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心雜誌 30
妙心法雨 1-10
1996722日講於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城


陳棄藥與尿療法


■主講:釋 傳 道
■整理:葉 雲 蘭


一、陳棄藥是甚麼

        陳棄藥,為佛陀開示修行者所依止的四種行法(「行四依」)之一(註1) ,又稱為殘藥、棄藥或腐爛藥。《十誦律》言:「依陳棄藥,比丘出家受具足,成比丘法」(註 2 )。 對於(行)四依法,當今的佛學泰斗──印順導師有著相當獨到中肯的見解:
        如佛說四依(四聖種),是出家者立下決心,作最艱苦的準備。出家依信眾而生活,不一定能四事具足;如遇到生活艱苦的時候,那是意料中事,能忍受艱苦,身心安定而不失道念(否則就退心了)。實際上,出家受(行)四依法,並不是一定非苦不可。所以不一定乞食,也可以受請;不一定糞掃衣,也可以受施衣;不一定樹下坐,也可以住房舍重閣;不一定陳棄藥,也可以食酥等(註 3 )
        所以,不論常行乞食,著糞掃衣,依樹下坐,或服陳棄藥,無非是釋尊為破除比丘,對於飲食、衣服、房舍臥具,以及醫藥──四事所生惡欲之對治,而非修此精苦的頭陀行即可解脫(註 4) 。釋尊是中道主義:楬櫫離苦、樂二邊執見,依三學八正道的中道而解脫的。
        陳棄藥,依《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濟緣記》云:「腐爛藥者,世所同棄而實可收,即大小便也。有本說云陳棄藥者,謂世間煮殘查滓可棄者,取重煮之,得療便止,何須問本」(註 5 )。
        由引文可知,古德對陳棄藥,素來有不同的兩種解釋:一說指為他人捨棄不用的藥物,如義淨在《南海寄歸內法傳》所謂:「四依陳棄之言,即是陳古所棄之藥」(註 6 )。 又如《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無垢性品〉云:「出家佛子於諸醫藥,不應貪著。若有病時,佗煎藥已所棄捨藥、訶梨毗梨及阿摩勒,取是等藥即應服之,乃至一生服所棄藥,於諸藥等常生知足,如是名為真實沙門」(註 7 )。 及至近代律師,也每於授戒時,將陳棄藥解說為過期腐壞,被丟棄之藥物或藥渣。
        另一說則指陳棄藥為排泄物(大小便),如上文所引,《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濟緣記》中所載。該書並釋之曰:「腐藥制中有二釋,初釋中,小便治勞,大便解熱,名黃龍湯」(註 8)。依日本學者加藤榮司所作的研究指出,在巴利律中,陳棄藥的巴利語形,係puti-mutta-bhesajja。 依 mutta 的詞性,雖可解釋為如義淨所言之「陳古所棄之藥」,但亦可將 mutta 看作是梵語 mutra (尿)的巴利語形,這種情況下,就可解釋為「腐尿藥」(初生之犢尿醱酵而作成之藥)。加藤先生言,一般(包括他自己)都支持後一種的解釋(註 9 )。
        我亦贊同陳棄藥即排泄物之說,理由有三:                                                                                                                

        其一、根據現代的醫學常識,吃了過期、甚至發霉的藥,病情當無益反害。
        其二、他人丟棄的藥渣,即使與自己的病症相似,料想其療效當亦十分有限,何況體質、病症不完全相同呢!
        其三、如藥物或藥渣與自己的病症不符,比方自己得的是肝病,卻撿了別人治肺病的藥來吃,後果不言可喻!  
        因此,我曾請教過印順導師,以及尼泊爾籍、泰國佛教大學畢業的護法法師,也都獲得了他們的認可。據護法法師所言,泰國還是集眾比丘尿,喝時加藥,並修不淨觀的。斯里蘭卡與尼泊爾的比丘,亦行此法。此外,日本學者加藤榮司特別指出,包括巴利律的英譯者 I.B. 荷娜女士也贊同此項見解,所以將陳棄藥英譯為 ammonia as a medicine,足證(行)四依法中的陳棄藥即為尿療法。

二、尿療法的歷史
        印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之一,其天文、醫學等早已發達,而尿療法在彼邦,也有四千多年、將近五千年的歷史;也就是說,釋迦牟尼佛在世時,印度早就有此療法了。所以,尿療法會為釋尊所引用,且載之於律典,亦不足為奇了。 
        在中國,尿療法有一千五百多年的歷史,這是隋唐期間,由於朝廷大量翻譯佛經,而一併東傳至中國的。中國本土宗教──道教,據說也有用童便當藥的。至於日本,尿療法推展迄今也七、八百年了,當初是從中國傳入, 由日本時宗始祖一遍上人 (1239-1289) 根據佛教律典「陳棄藥」而首倡的。他用兩種藥──溫泉療法與尿療法──醫治眾生的生理病;而以佛法醫治眾生的心理病,因此度了十幾萬人。
        在交通、資訊皆不發達的當時,能夠度十幾萬人是相當不得了的一件事!之後,尿療法在日本沉寂了一段時期,一直到現代,經過中尾良一醫師提倡,才又由日本回傳至台灣、中國大陸及美國等地。中尾先生是軍醫,二次大戰期間被派往東南亞,大戰末期,日軍兵疲彈竭,醫療、物資均告罄盡,當時在緬甸的傷兵因為無藥可用,雖曾採用了當地的土著療法,但效果不彰。後來中尾醫師想到一遍上人所提倡的尿療法,於是教傷兵喝自己的尿,並以尿擦拭傷口,結果有不少人不管是被毒蛇咬傷,或被槍彈所傷、傷口已潰爛的,甚至性病,竟都因此而痊癒。
        臨床經驗豐富的中尾醫師,又將尿療法所依據之原理、反應、療效,及臨床例證,結集成《奇蹟的尿療法》一系列著作。自中譯本出現之後,頓時帶動了台灣的尿療風氣,甚至形成了獨特的尿療一族。近六百名醫師、科學家並在今年( 1996 )四月間群聚印度,參加了全球首屆的自體尿療法會議,與會者並向已故印度總理德賽致敬。德賽享年九十九歲,他生前自言,每日喝一杯自己的尿養生,當時曾帶給世人不小的震撼!今日,全球各地相信尿療法的人越來越多,估計約有數百萬人熱中此道,也有越來越多見證者提出自己的治癒經過,例如德國電臺記者湯瑪斯就曾寫過三本尿療法的書。據報載,尿療法在德國十分風行,甚至有採用注射方式的
(註 10 )。

三、尿療法與生理關係   
        西醫對尿療分三派不同看法:一派是完全否定,既不想瞭解、也不願意求證;一派是抱持存疑態度,因為自己沒有做過臨床實驗,不知道有沒有效,這種是較具科學精神;再另外一派則是做過實驗,也研究過,知道尿療確具療效,雖不反對也不推廣。
        一般人從小就被灌輸:尿是骯髒的,尿是不衛生的!殊不知這實在是一種人云亦云、似是而非的觀念。也許大家不相信,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喝過自己的尿,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當我們還在媽媽的肚子裡頭,媽媽子宮裡的羊水,主要的成分即是尿液。

(一)尿之產生
        尿,又稱為回龍湯或黃龍湯,一般也叫回春水(與現在所稱的回春水不同);尿療法協會稱之為「生命之泉」,外國人也有稱為「黃金泉」的。當我們體內的血液流至最後一站──腎臟(我給它一個名稱叫多功能過濾器,它的過濾功能比 RO 逆滲透濾水器有過之而無不及),經過一層一層的過濾之後,再由腎臟流到膀胱,膀胱是個真空無菌的環境,所以剛排放出來的尿液是乾淨的(一般所謂的「尿毒症」,並非「尿」有「毒」,只是尿排不出去而形成病毒。如同水無毒,但不流動的水即成有毒的汙水一樣)。雖然腎臟、膀胱、尿道發炎者,及性病患者的尿液除外──不可以點眼睛,但是自己的尿,還是可以喝的;無菌的還可以當眼藥來點。

(二)尿療治病的原理
        我們知道,人體有自動將不需要的東西排出體外的功能,但這同時也流失了部分人體所需要的養分。當然我們繼續進食,即可補充身體所需,但是被排出來,已經分解成人體可直接吸收的養分,如果能夠將資源直接回收,不是更好嗎?資源回收之後,因為可以增強人體的免疫功能,增加抵抗力,所以喝尿可以治病。

(三)生理與心理狀態會影響尿液的味道
        如果身體太疲倦的話,尿液是苦的;發脾氣、鬧情緒,尿液是澀的;如果身體疲憊又情緒不佳,所排泄出來的,就是既苦又澀的「苦澀湯」,那就很難下嚥了。如果身心狀況都良好的話,排出來的尿液會香,我的經驗是:午休之後的尿是香甜的。由此可知,從尿液也可以察覺自己的身心狀況,進而調適之。

四、如何尿療

(一)飲食
        尿療族的飲食宜清淡,鹽、醬油少放,味精不要放(味精的原料由麵粉改為樹薯,再改成化學合成品,所以現在的味精最好不要吃,吃了容易掉頭髮)。調味料若攙太多,尿液喝起來就會五味雜陳。如果不僅僅保養,而是要治病,最好能夠素食。因為肉類在我們體內會酸化,排出的尿液不但味道難聞,而且療效低──因為肉類提供細菌養分,會加速繁殖。至於蔥蒜等五辛最好不吃,以免尿液味道發臭不敢喝。此外,要多喝水、多吃水果,尤其蕃茄和檸檬、葡萄柚要多吃。檸檬、葡萄柚可榨原汁,混合食用,不必再調水或加蜂蜜、糖等,而且最好趁新鮮喝完,因果汁放置超過十五分鐘,就會氧化變質。持續這樣食用一段期間,即可改變體質,更可治好各種化石。

(二)每日應喝多少尿量
  1.保養  
        只要喝每天早上或半夜起來那一泡即可。尿量如果很多的話,可去頭截尾,否則可全部回收。 但每次至少要 100 西西以上才具療效,常喝可預防感冒。若用來擦拭皮膚,不但可治療皮膚病,也可保持皮膚光滑細嫩。要注意尿液離開人體後,不要擱置太久,久了氧化會有尿臊味,所以最好不要超過十五分鐘。
  2.治病
        如果要治病的話,一天一次是不夠的,次數多寡端視病症及其輕重而定。最好能夠每次尿都喝,倒不必擔心每天全部回收會有副作用,因為我曾經試過,連續八年來,沒有任何不適的反應。

(三)容器的選擇
        最好用磁杯,其次為玻璃杯,再其次為塑膠杯。紙杯、保利龍杯、鋁杯儘可能不要用。因為紙杯表面塗上了一層蠟,若拿來裝尿液,尿酸會將蠟溶解;而保利龍杯與鋁杯,與尿液接觸會起化學反應,喝了反而有礙健康,對肝、腎、胃腸都不好。

(四)藥物依賴者
        對於已經長期服藥,而想改用尿療的人,最好不要馬上就停止服藥。應該逐漸由劑量或次數慢慢遞減,千萬不要一下子就停止服藥,否則會造成生理、心理兩方面的不適應。例如:原來每次要服用五顆藥丸的,可以先減為每次四顆,再來三顆、二顆、一顆,到最後完全不服藥。原先一天要服用五種不同藥丸的人,則可先減量或減次數,但種類不可少。減藥期間,佐以尿療,等到對尿療具有十足的信心了,即可完全停藥。另外,如果正接受放射線化療中,在化療之後的兩、三天內,最好多喝開水,暫停尿療,以便將殘留在體內的放射元素排出體外;之後仍然可以繼續尿療。

五、好轉反應
        尿療每個人的反應不一,像我的症狀比肝硬化還嚴重,尿療之後最初的反應是,連續腹瀉了五天,排泄物又臭又黑,覺得似乎要將積存在體內幾十年的污物,全部給排放出來一樣,精神、體力不但沒有因此退減,反而有種清爽的感覺。接著,皮膚開始浮腫、長瘡,而且潰爛後奇癢無比,於是去看了皮膚科。打了類固醇,也服了兩天的西藥,這期間因打類固醇而停止尿療,之後又恢復尿療;沒多久,老人斑、肝斑連皮膚都一起褪了。所以有什麼反應沒關係,這是好轉的徵兆,應該有信心地繼續服用。不要一聽到自己的反應與別人不同,就不敢繼續喝,這是很可惜的。因為每個人的體質、病症不同,所以喝了之後的反應當然不同。  
        此外,有一項值得一提的反應是:久年沉痾會表顯出來,這可以不管它,繼續尿療。假使症狀嚴重到無法忍受,可一面尿療,一面找以前幫你診治的醫生開藥,但服藥期間不要停止尿療,因尿液中所服藥的殘餘,只佔十分之一而已,所以無礙。這種好轉反應的情況,很快就會過去的。 
        以我個人為例,在二、三十年前,曾經摔壞脊椎,醫治了很久,仍不能久站。後來想,躺在床上也不是辦法,既然好不了,索性不管它了,就開始發願到處弘法,也自己做柔軟運動,久而久之,氣通了,漸漸就好起來了。所以我尿療的反應,除了前面提過的瀉肚子、皮膚長瘡發癢,之外就是全身疼痛,痛到連手指頭都碰觸不得,稍微一碰,就有如針刺一般,自知這是脊椎摔傷處的好轉反應,所以仍繼續尿療,過了一、二個星期之後,這個症狀也消失了。   
        因此,尿療之前一定要先對各種原理、反應有所瞭解,遇到狀況才不會害怕,也不致驚惶失措。出現好轉反應時,自己若因為不明就裡,反而斷然停止尿療,那最是可惜!其實這個反應,正是在告訴你:沉痾即將治癒啊!     
        我從一個比肝硬化還要嚴重的病患,依靠尿療,前後才經過一年半的時間,肝功能已經恢復正常了;三酸甘油酯的指數,也由原來的一千二百,降到四百八十。而且在尿療期間,到美國四十八天,就做了四十天的巡迴演講:從美東到美西,從美南到美北。唐醫師一直很關心我的身體狀況,也開了藥給我。藥是吃了,尿療也始終持續。演講圓滿回到台灣,二、三個星期後,又帶團到印度、尼泊爾朝聖(當時身任台南縣佛教會理事長),朝聖回來又帶團到香港大嶼山去爬山,都沒有什麼問題。

六、其他見證
        以上是個人的經驗談,其他經過我推介尿療而治癒的臨床見證,多得足以寫成一部專書,現在謹介紹幾位比較具代表性的療治實例,供大家參考。

        例一:有一位開過刀,也做過放射線治療,醫生宣告放棄的乳癌患者,她女兒因與在妙心幼稚園煮飯的媽媽很熟,就打電話來寺裡請求歸依。不料隔天又打來電話,說她母親已經沒辦法行走了,我說沒關係!我過去看她好了。為她授完歸依,並介紹她尿療試試看。結果,十天後可以下床走動,十五天後出院,又再活了三年。去年再度發病,她女兒打電話來請我去,我說不必去了,該說的、該做的都已經講完了,妳應該讓她安詳的走。她最後要走的時候很安詳,沒有痛苦。

        例二:另有一位八十幾歲,罹患肝癌的老先生,開刀之後發現癌細胞已經蔓延到腎臟等其他器官,無法切除了。他的子女帶他到寺裡來,我勸他尿療試試看。他說他排出的尿既濃又白,且帶血絲,他不敢喝。我告訴他沒關係,還是可以喝,如果真的不敢喝的話,可以加冰水。他回到家就先喝了一次,就寢前再喝一次,半夜醒來又喝了一次,此時尿液已轉為清澈,所以信心倍增,就一直持續尿療,後來又活了四年多才去世。去世之前,要他的子女請我過去,說他要走之前希望能和師父講講話。問他怕不怕死?他說:不會啦!交代完後事,隔天一早就走了。走的時候臉色紅潤,還面帶微笑,這是第二個實例。

        例三:這是一位肺癌患者,她照射鈷六十已經照到頭髮掉光,腰桿沒辦法直立了。而且她無法自動排泄,必須使用通便劑,已經通得整個肛門痛得不得了!她到妙心寺禮佛,告訴我醫生對她說:如果再發作的話,不必再去找他了。問她敢不敢喝尿,她說不要求能夠治好,只要能夠不痛苦的走,她願意嚐試。於是為她介紹了尿療的方法,她一回家就馬上試喝,才喝下肚,馬上就瀉肚子,不用再通便。繼續喝了沒多久,腰桿有力氣可以直立起來了,只是漸漸地全身浮腫,她女兒勸她不要喝,說她中毒了。她說:反正醫生已經宣判我沒救了。妳打電話到日本,叫妳弟弟過年之前趕緊回來,我會等到他回來才走。結果到過年前兩個星期,她走路已經不須仰賴拐杖,而且頭髮也長出來了。過年期間,她兒子陪著她一起來寺娷圻礡A乍看到她,也著實嚇了一跳。哇!老菩薩,妳怎麼好得這麼快呀!她說:是啊!這是我兒子,剛從日本回來,本來是為了見我最後一面,現在好了,他說要帶我回台北。我囑咐她:要繼續喝哦!她高興地說:當然嘍!                                                                                                                              

        例四:是一位糖尿病患者,她的腳已經爛到要做截肢手術了。她有個親戚,是妙心寺慈恩婦女會的會員,她來找我的時候,我告訴她,截肢如果無法根治,何不尿療並用尿浸泡看看。就教她喝尿且把尿倒進塑膠雨鞋裡穿著,經過一段時間的浸泡,患處腐爛的肉自動掉了下來,又長出新肉,現在已經好了。還有一個也是因為糖尿病,本來已經約好要到成大醫院做截肢了。前一天,他有個親戚在電視上看到我在推廣尿療,就跑到妙心寺來,問我像那種情形,尿療有沒有效?他說他那個親戚家境不太寬裕,做完截肢就無法謀生。我告訴他要有信心,有耐心,也要敢喝,才知道有沒有效。他回去之後,就勸他那位親戚試試看,因為相當嚴重,所以每日除了喝,還泡八個小時的尿,過沒多久,也好了。她原先雙腳爛到流膿,筋骨裸露!所以剛開始浸泡的時候,只要尿液裡有太多的膿,就換新的。可惜好了以後上台北,大魚大肉不知禁忌地亂吃,結果不小心去碰到玻璃,又潰爛了。由此可知,千萬不要以為痊癒了,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大吃特吃。

        例五:三天治癒燙傷的小朋友。我們妙心幼稚園有個中班的小朋友,她非常喜歡吃香蕉,父母親因為疼愛她,就每天讓她帶兩根香蕉到學校吃。有一次,她吃完了香蕉,就信手將香蕉皮丟到地上;正巧看到老師從那邊走過來,小孩子想跑過去跟老師撒撒嬌,不料竟一腳踩到自己丟的香蕉皮,整個人跌坐到一旁的熱紅茶桶堶悼h了!老師們可緊張了,趕快就照著急救常識上說的:「一脫,二沖,三送院」,這麼去處理。
        我知道這個消息時,她們已經在幫她沖水了,我心想這下糟了!沖水一定馬上起水泡的,以後送醫院,就是將水泡剪破、上藥,最後可能還要植皮,這下子,孩子可要吃足苦頭了。我連忙趕了過去,要她們老師趕快收集小朋友的尿液,交給我之後就各自回去照顧自己班上的小朋友。我先將她紅腫又起水泡的小屁股浸泡在尿液中,半個小時過後,刺痛消失,顏色也褪了些;我就一面講故事給她聽,一面要她趴在地板上,改以棉花沾尿液敷在燙傷處,乾了就換,熱了就換。至於水泡,我則用針線穿過它,讓線頭從四個對角露出來,一方面可以讓水泡裡頭的水流出去,一方面又可以讓尿液浸到傷處,這時候她已經恢復以往的活潑,和我又笑又鬧了,看著她紅通通的小屁股漸漸恢復正常的膚色,我再將水泡的表皮剪箇洞,繼續敷尿。
        她媽媽來接她的時候,我告訴她回去按照這樣再幫她敷尿,以後都不會留下疤痕;同時也讓她帶專敷燙傷的藥膏回家備用。過了三天,她來上學時,特地跑來告訴我,她痛痛的地方已經完全好了,起泡的皮層自動脫落,且沒有疤痕,這是又一個尿療的奇蹟功效。

        例六:脾腫瘤與子宮瘤經醫院醫療無效,後因尿療而痊癒。台南有一位女士,經某大醫院斷層檢查,說是很大的脾臟腫瘤,必須馬上住院開刀以免惡化!因為患者不願意開刀,遂改為藥劑治療,不料情況越來越嚴重!後來接受尿療,半年不到再去醫院檢查,不但腫瘤消失,脾臟功能也恢復正常,對人生又充滿了信心希望。  
        另外一位住在關廟的女信徒,經某大醫院檢查出子宮腫瘤,並且住院開刀;然而,複驗時,卻發現腫瘤怎麼還在呢?原來是烏龍醫生開錯刀,腫瘤根本沒拿掉!這位女信徒怕得不敢再開刀,改用藥劑亦告無效。之後我建議她尿療,六個月後再檢查,已經不藥而癒了。

        例七:台南有一位六十歲老人攝護腺腫大,經某醫院二次雷射手術失敗,雖置導尿管,卻為血塊塞住,不能導尿,因此膀胱脹滿,苦不堪言,群醫束手!我介紹其採用尿療法──喝他孫兒的尿,第二天,腫處消退尿液自然流出,可以不必再用導尿管了;尿療的第十天,就出院返家。

        例八:尿療治癒肝腫瘤。據這位五十來歲的女士敘述,主治醫師告訴她說:肝的主葉下長一顆約十公分的惡性腫瘤,既不能開刀,亦無法作放射線治療,只有用栓塞法了,後來作罷。我推薦她尿療法後,三個月複檢,腫瘤剩下八公分大;六個月剩下五公分大小;一年後腫瘤消失殆盡!

        例九:口腔舌癌,也被尿療征服了。阿蓮鄉下有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先生,因長期嚼檳榔,口腔與舌頭罹患癌症,經手術並做鈷六十治療無效,經本寺吳居士轉介尿療法,不到一年即已痊癒。此外,一位罹患牙周病者,與一位上下只剩幾顆搖搖欲墜的牙齒者,也因為尿療而復原,免掉拔牙之痛!

        例十:鼻咽癌、食道癌,尿療臨床治癒的實例。台南某醫院的外科醫生,罹患鼻咽癌,同事鼓勵他作放射線治療,後來糜爛得須要作人工食道灌食,經一記者轉介來寺,實行尿療兼以尿液灌洗鼻腔,三個月見效,一年痊癒。另外一位四十出頭的莊先生,罹患食道癌,經醫院施行放射治療罔效,醫生已下「病危」通知!我推薦他尿療法,躺下來,先含在嘴裡,讓尿液接觸患處,三分鐘後再吞下去;這樣連續三天,就可以喝水了;十天以後,就可以喝流質的東西;尿療十五天後即出院返家,現在已經完全痊癒,並且在工作了。

        例十一:尿療對於尿酸與運動傷痛,效果特快!台南楊先生,是一位藝術工作者,一日偕夫人來寺,談到現在已退休,闢一畫室專心創作;但近來常感尿酸過高,手指僵硬,有礙作畫,且因年輕時參加足球運動,腳踝受傷,隱隱作痛!經介紹尿療法,喝且浸泡患處,雙管齊下,不到一星期,纏身二十五年的病痛,消失無跡!楊先生還積極推廣,並撰寫痊癒病例,投稿尿療雜誌,真不愧是一位有心人!    
        此外還有信徒,已經七、八十歲了,手腳和臉上都長滿了許多老人斑,他(她)們知道尿療的功效之後,每天又喝又擦,三個月後,老人斑全部脫落。尿療對富貴手也很有效,妙心寺有位會計小姐,每次洗衣服都要大費周章,既擦藥膏又得戴上兩層手套;最後也因尿療、敷尿而治癒。相形之下香港腳算是小問題了,只要用尿擦拭患處即可痊癒,但是穿過的鞋子、襪子要更新,不要再穿有細菌的。灰指甲的治療就要一面喝一面浸泡了,治療後新長出來的指甲,就像嬰兒那麼新嫩。牛皮癬的療治法,也是要喝、擦二法兼施才行。還有,被「咬人狗」、「咬人貓」等植物碰觸到,或「虎頭蜂」螫到,蟻酸發生作用時,癢痛難當,擦擦尿液,酸鹼中和,就好了。如果嚴重的話,喝、浸齊施,立刻見效!愛美的女士,還有人用來擦皮膚當作保養品,這可是世上獨一無二、免費且無副作用的美容聖品!
        更值得一提的是,尿療不但可迅速治好惱人身心不寧的神經系統濾過性病毒(俗稱「飛(皮)蛇」,正名「背疽」);而且不會有如西醫痊癒二、三年後,觸按患處仍覺得硬痛的遺憾!  
        以上所提,凡是用來擦拭傷口、患處的尿液,不但不一定要新鮮的,甚至放置得愈久愈好,而且不必一定是自己的。因為氨有殺菌作用,放置愈久氨化越強,殺菌效果就越佳;不過,要當皮膚保養品用時,可要新鮮哦!

七、尿療無法醫治的幾種疾病
        雖然聽起來,尿療法似乎無病不克,但還是有令它束手無策的病症:一般例舉為骨折、脫臼、因摔傷而長骨刺的,以及先天性的器官缺陷、障礙;我再加上心理、精神方面的疾病,以上這幾種,是尿療法所無法醫治的。另外,已經在洗腎的人,目前還沒有人敢嚐試尿療是否有效,這就有待臨床實驗了。至於「愛滋病」,雖然已經有人實施尿療法,但尚無療效的數據發表出來。最後再次提醒各位:尿療期間最好素食,拒吃人工添加物,多喝開水,常吃蕃茄、檸檬、葡萄柚,如配合有機蔬菜的「生食療法」,有正確的宗教信仰,保持自信樂觀的心情,療效更佳!
註釋:
註 1:四依法有二種,一者法四依: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二者行四依:常乞食,樹下坐,糞掃衣,陳棄藥。此行四依法,又名四聖種,是出家行者正命的內容。 
註 2:《十誦律》卷二十一 ( 大正 23 . 156c)。
註 3:印順導師《華雨集》第三冊,頁25。
註 4:《大乘義章》卷十一;《四分律》卷三十五、卷四十八。
註 5:《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濟緣記》卷十七(卍續 64.896a) 。
註 6:《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三(大正54.225a)。
註 7:《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五〈無垢性品〉(大正3.314c);《摩訶僧祇律》卷二十三;《有部毗奈耶藥事》卷一;《俱舍論記》卷二十二;《四分律開宗記》卷七。
註 8:同註 5。
註 9:4.4.1994 日本學者加藤榮司致藍吉富教授書。
註 10:7.9.1996 紐約世界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