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寺造像與楹聯

 ──與傳道法師對話錄之八

 

邱敏捷


  飯後與師父觀看寺媥蒤袢中u的大殿,殿廊壁上繪有「文殊騎獅子」、「普賢乘象王」的圖像。圖像是種象徵,是教育的載體,師父引用宋•釋禪惠悟後所說偈 :「文殊駕獅子,普賢跨象王;新來一個佛,騎馬也無妨。」(
清.通醉:《錦江禪燈》卷20,《禪宗全書》第28冊,頁682上)說明學習有道者不必執著這些外相;騎什麼不是那麼重要,內在精神的表現才是重點。

  師父又說:「三門第一殿所擺置之『降龍伏虎』,龍則代表貪念佔有慾,虎則代表瞋恨排他心;意在殷盼大家進出佛門,要對自我貪欲、瞋心的反省、調伏與淨化,進而從智興悲,普濟群生,身心
(正報)淨化,大地(依報)嚴淨,才是佛法核心思想的終極目標。」

  在釋迦牟尼佛時代,以迦葉、阿難為「智慧」與「慈悲」的代表,一在右,一在左,悲智雙運,自他淨化。在大乘經典中,文殊菩薩與普賢菩薩並為釋迦牟尼佛的兩大掠侍,前者尤以大智慧著稱。

  妙心寺大殿廊壁上所繪「文殊騎獅子」即其典型之圖像,而一般所作之「獅子吼」,意在「降伏」內外邪見、妄執。

  普賢菩薩是具足無量慈悲行願、普現於一切佛剎的大乘聖者,《法華經•勸發品》記載了普賢菩薩發心守護後世之持誦《法華經》者,其文云:

   
世尊,若後世後五百歲濁惡世中,比丘、比丘尼、優婆塞……讀誦者、書寫者,欲修習是《法華經》,於三七日中,應一心精進。滿三七日已,我當乘六牙白象,與無量菩薩而自圍繞,以一切眾生所喜見身,現其人前,而為說法。(《大正藏 》第9冊,頁61中)

  此為「普賢乘六牙象王」造像藝術之由來;而「六牙」則象徵菩薩之「六度」萬行,「白象
(王)」,則表彰大乘普利眾生而不望報之大悲願精神。

   一進妙心寺不二門,迎面的對聯為:「妙音圓成,法雨、慈雲登覺地;心鏡洞澈,悲深、智廣破迷天。」

  此乃師父所自撰而由書法家朱玖瑩書寫之,其書風有舒放自在之姿。

  師父說:「妙心寺柱子上的這些對聯,並不是每首都寫得很好。由此可見當時住持對佛法的了解與體認。」在師父帶領下,我們把妙心寺的牆上的對聯,大致巡禮一番,一一記下,聊供大家品評。

  大殿正中「楹柱」的對聯為書法家蘇子傑敬書,其聯云:「空有寂靜,廣度百億黎庶為教主;生滅自如,普施萬千法雨濟人天。」此所謂緣起有、自性空,一切法本自寂靜,不生不滅,然不礙廣度與普施之萬行。

  大殿兩側「楹柱」之對聯則分別是:「妙證寺莊嚴,一杵鐘敲人禮佛;心誠堂肅穆,五更鼓響士談禪。」以「人禮佛」對「士談禪」。「妙參淨覺,佛法無邊憑指引;心證真如,凡情有相悟虛空。」意謂凡情執相,佛法可指引眾生,妙參淨覺
、證悟空性。

  大殿「正門」中間對聯為書法家梁寒操敬書,其聯云:「妙諦色空原不貳;心經能所要俱忘。」此「妙諦」與《心經》相對,而「色空」與「能所」相對,闡述所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能所雙泯」之境界。其橫披為河北書法家張逸南拜書,其書云:「大法無畏,佛力中正世尊雄。」

  大殿兩邊門上之對聯,龍邊拱門的對聯是:「莊嚴三寶地,接引十方人。」虎邊拱門的對聯是:「境寂聞天籟,心空轉法輪。」

  殿內之對聯分別為:(一)河北書法家張逸南拜書,其聯云:「妙諦不二,非空非色成正覺;心體合一,無生無滅證菩提。」此處「非空非色」,即如《心經》所說「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體合一」,則似非佛教道理。

  (二)「妙智圓融,悲天憫地登覺海;心無空有,濟往超來起迷津。」此「心無空有」,指第一義諦離空有而絕待之境。

  (三)「妙諦通玄,止於意正;心華淨覺,其在寧一。」其「通玄」之「玄」為《老子》第一章所云「玄之又玄」之意;「意正」則是儒家「誠意正心」的道理 ;「寧一」,「一」即「道」也,即有《老子》第十章所云「載營魄抱一」之意。
 
  (四)「妙慧朗開,覺性澄明觀自在;心燈空寂,大智圓通證如來。」此「覺性」即「佛性」之謂。

  大殿兩旁的「懷恩堂」之對聯是:「請祖宗聽經,為真正孝子;延僧伽說法,是至上善人。」「功德堂」之對聯是:「功著禪林,樂善好施名不朽;德崇佛殿,酬恩配享位長生。」兩聯皆為書家翁榮以隸書所書。

  「祖堂」之對聯為書法家翁榮拜書,其聯引集《聖教序》句而成,書云:「引大海之法流,傳智燈之長燄;承至言於先聖,受真教於上賢。」

  此外,師父說:東廂「雲水堂」的對聯為虛雲老和尚所撰、書法家朱玖瑩所書 。其聯云:「肩膀磨穿,到此般般放下;草鞋踏破,從今步步登高。」說明放下人生所經歷的一切煩惱與有所得心,始悟「無功用行」,度如幻眾生而卷舒自如。其中,「草鞋踏破」脫自南宋夏元鼎
(?–1201?)「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之詩意,藉以呈現修證層次的提升、增明以臻任運自在無礙。

  「法緣堂」的對聯是師父集古德句而成,也是書法家朱玖瑩所書,其聯云:「 相談有僧皆佛印,往謁無客不東坡。」用的是「佛印禪師」與「蘇軾」交誼的典故 。

  「香積廚」左右門上的對聯也是書法家朱玖瑩所書,左門所謂「掃地焚香,清福已具;粗茶淡飯,樂天不憂」。師父說:「有地可掃,不是無殼蝸牛;可以焚香 ,宗教信仰自由。故雖粗茶淡飯,也可以無憂。」右門聯謂「三時造就人天供;六味調和般若香。」內側「庫房」對聯分別為:「愛惜常住物,如護眼中珠。」「楊岐燈盞明千古,寶壽生薑辣萬年。」以楊岐、寶壽兩位公私分明,高風亮節的古德典故,做為僧眾敬業惜物的典範。

  「五觀堂」聯句是「粥去飯來,莫把時光遮面目;鐘鳴板響,常將生死掛心頭 。」朱玖瑩書此禪宗古德警語集聯,惕勵行者莫等閒過日,須時常以自他淨化,解脫生死苦海為志責。書字雖是楷書,卻有行書筆意,方筆與圓筆互用,流動而暢通 ,使人感受到書家作書時灑脫豁達的味況!

  「法雨堂」對聯亦是書家朱玖瑩所書:「拾級同登,個堶極當下認;入門一笑,本來面目自家知。」頗富點撥機鋒禪味。

  「妙心幼稚園」對聯謂:「稚子常來,妙法啟蒙勤灌溉;絃歌不輟,心苗培育長良才。」此聯「妙心」園名,嵌入對聯之中,是師父所撰,期勉老師以妙法誠勤啟蒙稚子,暨用心培育良才為志責使命。書家朱玖瑩書寫此聯,用筆直率,天真自然,書法風格與內容的完美融合是其特色。

  西廂之對聯是:「悟境豁來翠竹舞,禪心靜處白雲閒。」

  「妙心圖書館」聯語謂:「一庭花發來知己;萬卷書開見古人。」師父說:「 好書如好花知己,既可賞心悅目,改變氣質;又能與古賢把手言歡,繼往開來。」此書結體橫扁,落筆、收筆皆圓,自然簡單,如盡棄楷書的技巧,全用古隸行筆,是書家朱玖瑩傳世作品之一!
(《朱玖瑩書法選集》,頁160)

  門牆寫上對聯是中國或臺灣佛寺的特色之一,這些對聯之詞句與書法,都出於名家之手,為佛寺增添書香,提升佛寺的宗教格調與文化氣息。

  妙心寺在玖公墨寶的氛圍中,更添加宗教與藝術之韻味。當然,還在於來來往往與佛有緣的僧俗,如何學佛所學,行佛所行,展現人間佛教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