同閱讀。由於主題集中,穿插其他題材的閱讀,將有助於彼此的  
互動討論。當題材愈豐富時,愈能凝聚團體成員的參與感。  
 
●模仿與創造
   在創作過程中,必會經過模仿。模仿不是抄襲,而是從作品的欣賞中  
,慢慢的轉換、變化、擴大,學習好的點子、文字、語言,並加入其他不  
同的材料,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特色。    
 
    模仿有階段性,入手時,可以找自己喜歡的作家,學習他的優點,有  
意的要接受他的影響。而且不只是接受一位作家的影響,累積多家的風貌  
,深入其中,再從中摸索出自己的寫法,到最後要有自己的風格。別怕一  
開始就被影響,其實一位有才華的作家,一定有值得學習之處;但是要能  
從他人的模式中跳出來,慢慢磨練別的領域。  
 
    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選擇自己喜歡的作者,必須注意「取法乎上,僅  
得其中;取法乎中,則得其下」的道理。從自己欣賞的作家中模擬其風格  
,是可從中得到成長的;但如果不能跳脫其固有的模式,僅僅只是學習到  
部份的技巧,不免流於通俗。所以,學慎乎始,一開始的選擇很重要。  
 
●觀千劍而後識器,操千曲而後曉聲  
 
    為何許多位作家,其經歷總是會有編輯、編導等經驗?文心雕龍有句  
話:「觀千劍而後識器,操千曲而後曉聲。」意思是看了各種不同的劍之  
後,知道什麼是好的武器;聽了各類的曲子之後,知道什麼是最美好的聲  
音。編輯工作最大的功能,在磨練眼光;眼界廣了,下手就不會太低。  
 
    因此編輯做久了,不僅眼光銳利,而且眼界已高,如果自己也寫作的  
話,知道什麼是好的文章,自我的要求就高。好的文章,是需要有好的點  
子、好的文字、好的構想。從編輯累積的經驗中,不僅獲得了知識,提昇  
自己的鑑賞能力,文字也愈磨愈利。在眾多文稿中,為何百篇只挑一篇,  
其背後必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道理,不僅紮實、豐富,理念也比別的作品更  
有價值;主要是在於閱歷的磨練了。  
 
    其實,所有的作者,一定都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讀者」,而且是大  
量閱讀的讀者,並非只看過幾篇作品。而編輯人員更需要廣泛的閱讀,這  
是編輯所面臨的一個挑戰。寫作與閱讀都在探索生命的主題,而不把寫作  
與讀書當作是目的。其真正的目的在回到我們對文字的思考、生命的看法  
、人生的感受。閱讀本身就是一種樂趣,不能說閱讀是為了某一目的而來  
的,也不能說為了寫作而來。  
 
    閱讀一方面要有階段性,另一方面還要有一個興趣;而且不限於那一  
類,不管是國內的或國外的,各類的內容都要閱讀。閱讀要有所選擇,了  
解自己對哪一種內容有興趣,從文章的寫法、題材內容的啟發,到語言的  
變化,是否能靈活運用?都是自我的要求。尤其西方作品往往給人帶來新  
的觀點、新的思路,是值得去品味的。  
 
●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  
 
    想成為一個作家,讀什麼科系並不重要,真正能成為作家,是因為你  
有寫作的衝動、不斷寫作的習慣、有不得不寫的經驗,才有可能成為作家  
。近年來,環保作家、主婦作家、醫師作家,各行各業,都潛藏了寫作的  
人才,非中文、外文系才可當作家。        
 
    大學中文系或外文系的學生,經歷比一般人多的訓練,把所學用一種  
較高層次的轉化,而能成就一些好的作品。其實,中文系讀的領域很廣,  
有人讀經學、思想、文字考據、文學、歷史;真正從事文學創作的人並不  
多。中文系對文字的敏銳度較強,思想表達方面也較有系統,對有心從事  
寫作者而言,訓練還是有用的。        
 
    至於,古文經典對寫作是否有幫助?可從二方面來說明:其一,可以  
肯定的是有幫助;其二,是要看有多大的幫助。讀現代散文與古典散文,  
對寫作內容是有關係的,讀現代散文的人來寫古典散文,一定沒有比讀古  
典散文的人寫古典散文來得好;相反的,讀古典散文的人寫現代散文,一  
定沒有比讀現代散文的人寫現代散文來得好。讀什麼對寫什麼是有幫助、  
有影響的,二者交叉來運用都有幫助;只單調的讀其中一種,就顯得不足  
。    
 
    讀古文,能培養出「見人所不能見」、「得人所不能得」的胸懷,而  
且會有新的點子出來。古典文學和現代文學二者是相輔相成的。    
 
    寫作的人有一個共通的習慣,就是讀書的習慣,他不但讀現代文學,  
也一定讀古代文學;而且對古代文學一定有充分的好奇。畢竟,現代文學  
只有幾十年的歷史,而古典文學、經典,卻有千年的歷史根源。不斷地閱  
讀,才能寫出有內涵的作品;不斷地寫,才能提昇寫作的品質。      
 
    好的論文,好的作品,是從收集材料、資料到討論的過程。材料看完  
之後,不僅要表達資料的內容,更要整理、組織成要點,提出個人的意見  
來。換言之,用材料來解讀、訓練、判斷、下結論,提出獨特的見解。訓  
練論文寫作,除了思想以外,找題目、材料,組織、下判斷,而後貫穿成  
整篇的論文。論述的過程,從材料、組織到辯證。到後來可能原來的題目  
被修改了,而呈現出另一個主題了。  
 
●語言文字的轉換
   寫作研習班是否能培蘊出寫作人才?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對寫作有一點  
點的幫助,但是幫助不是很大,真正的人才不是從那堸鷎i出來的,這只  
是基本的技巧而已。文藝營反而比寫作研習班的效果好,主要是大家對寫  
作有興趣,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參加文藝營,只是來尋找對話及刺激,讓  
寫作從另一個角度切入;這些成員,本來就具有寫作的基本條件,經由環  
境的刺激,產生更大、更激烈的觸發。        
 
    寫作是在語言和文字之間的琢磨。寫作要醞釀,甚至要含而不吐,只  
能運用文字的管道,將內在的情感表現出來。作家寫作有屬於他個人的境  
界,要講給人聽,往往只關注於自己想要寫的東西,聽別人講,也只注意  
到自己想要的部分,層面有所局限;往往一直執著於他們寫作的方式,有  
一個他固定的主要思維,這種思維,有時是很難與別人分享的,就算分享  
,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能受用的。有些作家愈不願意講話,文筆反而不錯,  
因為他把所有的潛力,都運用他自己所熟悉的管道表達出來了。    
 
    用語言表達與文字表達絕對不一樣,文字要磨練,和語言要磨練是一  
樣的,上台演講是一門學問,寫作也是一門學問;語言與文字的需要,也  
因層次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現方式。寫作是要定下心來,所思所言要慢  
慢磨,磨到最後才知道講的部分可以進入到文字。文字是愈磨愈利,後來  
成為思想的表達工具;否則會講,寫下來會覺得鬆散、混亂,沒有條理,  
文字絕對不優美,轉換的過程是需要磨練的。        
 
    擅長口語表達的人,是有機會成為作家,是因為具有潛力;但不一定  
是必然的。能講出來、寫出來基本上會有內容,但要優美、精彩,自我要  
求是必須的,不會寫得太不好,只是怕停留在基本的程度。  
 
    文學表達有很多種方式,寫作的內容、題材的選取、語言的表達,如  
何從口語的脈絡,把語言層面的情境、譬喻、想像,轉換成內在的感受,  
加上生動的文字表達,是不同層次的;畢竟文字與口語是不一樣的。  
 
●人文素養的醞釀
   南台灣的文藝風潮,與台北資源比起來差很多,從藝文活動、生活步  
調、資訊傳輸、國家級資料等,南部顯得較薄弱。因此,北部作家居多,  
是可想而知的。然而近幾年作家的出身背景,有改變的趨勢,而未來的改  
變會更大,主要原因是:「國家文學館」預定在台南設立,且會聘任許多  
文藝研究的專業人員。機構成立之後,對整個藝文環境會有很大的變化。 
  其實南台灣的生活不錯,由於過去的薄弱,將可帶給未來更大的發展  
空間。國家文學館成立後,不僅會是南台灣的一個寶庫,連帶也會帶動整  
個藝文氣息的注重。同時透過成大的支援與計畫,產生互動關係,會使學  
術界、藝文界,重視南台灣的文化資源,凝聚很多人參與。      
 
    南台灣的藝文,有開發的潛能,主要是南台灣該寫的還有很多沒有寫  
成文字資料,人文背景還未真正被表達出來。事實上,成大已努力在做人  
文的工作,人文的弱勢不只是南台灣而已,而是整個台灣普遍的現象。對  
人文真正的體驗都不夠,正因為不足,人文的可貴才顯得有開發的價值與  
必然。唯有整體社會重視人文的發展,一切的祥和才會隨之而來。  
 
●終身學習與終身付出
   終身學習可從二方面來談,終身學習一方面是為了追求知識;學習是  
知識的累積,是由不斷地面對挑戰、迎接挑戰、克服困難而來。終身學習  
另一方面不是為了知識,而是為了智慧。生命智慧的部份,是由開啟自己  
的思考空間,去認識自己個性上的問題,進而超越之。    
 
    大部份的人把終身學習放在知識領域,也有人是在充實自我,改善生  
活。知識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名利的追逐,為了考試、學位及工作上的  
保障,使終身學習背後的意義,主導個人在社會上的地位,提昇處理事情  
的能力。      
 
    在知識的領域,終身學習帶動全體國民的生產能力、素質的提昇,使  
國家每一個環節的發展力、競爭力提高。其實終身學習更重要的,是要有  
更多的人參與另一種學習,即是學習生命的智慧;生命的智慧與知識沒有  
多大的關係,心靈改革不是現實名利的追求,而是為了了解自己個性上的  
特性、人的根本滿足──想像與思考的滿足、知情意的滿足,這都需要經  
過終身學習。      
 
    對於各種不同的領域,每一個人都要終身學習,問題是你要學什麼?  
知識的領域與心靈的領域二者都不能放棄。    
 
    終身學習有知識性的一面,也有讓生活過得更好的一面,我們目前偏  
向知識性方面的學習。而終身付出,也是學習的過程,有了要給的心,也  
要給得恰到好處,讓對方受益。終身付出到最後也是學習的領域,把它含  
納進來,則終身學習更完美,使得在付出當中,獲得情感上的滿足。雖然  
是給了,實際上是另一種的獲得,而且愈施愈得。施捨是要練習的,只有  
經由生活中的實踐過程,才能印證自己是否也學習到歡喜付出的心懷。  
 
●內在的自覺與省思
   所有的人到最後要面對自己,是最難的,面對生活的捆綁;要如何超  
越它,不只是知識的問題,而是要透過反省與自覺。當自己走了漫長的一  
段歲月,對自己的選擇,無所謂的後悔與否,而是對自己的努力夠不夠,  
潛能開發是否滿意;到最後也是終身學習的課題。    
 
    面對挫折,如能給自己更多的信心,努力去做之後,才知道可以克服  
。很痛苦的時候,或懷疑自己能力的時候,若能堅持開發自己的潛能,必  
能有所收穫。雖然堅持很難,卻是很重要的,如果放棄了自己的潛能,就  
等於放棄了機會,理想將不會實現。    
 
    所有寫作的人,寫每一篇文章都很艱辛,每一篇文章都是一個新的課  
題,都是要面對自己的問題;但是一定要堅持下去,一定要寫出來,才會  
有所成就。  
 
    文、史、哲不分家,是有共通性的,因為思想的了解,產生對生命的  
了解,會影響到寫作的內容。所以,多面向的學習,有益提昇自己的才華  
。       
    寫作是一條漫長的路,懶惰的人是不可能成為作家的;思想及文字都  
是要經過長久的磨練,唯有抱持終身學習的信念,人生的意義,才能在生  
命過程中充份展現出來。  
 
●陳昌明老師,台灣大學文學博士,現 任成大中文系副教授兼文學院語  
  言中心中文組主任。講授「美學專題」、「現代文學」、「文心雕龍」  
  ……等課程。學術著作有《從形神思想論六朝美學》、《六朝「緣情」  
  觀念研究》等,編有《南台灣作家作品集》、《徐士欽童詩集》等。 


生活萬象

提婆達多的一生/藍吉富  

慈恩寺/陳麗冬  

珍惜/葭茵  

把握/黃子維 封底 

花藝欣賞:姬百合/廖惠燕



提婆達多的一生

 
                                            文/藍吉富  
一、前言
   提婆達多是釋尊教團中的叛徒,也是佛典中犯五逆重罪之「惡人」典  
型。但是他卻又是才能甚高、提倡苦行、具有神通,且擁有群眾的領袖型  
宗教人物。像這樣一位具有複雜性格的宗教人物,其實是很值得後代佛教  
徒去瞭解的。
   遺憾的是在現存的古代相關文獻之中, 自相矛盾與無法解決的問題為  
數甚多。要對提婆達多的一生大事作出完全令人滿意的歷史重建與詮釋,  
是相當困難的。  
 
    本文僅係一初步嘗試,先對提婆達多的一生作一輪廓式的勾勒。至於  
較專題的探討,請俟諸異日。  
 
二、家世  
 
    「提婆達多」一詞是梵語 Devadatta (巴利語亦同)的音譯。 除了  
這一譯名之外,又有提婆達兜、地婆達兜、諦婆達兜……等多種異譯。略  
稱為「調達」。此一詞彙中的 " Deva" 是指天,或天神。" datta" 意謂  
「授與」或「賜予」。「提婆達多」全詞可意譯為「天神所授」或「上天  
所賜」。因此,古代佛典中也有譯之為「天授」者。在這些音譯、意譯諸  
名之中,較常為後人所用的是提婆達多、調達,與天授。  
 
    提婆達多是釋迦族的貴族階級。他的祖父是以善射聞名的師子頰王。  
師子頰王有四個兒子。依次為淨飯王、白飯王、斛飯王,與甘露飯王。提  
婆達多就是甘露飯王的兒子。因此,釋尊的父親淨飯王就是提婆達多的大  
伯父,而釋尊也就是他的堂兄。此外,他的親兄弟阿難,曾在出家後擔任  
釋尊的侍者二十五年之久,是釋尊的十大弟子之一。因此,就倫理體系來  
看,提婆達多與釋尊之間的關係,其實是相當密切的。  
 
    釋尊成佛之後,回到故鄉迦毗羅衛城。當時,由於嚮往釋尊的修行證  
果,加上淨飯王又鼓勵臣民送自己的兒子隨釋尊出家,因此,乃在當地引  
起一陣出家修行的熱潮。在釋迦王族之中,阿難、阿那律,及提婆達多等  
人,就是在這一風潮之下出家為僧的。  
 
三、修行與神通  
 
    出家後的提婆達多,在修行方面是頗為用功的。他專心致力於讀經、  
誦經、問疑、受法、坐禪。對釋尊所說的教法,在表面上大體都能受持。  
尤其是在禪定的研習、十二頭陀行的實踐,以及多聞廣學方面,他都有顯  
著的表現。這樣的修持生涯,他經歷了十二年。  
 
    但是,經歷了十二年的苦修,他並沒有證入阿羅漢果位。他的內心深  
處,還是潛伏著貪嗔痴慢疑的種子。這些種子雖然被壓伏了許久,然而在  
遇到足以引發其生長的因緣時,還是開出有毒的花與結出有毒的縐荂C  
 
    將提婆達多內心的染汙種子引發成為惡行的導火線,是他對神通力量  
的嚮往與欲求。當時有若干比丘已修得神足飛行、自在來往於天上人間的  
種種神通。提婆達多看到同門師兄弟的這種超凡能力,也很想擁有。於是  
,他向釋尊乞求修習神通之道。  
 
    釋尊對這位堂弟的素行、性格相當清楚,他深知提婆達多想要擁有神  
通的動機,係來自其內心的貪欲,與個人修行的正當目標──解脫境界無  
關。因此,釋尊對他的回答是:「擁有神通又有什麼用呢?重要的該是對  
苦、空、無常、無我的如實觀照。這才是能使自己解脫的不二法門!」  
 
    對於釋尊這種如實的回答,提婆達多並沒有再作深入的反省。他不同  
意這樣的指示,內心想到:「既然釋尊不願意教我,我何不請教其他師兄  
弟?」於是,他又轉而向具有「智慧第一」稱號的舍利弗求教,沒想到舍  
利弗的回答也與釋尊相同。接著,他又向「神通第一」的目犍連求教,所  
得到的回答仍與舍利弗無異。      
 
    在遭受多人的拒絕之後,他對神通力的嚮往仍不死心。最後,他想到  
他的親弟弟──在釋尊身旁任侍者的阿難。    
 
    阿難在佛弟子之中,號稱「多聞第一」。他所聽聞到的佛法,數量之  
多為其他佛弟子所無法企及。神通的修習方法當然也是他所熟悉的。而且  
,阿難的性格溫和,當時又尚未證得阿羅漢果位,因此,對於兄長的求教  
,並沒有作較深入的思慮。於是,他一五一十的將所聽聞到的神通修習法  
教給提婆達多。  
 
    提婆達多生性具有堅定的毅力,以及「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格  
。因此,當他得到阿難所教的神通修習法之後,即在山林曠野間努力地修  
習。不久,他便能入四禪,又由四禪生起神通力。他終於與某些師兄弟一  
樣,能夠自在地變化飛行、來往於天上人間。  
 
四、爭領導權      
 
    原本對釋尊似乎並不能赤誠信服的提婆達多,在擁有神通能力之後,  
他的自信心大幅度地膨脹,權力欲也隨之大為增強。他對於釋尊之廣受弟  
子擁戴,並不心服。他將釋尊對弟子那種「生命導師」的精神性地位,詮  
釋為世俗擁有群眾的權力性地位。他以為,釋尊之能普受崇敬與供養,正  
是因為擁有神通的緣故。加上他與釋尊的出身,都同屬於釋迦族的貴族階  
級,都是王子,因此,擁有神通之後的提婆達多,覺得自己的各種條件已  
經足可與釋尊並駕齊驅,他應該像釋尊那樣也能得到世俗大眾的崇敬與供  
養。這樣的想法生起之後,他逐漸無法安於「釋尊教團中之一普通成員」  
的地位。他想當教團的領導者。  
 
    當時,釋尊及一群弟子的行化區域就在中印度摩揭陀國的首都王舍城  
。摩揭陀國的國王頻婆娑羅( Bimbi-sara )是釋尊的虔誠信徒。頻婆娑  
羅王的太子是阿闍世( Ajatasatru )。此人對釋尊的信仰遠不如乃父,  
而且也是一位權力慾極重、好大喜功的政治人物。    
 
    提婆達多出身於統治階層,他深知如果要獲得群眾的支持,結合政治  
勢力是提昇效率的捷徑,因此,他開始從摩揭陀國的統治階級下手。在權  
衡輕重之後,他對於那位與釋尊關係密切,且信佛甚篤的頻婆娑羅王較無  
把握。於是乃轉而勾結王位繼承人──阿闍世太子。  
 
    對於一般不諳佛法真義的人而言,神通的超凡表現往往是最迷人的。  
阿闍世對政治權力的興趣遠超過宗教信仰,對佛法的內涵所知有限,但是  
對神通力量的驚奇則一如常人。提婆達多看準了這一點,他顯現出種種神  
變來吸引阿闍世注意。最後,他確實達到了所預期的目標,使這位摩揭陀  
的王位繼承人覺得提婆達多的神通超過釋尊。提婆達多終於如願地獲得阿  
闍世的信服與供養。    
 
    擁有未來的統治者為奧援的提婆達多,第一件脫序逆倫的行動便是向  
釋尊索取統轄僧眾的領導權。他忽略了釋尊在僧團中的權威地位是建立在  
弟子們的衷心敬仰之上,他漠視了釋尊是所有弟子之生命方向的導引者,  
也是指引他們解脫苦迫的導師,並不是世俗政治勢力或利益團體的權力領  
袖。因此,領導地位的轉移,並不能像世俗王位繼承那樣任意地私相授受  
。繼任者的人選所須具備的必要條件,是他必須真有佛法,必須使僧團中  
的大部份成員衷心地推仰。否則,即使貿然繼任,僧眾也必定不服。  
 
    釋尊面對提婆達多的爭取領導權,當然不會輕率地答應。他直捷地回  
答提婆達多說:  
    「僧團中人材濟濟,像舍利弗具有大智慧,目犍連具有大神通。這兩  
位傑出的脅侍,我都沒將僧團領導權交付給他們了。難道我會交付給你這  
位『噉唾痴人』嗎?」  
 
    「噉唾痴人」的字面意義是「喫口水的笨傢伙」。到底這一辭彙的確  
定意義是什麼?已經無法查考。但是依《十誦律》(卷三十六)的記載,  
提婆達多聽了這一段當眾斥責他的話之後,相當忿怒,他自覺得自尊心受  
到嚴重的傷害。他開始對釋尊心生瞋恨,並隨即離開該地。    
 
五、破僧  
 
    自此以後,提婆達多逐漸發動他的叛佛惡行。他的策略是:在世俗方  
面煽動阿闍世太子篡位為王;在僧團方面則誘引比丘脫離釋尊,另行成立  
新教團。    
 
    阿闍世是摩揭陀國統治者頻婆娑羅王與韋提希夫人所生的兒子,也是  
摩揭陀國的王位繼承人。身為太子,王位遲早將歸自己,為什麼還須要篡  
位自立?比較合乎情理的解釋可以找出下列幾點:其一,阿闍世性情驕縱  
任性;其二,頻婆娑羅與韋提希夫婦對他一向過度溺愛;其三,對於父親  
的行事風格(如虔敬佛陀等)並不認可;其四,對於父親仍然健在為王,  
不耐久候。在這四點之中,當以第四點最為有力。其時,提婆達多也曾利  
用這一點對阿闍世進行唆使。他說,阿闍世不一定能活到頻婆娑羅王逝世  
之時,因此,如果不及早篡位自立,恐怕到命終之時,都仍然只是位居太  
子而已。  
 
    種種因緣的聚集,乃使阿闍世在聽到提婆達多提出悖逆不倫的建議時  
,立即應允配合。當時,提婆達多的建議是阿闍世篡位為王,而提婆達多  
也自立為佛。事情如果成功,則摩揭陀國便有一位新王及一位新佛。上述  
各種因緣,加上對新局面與新氣象的憧憬,使阿闍世完全無視於道德倫理  
規範與父母親情。他立即著手將父親囚禁於後宮,終使頻婆娑羅不堪酷刑  
而自殺逝世。這段史實,也正是國人所習知的《觀無量壽經》經文的歷史  
背景。      
 
    提婆達多得到自立為王的阿闍世的支持之後,在聲勢上日漸提昇。此  
外,在僧團方面,他也獲得一批僧眾的響應。其中,有四位是他的核心助  
手。這四位是俱伽梨、乾陀驃、迦留羅提舍,與三聞達多。他們與提婆達  
多都出身於釋迦族。經過他們的鼓動,有不少比丘、比丘尼也紛紛脫離釋  
尊而歸向提婆達多的陣營。情勢的逐步發展,終使釋尊仍然住世時的僧團  
破裂為二。「破僧」的形勢於焉正式成立。在各種律典中所常見的「破僧  
事」,記載的也就是這些情節。  
 
    阿闍世弒父篡位為「新王」,與之相呼應的是提婆達多將成為「新佛  
」。「新佛」意謂「新的佛陀」。在釋尊之世,「佛陀」( Buddha )一  
詞是對所有「證悟真理的人」或「卓越的修行者」的泛稱,不祇不限定是  
釋尊,而且,其他宗教(如耆那教)的卓越修行者也有被稱為「佛陀」的  
。就像耆那教主尼犍陀若提子被該教信徒尊稱為「大雄」( Mahavira )  
一樣,釋尊也被佛教徒尊稱為「大雄」。「佛陀」一詞的原始用法也是如  
此。至於後世佛典之以「佛陀」專指釋尊,或僅用來稱呼過去佛或他方佛  
,這是佛教歷史發展的結果,不是釋尊當世的用法。  
 
    因此,提婆達多之自命為新佛,意謂他是與釋尊具有相同修行水準的  
另一位證悟者。自佛教內部來看,提婆達多這樣的「新佛」,是破壞佛教  
團結的大惡事,也是背叛師門的逆行。但是,如果他不曾犯下後來的弒佛  
等惡行的話,在佛教之外的旁觀者看來,「自立為新佛」祇不過是自己的  
看法與師門不同,因而另立門戶罷了。因此,當時有一些人對他是抱持同  
情態度的。  
 
六、提婆五法
   既然要自立為新佛,就必須有一些獨特主張。在這方面,提婆達多所  
提出的是五種具有苦行傾向的修行方式(五法)。依南傳上座部律藏(僧  
殘十)的記載,這五法是:  
    (一)盡形壽應為住蘭若者。至村落者罪。   
    (二)盡形壽應為乞食者。受請食者罪。  
    (三)盡形壽應為著糞掃衣者。受居士衣者罪。  
    (四)盡形壽應為樹下住者。住屋者罪。  
    (五)盡形壽應不食魚肉。食魚肉者罪。    
    這五法的根本旨趣是刻苦修行。提婆達多認為五法蘊含有「少欲知足  
、制欲、頭陀行、樂住、滅漏、精進」等特質,可使修行者較快速證得涅  
槃聖果。    
 
    其實,這五法祇是與修行有關的生活規約,主張出家人應該畢生都住  
在與村落或城市有相當距離的閑靜處(阿蘭若),而不應住在人口密集的  
村落或城市之中。而且應住在樹下,不應住在房屋內。應該畢生托缽乞食  
,不可到信徒家用餐。應該畢生都穿著糞掃衣(自廢棄物堆中撿拾之破舊  
衣,洗淨後所裁製成之袈裟),不可以接受信徒所奉獻的衣服。應該畢生  
都不吃魚肉,連三淨(魚)肉都不可以吃。        
 
    提婆達多認為修行若要較快見到成果,則生活上的刻苦是必要條件。  
這種具有苦行傾向的修行原則,在當時是頗為流行的,而且也較容易得到  
一般人的讚歎。但是釋尊之所以不能同意全面採行的原因,是偏於一邊的  
苦行或樂行都是不圓滿的,是違反中道原則的。在教導眾生時,不祇不盡  
能契機,而且也不靈活。因為釋尊之教的核心是三無漏學(戒定慧)中的  
「慧」,亦即對生命特質或生命原理的把握與體認。連「戒」與「定」都  
祇是輔助條件而已,更不用說是苦行、樂行之類的修行規定了。所以,儘  
管這類苦行方式頗為「難能」,但並不一定「可貴」。因為對苦行作僵化  
式的規定或過度的渲染,也是一種偏執,並不符合佛法的中道精神。   
  儘管如此,在釋尊當世,佛教徒也不盡然全都能瞭解佛法的精要與釋  
尊的中道精神。因此,當釋尊呵斥五法之錯謬時,居然也有人誤以為釋尊  
是嫉妒提婆達多才會持反對態度。當時,由於有阿闍世的護持,提婆達多  
的氣勢愈形高漲,不少出家不久的年輕比丘,都紛紛被提婆達多的苦行口  
號所吸引,而加入他的新陣營之中。  
 
七、舍利弗與目犍連  
 
    面對這樣的情勢,釋尊當然也作了多次的開示,向弟子們分析個中之  
是非曲直,並且也派遣弟子去宣說佛陀的看法。在各種對治方法之中,關  
鍵性的一役,是舍利弗與目犍連的偽裝投身入提婆達多的陣營之中。    
 
    舍利弗與目犍連是當時僧團成員中,最受釋尊倚重的弟子。舍利弗對  
教義的體會、目犍連在神通方面的才能,是當時僧團中的雙絕。像這樣的  
弟子會投身到自己的陣營之中,這對提婆達多而言確是一件對自己的群眾  
最能鼓舞士氣的大事。因此,提婆達多不疑有他,雀躍地歡迎他們倆人的  
來臨。    
 
    加入提婆達多陣營之中的舍利弗與目犍連,利用機會開導其他的成員  
。其中,舍利弗展現其解析法義的卓越才智,敘說佛法的精義與提婆達多  
的錯解;目犍連則用神通吸引眾人的信心。在他們倆人的努力之下,不久  
,提婆達多的新僧團終於土崩瓦解,潰不成軍地星散了。據說留下來陪伴  
提婆達多的祇有俱伽梨等四位死黨。而破僧失敗、害佛不成的提婆達多,  
也因為犯五逆重罪而有墮入地獄受苦的傳說。縱使這種傳說不一定是史實  
,然而從徒眾星散、害佛失敗、阿闍世的信任逐漸減低等情勢看來,提婆  
達多晚年之抑鬱以終,也是很可能的結局了。  
 
八、提婆達多之惡行
   提婆達多在佛典之中,是「惡人」的典型。他是以積聚惡行而名垂史  
冊的。其一生所造之惡行,除了「自命為新佛而從事破僧」一事之外,另  
有下列諸事:    
 
    第一件是唆使阿闍世太子篡位,乃使頻婆娑羅王被囚禁、終致自殺身  
亡。這一屬於宮闈中的人倫慘劇,兇手雖然是阿闍世,但是提婆達多仍然  
難脫教唆犯罪之嫌。    
 
    其次是最為佛教徒所詬病的害佛惡行。提婆達多在要求釋尊交出僧團  
領導權而遭斥責之後,即開始對釋尊心懷憎恨,並從事害佛逆行。依南北  
傳各種佛典所載,害佛惡行不祇一端,茲略述如次:  
 
    (一)刺客殺佛:在提婆達多與阿闍世關係最密切之時,曾經請阿闍  
世派遣多名刺客去暗殺釋尊。結果都被釋尊所感化而未果。      
 
    (二)推石壓佛:這事發生在王舍城外耆闍崛山上的欽婆羅夜叉石窟  
。當時,釋尊坐禪之後在石窟前經行。提婆達多夥同四位壯漢從山上推動  
大石頭要壓釋尊。結果,釋尊雖然未被大石頭壓到,但卻遭碎石擊傷足部  
而出血。  
 
    (三)狂象害佛:阿闍世王養有一頭兇猛無比的大象,名叫「守財象  
」(又譯護財象)。提婆達多買通那位負責訓練守財象的象師,要他在釋  
尊自耆闍崛山中進入王舍城時,放出狂象來踐踏釋尊。當狂象奔向釋尊時  
,比丘弟子們紛紛驚慌四散,只有阿難守在釋尊身旁。當時,釋尊以神通  
力(慈三昧力)馴服狂象,並未受到傷害。    
 
    (四)爪毒傷佛:提婆達多在數次害佛不成之後,以毒藥塗在指甲中  
,然後偽裝向釋尊懺悔,並趁隙以塗毒指甲抓向釋尊。沒想到非但未能傷  
害釋尊,反而使自己的十指擦傷而中毒。    
 
    (五)拋車擊佛:提婆達多命一工匠製造三輛可以自山上滾下的拋車  
,並僱用數百人將拋車拖上耆闍崛山上,藏在釋尊較常出入的地方。擬在  
釋尊出現時,即推下拋車以傷害釋尊。結果由於被僱用的數百人中途反悔  
,捨棄拋車,改變心意而離開該地,因此亦未傷及釋尊。  
 
    除了害佛惡行之外,相傳提婆達多也曾將蓮華色比丘尼毆打致死。在  
破僧事件的末期,阿闍世王對先前崇信提婆達多與排斥釋尊的行徑,逐漸  
後悔。於是他對提婆達多及其徒眾開始疏遠,供養的熱忱遠不如前。提婆  
達多懷疑個中關鍵,是由於蓮華色的挑撥離間。因此,有一次在王宮前遇  
到甫自宮中托缽出來的蓮華色,即對她斥責、毆打,終於使她重傷斃命。  
 
    另外還有一件較不合情理的傳說,謂提婆達多在害佛不成之後,曾經  
回到迦毘羅衛城宮中,想要娶耶輸陀羅為妻,結果失敗未果云云。這件傳  
說已被現代中外學術界的相關研究者所否定。因為耶輸陀羅這時已出家約  
二十年,年齡已屆七十左右的高齡,比提婆達多約年長三十歲。依情理推  
論,這件傳說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慈恩寺

       文/陳麗冬
   唐代長安的一座名剎──慈恩寺,現在知道的人或許已不多了。然而 
,這座寺卻是三歲娃兒都叫得出口的唐三藏──玄奘法師,長達二十年間 
埋首翻譯經書原典的重地之一。彼邦,一座同名的古寺,它們相互間沒有 
任何的關連,但是,是怎樣的因緣使得玄奘法師的供養塔會出現在那堙H 
 
    這座慈恩寺,位在琦玉縣的岩槻市,寺號華林山,屬於天台宗,是東 
觀音道場中的第十二座。 
 
    寺的緣起,傳奇有趣。 天長元年( 824 ),高僧慈覺大師,為了實 
現在東邊弘法的志願,在當時參訪的日光山上,迫切地大聲祈求:「東國 
堙A可以弘揚佛法的靈地,向我顯現吧!」。說罷,大師對著天空拋出一 
粒李子,突然,不知從那飛來一片紫雲立刻將李子捲起帶走。慈覺大師後 
來找到李子落降的地點,發現在一夜之間,李子不但抽枝發芽,長大成樹 
,並且盛開花朵,忙著結果。華林山之稱的典故由此而來。而為何又以慈 
恩寺命名呢?原來慈覺大師是留唐的學僧,曾經在長安的慈恩寺內受教學 
習,有感於兩邊的地形及環境十分地類似,才沿用相同的寺名。 
 
    慈恩寺內供奉的本尊是千手觀世音菩薩。原來的佛像是慈覺大師一手 
雕製而成;相傳,使用的佛木,是經由毗沙門天之指示才尋獲而得。遺憾 
的是這尊佛像已在一場大火中燒毀。目前,大殿內的千手觀世音菩薩是江 
戶初期的天海僧正從比叡山延曆寺(天台宗總本山)分請而來。 
 
    大殿(觀音堂)重新建於天保十四年間( 1843 ),厚重莊嚴,是座 
面闊十間,進深九間的宏偉建物。殿內的設計,精巧內心。以天花板為例 
,在格狀的空間內,佈滿花鳥、鳳凰等吉祥的圖案,下方週邊再襯以優雅 
的天人木刻雕飾,精彩奪目,令人歎賞。 
 
    從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之間是慈恩寺最為繁榮的階段。當盛時,境內 
三萬五千坪的面積,同時有六十六間之寺坊並存,規模之大,在當時關東 
地區的觀音道場中,首屈一指。目前,該寺的附近,仍有數家農戶保留當 
時寺坊的名稱。 
 
     1942 年,中、日戰爭對抗期間,日本軍高森部隊,在南京中華門外 
的金陵兵器廠中,無意間,掘出玄奘法師的靈骨。被視為重寶的頂骨舍利 
,後來分為四分,分別在南京、瀋陽、北平及日本的琦玉建塔供養。 
 
    玄奘法師的偉大貢獻在歷史中早有定論,中、外皆然。出自對法師的 
景仰崇慕,三藏遺骨的被帶離出境,在當時的戰況中,也是十分自然的人 
性反應。而因為三藏法師和長安慈恩寺之間那份深厚的因緣情誼,日本同 
名的該寺自是當仁不讓地作為造立供養塔的場所。 
 
    玄奘法師的供養塔位於慈恩寺東南方的小丘上。它是一座十五公尺高 
的十三層石塔,純淨的素色,一如法師完美、崇高的人格,不假任何修飾 
。法師的頂骨舍利妥善地置放在兩層的骨罈內;由印度式的水晶內甕及精 
細的合金外甕組合而成。整個骨罈深藏在塔心上端的中間部位,周圍的空 
隙則填滿了慈恩寺境內採掘出的玉石;每一粒玉石都書寫上一個「心經」 
上的字語…… 
 
    在日本,唱誦「心經」是觀音道場巡禮的必備儀式之一。作為「心經 
」原典的漢文翻譯者──玄奘,慈恩寺以玄奘的供養塔為傲為榮,並熱心 
地要求每位參訪者必到這位偉大的宗教導師前一拜,誦唱「心經」。 
 
    在台灣也有一座真正的玄奘供養塔。民國四十四年( 1955 ),應當 
局之請求,日本把玄奘法師的頂骨舍利,分了一塊奉還當時在台北的國民 
政府。湖光山色、風景秀麗的日月潭被選為當時建塔供養的最佳場所。 
 
    《金光明經》〈捨身品〉上說:「舍利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難可 
得,最上福田。」《般若經》也記載:「佛身及設利羅(舍利),皆由如 
是甚深般若波羅密多功德所熏修,故為一切世間天、人供養、恭敬、尊重 
、讚歎。」一場殘酷的戰爭,意外地帶來名僧的遺骨舍利。時空的一點, 
有人受戰禍橫害;時空的另一點,有人因舍利供奉中,心靈提升向上。法 
不可說,這或許是玄奘舍利出現的另一層意義吧! 
 

珍惜/葭茵

                                                   文/葭茵
   夜裡,又聽見鴻雁長鳴。沉沉的夜色,看不見是去、是回?這幾天氣 
溫極低,入夜奇寒;雁群若未北飛,只怕也不必白忙了!紐西蘭真正的冷 
,冷不過個把月,熬一下也就過了,不是嗎? 
 
    事實上,看了五年的雁群,的確發現有一些雁是不飛的;牠們散落在 
Dyers 路的沼澤邊, 日間飛到 Horseshoe 湖散 散步,不乏麵包與薯條 
佐餐,真是比遠渡重洋容易多了。 
 
    不知道這些不避寒的雁,是如何發現紐西蘭的冬不足以凍斃了牠們? 
是老?是病?是無意間地拖延而猛然驚醒時,寒冬已過;或是曾有那麼一 
隻有遠見的先知轉相通告? 
 
    更不知道那些每年循例遠飛的雁群,是暖暖的北太平洋在召喚牠們? 
或是放不下先祖代代相傳的習性?若有這麼一天,雁不再飛了;那麼,那 
堣~是牠們的故鄉?那堣~是牠們的家園?   
 
    告別親友尋找另一片樂土的我們呢?安定了嗎?鄉愁是否在心底輕輕 
地呼喚?遊子的心牽掛的是什麼呢?偶而,刺耳的電話鈴劃破寂靜的夜, 
心裡總是惶恐著不祥的打算。有道是「父母在,不遠遊」;按捺著忐忑的 
心拿起話筒,傳來的是舌頭打結的聲音:「你們那奡X點了?我們第二攤 
則煞!」   
 
    懷念嗎?也許放不下的是「情」字的牽扯,暖暖地召喚著。再回去嗎 
?卻覺得像看電影般的不真實!汲汲營營,忙忙碌碌,情緒隨股市擺盪, 
日子像陀螺般旋轉。生命不應該只是如此吧!歇口氣,犒賞一下自己吧! 
然而,當日子只剩得藍天白雲,紅花綠草時,竟又覺得是一種罪過──浪 
費生命。多麼難侍候的這顆心啊!難道我們也該像雁群般地一年復一年? 
  移民,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模式。從小我們學習著不斷地安排計畫── 
讀書計畫、寒假計畫、暑假計畫、成家計畫、創業計畫、置產計畫,乃至 
──計畫移民。縝密的計畫像一根無形的繩子,鞭策著自己,也束縛著自 
己;緊湊的生活像是與時間賽跑。一旦發現原來生活也可以這樣輕鬆,日 
子也可以這麼簡單;反而有點不安,有點慌。   
 
    移民,這個大搬家,也像是把一桶看似乾淨的水,用力這麼一;在餘 
波未平的同時,水底的雜質浮了上來。這才發現,原來在往日的忙碌中, 
有很多問題是潛在,而非不存在。但是既然已經了這麼一下,就好好地把 
雜質撈乾淨──夫妻間的、親子間的、人際間的、現實面的、精神面的… 
…。   
 
    移民,沒有改變的是什麼?我們愛比較的心,不服輸的心!更增加的 
是什麼?對孩子期望更高,對未來更迷惘?   
 
    午後的冬陽灑進來一屋子的溫暖,今年的冬特別短;幾番風雨,茶花 
已悄悄開放。驀然想起那詩偈: 
      鎮日尋春不見春, 
      芒鞋踏破嶺頭雲;    歸來笑拈梅花嗅, 
      春在枝頭已十分!
    是啊!在有限的生命中,我們追尋的是什麼?不正是那「得個歇腳處 
」的安頓嗎?   
 
    歲月本長,而忙者自促;天地本寬,而鄙者自隘。移民,且不論是誰 
要移、為誰而移;既來之,則安之;到處能安即是家。「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心頭上不掛閒事雖沒那麼容易,也沒那麼難。該放下的,讓它隨春雪 
般地融化;放不下的,就互相扶持好好地──珍惜! 
 

把握

                                                 文/黃子維
   時光的洪流分秒的在前進,帶走許多人,也帶走了一去不回的歲月。 
 俗話說:「寸金難買寸光陰」,不論你是男是女,是貴是賤,都不能 
留下你一生中的任何一秒。時間就像無數的小精靈,總是先和你繞個圈再 
離你而去。所以如何善用有限的時間,來完成你所需要、想要做的事,都 
是每個人所要思考的。    
 
    每個人的一生當中,總有日出和日落的時候。而國、高中時期,正是 
大家這一輩子最重要的日子;這時期的好壞,影響了未來的生活,行得正 
便步上了光明平坦之途。而如果行得歪,那便是走入了黑暗與罪惡的淵藪 
,一日比一日的更加不可自拔,那時就算你要浪子回頭,也可能為時已晚 
了。    
 
    懂得把握的人便容易成功。其實每個人可利用的資源都是有限的,「 
英雄不怕出身低」,只要你肯努力,就算你身無分文,也還有東山再起的 
機會。倘若你只會吃喝玩樂、不學無術,那就算你坐擁金山,也怕有流落 
街頭的一天。就像打牌一樣,誰比較能利用手上的牌,誰的勝算就比較大 
;所以,每個人都要努力學習各方面的知識與技能,才能學以致用,有所 
成功。 
 

§花藝欣賞

白百合

花語:聖潔和權利;復活與希望  
花型:直立型之變化  
花材:白百合、太陽花、康乃馨、彩紅的松縑B椰葉下垂雞冠、正木、滿  
      天星、玉羊齒、壽松、蛇木。  
    歐洲、美洲一些國家把白百合視為復合之象徵,並贈予再婚者,是希  
望他們像火鳳凰般再生,與星座和生肖聯繫起來。外國人士相信,白羊座  
的女性與白百合最配合,會帶來內心寧靜與喜悅;台灣有些人也相信生肖  
屬鼠的人,獲贈白百合便有福了。  
插序:1.以蛇木固定在花器上,而延伸了作品生動感。  
      2.上由白百合(潔白無瑕綻放著與下垂雞冠似水柔情的順流而下,  
        貫穿了作品的生命力。     
      3.當一支火紅般的太陽花,搖曳著站立在旁,似乎訴說著我也不賴  
        吧。  
      4.高雅的百合,配合著滿天星組群的素雅,凸顯無人能比的高傲、  
        潔白、生命力的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