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佛出人間談如何學佛(上)

                                                                                            1990年6月14∼15日講于高雄佛教堂

                                      主講:釋傳道  整理:李新絨•謝杏熏

壹、前言

  古德曾說:「未成佛道,先結人緣。」若我們未結人緣,就要說法度眾生,

恐怕沒有多少人肯聽你的,所以平日就要廣結善緣。目前講經說法的法師居士很

多,但對於契合佛陀本懷的人間佛教認識幾分呢?撇開宗教師不談,一般佛教徒

對於佛是什麼,他怎麼發心、怎麼出現人間、怎麼成佛,以及如何度眾生,又有

幾分的了解呢?倘若我們不能掌握整體佛法的大義,而只專重在哪一本經典最好

,哪一個法門最快、最易,取一滴水就以為擁有整個大海,猶不自覺地沾沾自喜

,那無疑會陷佛法於窄淺異質化。

  有人宣揚地藏法門,就說地藏法門最好,拜地藏菩薩會發財。你如果告訴他

說:我們家供奉的是觀音菩薩,或是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他們就會要你將其

他的佛菩薩像請到旁邊去,地藏菩薩請到中間來。還會對你說:因為地藏菩薩的

願力大,如果家裡拜地藏菩薩,就不怕小偷來;即使來了,看到地藏菩薩,也不

敢偷東西。這真是一派胡言!不過,還是有人相信得很就是了。我們講經之前,

為何要稱念釋迦牟尼佛的聖號呢?因為不管哪一宗哪一派,如果沒有本師釋迦如

來為我們解說介紹,我們何由知道呢?飲水應當思源,所以我們禮敬十方一切諸

佛,更應該尊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我一向不大介紹經典,倒不是能力上的問題,而是認為應該先幫大家建立正

見,釐清觀念;所以今晚的講題定為:「從佛出人間談如何學佛」。學佛首先應

確立正確的觀念和方法,之後把握住大原則,別人怎麼說,自己才有是非判斷的

能力,所以「知見第一」。假使目標不明,動機不良,方法錯誤,縱使修行三十

年,照樣錯誤三十年;而觀念正確者就如同舌頭,一嚐到佛法,馬上就能得到法

益。觀念、方法錯誤的人如果講經弘法,聽眾有多少人,就等於誤導了多少人,

是功德無量或者罪過無量呢?這是一個問題,值得我們嚴正地省思。

貳、佛出人間

  一、諸佛世尊為何皆出人間

  釋迦牟尼佛出現在人間,他是歷史上確確實實存在過的人物。他不曾說自己

是宇宙的主宰,或是主宰之子,抑或是上天遣來的使者;反而不同於其他宗教的

教主,告訴弟子們:「我亦是人數」。他是人,我們也是人;他可以啟迷成悟,

轉凡成聖,我們按照他所教導的方法去修習,同樣可以悟證佛的境界。不以睥睨

群生的主宰者自居,不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凌駕一切,這是佛陀多麼親切、平實的

教授!

  佛為什麼出現人間呢?因為人類有三種特質,是其他五道眾生所比不上的:

一、憶念勝──人類能夠保存前人的經驗智慧,所以思考、推理的能力特別發達

。二、梵行勝──人類能夠克制自己,成就清淨無上的德行,這種道德力量是其

他動物所不能企及的。三、勤勇勝──人類可以為了既定的目標,忍苦忍難,全

力以赴,未達目的,絕不中止。這三種特質與儒家所說的智、仁、勇三達德相近

;若依此發揮至最高明、最極致,則為成佛的三德:智德、恩德、斷德。所以,

人是眾生中最可貴的,經中說諸天所嚮往的樂土是人間,太虛大師亦說「人圓即

佛成」,得生人間,該多麼值得慶喜!

  再就修行的環境而言,天堂太快樂,不知修行;地獄、餓鬼太痛苦,無法修

行;畜生的智慧不足,不利修行;阿修羅的嫉妒心太重,懷疑心太強,所以也不

適合修行;唯有人在五道(六道)之中,苦樂參半,居處上升與下墮的樞紐地位

,所以適合修行。而且不但釋迦佛出現在此人間,「諸佛世尊,皆出人間,非由

天而得也。」(《增一阿含經》)

  一般認為人死後是先下地獄,地獄埵陪蚋鉠台,要轉生人間或餓鬼、畜生

,都是到了那裡才再分出來的。這是個錯誤的觀念,事實上我們投生哪一道,端

賴自己在人間所造的行業,善業的力量大,則生善道;惡業的力量強,則墮惡趣

,這是鐵的事實,絕不由外在的主宰來判定我們上升或下墮。既生為人,既得聞

法,怎可不勵力行善,以保人身呢?

  經中常有一些警勉我們人身難得的句子,例如:北梁.曇無讖所譯的《大般

涅槃經》卷二十三(大正12,498c,-7f)說:「人身難得如優曇花」(印度的優

曇花,據說三千年才開花一次);又如實叉難陀所譯的《大方廣佛華嚴經》卷六

十四(大正10,346b,26f)說:「得人身難」;《梵網經》的序文有:「一失人

身,萬劫不復」的句子,均是說明得人身難的最好例證。

  另外,佛經上更有妙喻說得人身之機率,就如大海堛漯撬t,五百年才浮出

海面一次,海面上漂流著一塊木板,木板的中間有一孔,當牠浮出海面時,頭正

好穿過浮木孔;又如在須彌山下放置一根針,針尖朝上,然後將芝麻由山上往下

灑,這顆芝麻要不偏不倚地正好落在針尖上,這才是得生為人的機率。人身是這

樣的難得,豈可放任它在毫無意義中蹉跎過去!

  二、佛陀的出家與覺證

  了解了人身的難得,接著為大家介紹釋迦牟尼佛為何出家修行,以及他的悲

智願行。據說悉達多太子降生迦毘羅衛國時,阿私陀仙曾經預言:此子將來若不

成轉輪聖王,則會成為一個以法雨普潤眾生的佛陀。考諸當時迦毘羅衛國所面臨

,列強環伺的附庸國地位,悉達多太子若欲在政治上與列強一較短長,勢必要犧

牲他的子民來成就霸業,「一將功成萬骨枯」,這是他極不願意的事,於是他選

擇出家一途,以佛法真理來濟度普世的苦難眾生。

  引發悉達多太子出家的因緣,除了宿世的善根熏發之外,主要是出遊觀耕,

見到農民勞苦終日,卻不得溫飽;而眾生界一方面互相殘殺吞噉,一方面又遭受

到人類的驅使奴役。現實世間是這樣的苦迫不自由,反觀自己從小即在宮中享受

無盡的福樂,這偌大的不平等觸發了他潛藏的同體大悲心,覺得自己一刻都無法

再過這種沈溺五欲的生活。為了將自己與眾生徹底地從黑暗與苦痛的人間解脫出

來,於是發心出家去追求真理。

  出家後悉達多四處參訪明師,先後跟隨了兩位當時著名的外道老師修習禪定

,自己也曾修到非想非非想處天的境界;但即使如此深的定境,依舊無助於煩惱

生死的解脫。因此,他揚棄了它,轉而以極苦行來淬煉自己的意志,甚至日食一

麻一麥,骨瘦如柴;然亦無法使自己的心靈得到救贖。最後,他毅然決然地放棄

苦行,接受了牧女乳糜的供養;五位隨從均以為悉達多墮落而唾棄了他,於是他

來到菩提樹下打坐,並誓言「若不成正覺,誓不離此座」!終於在座中體悟緣起

中道正理,證得無上大菩提!

  中道──正法,既非苦樂的折中,亦非人事不知的苦樂不覺;而是覺苦覺樂

覺中道,苦時知道苦,樂時知道樂,且知苦樂是緣起無自性的,不厭不欣,不拒

不迎。《中阿含.拘樓瘦無諍經》上說:「莫求欲樂極下賤業,為凡夫行,是說

一邊。亦莫求自身苦行,至苦非聖行無義相應者,是說二邊。……離此二邊,則

有中道。」中道行是以正見──智慧為其眼目的,而其具體展現即為八正道的德

行生活,這也是其他宗教所以無法如佛教之修證解脫的差異點。

  佛陀的中道顯現在日常生活中。如《金剛經》上說:「爾時,世尊食時,著

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

足已,敷座而坐。」一般人總是將這一段輕易地看過去,其實這最難!為什麼?

因為佛陀不顯異惑眾,只是平凡得一如常人。他和弟子們一起平等托缽,施主供

養好的,他接受;供養粗食,他同樣接受,既不貪著,也不拒斥。在衣著方面,

有金縷袈裟穿,他無礙;只有糞掃衣穿,他也不挑剔。住的地方也如此,不管住

華屋豪宅或者山林樹下,一樣的坦然自在。不愛著是謂離貪心,不排斥是謂離瞋

恨心,清楚明白是謂離愚癡心,離貪瞋癡三種心,如實、如理、如分,則謂中道

  三、佛出人間的意義

  佛,是即人而成正覺的;佛所說的法,主要是為了化度人類,使人類向上勝

進,趣向菩提;僧,是常隨佛學的人間修行者。所以佛在人間,法與僧亦在人間

,這人間的佛、法、僧三寶觀,是我們應當首先確立的,因為這是「人間佛教」

、「人菩薩行」者之所本;否則,即容易落入天化與死鬼化的窠臼之中。

  誠如印順導師在其《印度之佛教》序文中所說:「釋尊之為教,有十方世界

而詳此土,立三世而重現在,志度一切有情而特以人類為本」──這此地、此時

、此人的關懷與淨化,無疑是佛出人間所給予我們最重大的啟示!

  世界是無量的,佛總以三千大千世界來涵蓋之,可見佛陀在二千多年前的宇

宙觀,早已凌駕當時,而毫不遜於現代。在無量無數的世界中,佛也曾應機地為

弟子們介紹東方阿磞礞g與藥師如來的琉璃世界,以及西方阿彌陀如來的極樂世

界;但佛為什麼要介紹他方淨土予此地的佛弟子呢?難道希望弟子們都往生至彼

佛國土,去享受現成的福樂與清淨莊嚴嗎?對部分心性怯懦的眾生,這或者是個

方便法門,但佛老人家的初衷畢竟希望弟子們效法諸佛願力,結合同願同行者,

齊心戮力來淨化此地,共創人間淨土。他以他的身教告訴我們:佛出人間,說的

是人可以懂的語言,所要教化關懷的是此土的人類,而非他方他界眾生,這是我

們應該深切確認的。

  佛說三世因果,著重的是今生、當下。有些人則拿佛教當招牌,專門以三世

因果來為人家看相,甚至有的相命先生還將佛像掛在屋子堙A自稱是菩薩相命,

這些都非佛教。那麼佛陀所說的三世是什麼呢?「世」是時間,是遷流不住的意

思,時間的特性就是有前後向,現在的前一秒就叫過去世,現在的次一秒就是未

來世,現在、過去、未來,即謂之「三世」。

  由此看來,一小時前的作為會影響現在,現在的行為也會對未來起著決定性

的作用;過去是因,現在是果,現在的行為又是未來的因,層層相扣,互相影響

。也就是說前前的因緣會影響後後的果報,而後後的果報是可以藉由現在的努力

而改變的──肯定現世行為的價值,佛法就是這樣予人以永不失望的光明。例如

各位現在來聽佛法,和在家裡沒聽佛法,對各位的影響當然不一樣;聽講的時候

是不是專心,有沒有成見,其影響也不一樣;因緣不同,當然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佛法所重視的既是當下,就應當要把握當下。過去不知把握、不求上進,沒

關係!從現在開始全力以赴,因為過去影響現在,現在影響未來,改造現在,即

是把握未來,所以未來是決定在自己此刻的心念與行為。不要常沉緬於過去如何

如何,一直活在往日的回憶之中,也是一種生命的浪費。有許多人是事過境遷了

,才懊悔地說:要是當時怎樣做就好了,但這已於事無補;有些人則滿懷壯志地

說:將來要如何發展、如何精進、如何學佛、如何布施,但現在如果不及時努力

,對將來又有何益呢?回憶過去,展望未來,若不知把握現在,到頭來是一場空

  志度一切有情,特以人類為本。從佛陀度一切眾生,但在人間成佛這一點看

,我們即不難明白:佛是以人類關懷為首要的;因為道德的質素是心,為惡行善

,端視有心無心。在五道眾生中,人的心力最強,所以居於上升下墮的關鍵;度

生解脫,亦由人而完成,「志度一切有情,特以人類為本」,其意在於此,絕不

是人類不度,而專事度動物或鬼神而已。

  常常有人問我,若是打死蚊子該如何超度?其實我們應該著眼在為人類服務

上,而不要一直在意蚊蟲;若見到會傳染登革熱的蚊子,我們不得不殺牠,也當

有勇氣承擔其後的業果報。有的人是自己不殺,卻將牠趕到別人家去,這是什麼

樣的佛教徒呢!設若度一切眾生而不分遠近緩急,就容易本末倒置,失去了佛在

人間的意義。釋迦佛出現在人間,他所宣說的十二因緣、四聖諦、八正道、六度

萬行……等等,均是適合我們人類的修證而說。唯人可以成賢成聖,唯人可以成

佛作祖,佛老人家所示現的,即是最好的明證。

  釋尊住世時,佛法僧三寶皆在人間;釋尊涅槃後,由於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

念,時空的距離摻雜了情感的因素,平實可親的佛陀漸漸演為無所不知,無所不

能的全知全能者,佛的樣貌是在佛弟子的懷念中變化了,真實人間的佛陀逐漸被

神化、天化了。我們或可從原始教典的《阿含經》中,尋得他老人家的真實身影

!例如有一次印度發生瘟疫,沒有人敢接近疫區,釋迦佛便領著弟子們親自去救

護那些病患,還教他們如何治療、如何改善環境衛生。不是像後世的佛弟子光念

念咒語,用大悲水灑一灑,而不實地去從事救災工作。

  佛不管去到哪裡,信眾都樂意供養他,佛常告訴他們說:你們供養諸比丘(

比丘尼),即是供養我。佛是從不以領導者自居的,也從不要求比別人得到更豐

厚的物質享受,僧團中向來是以利和同均的經濟平等原則共住,所以在家居士要

供養出家眾,請記得:千萬不要有差別心,也不要只供養有名氣的或自己的皈依

師父,應該平等布施;出家師父也該如此教育在家信徒才是。

  有一次,釋尊背痛,就請阿難為他敷設臥具,為了策勵大眾用功,他便命阿

難代說七覺支,自己躺下來休息一會。當阿難說到精進覺支的時候,釋尊再三地

問阿難說:「汝說精進耶?」然後告訴大眾說:「唯精進修習多修習,得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無上正等正覺)。」說著,釋尊就端身正坐起來,以其身教作為

示範。還有一次,釋尊從外面回來,正巧他的大弟子舍利弗在講經,他就站在門

邊,等舍利弗講完課才進去,這也是釋尊尊重法的表現。反觀現代人就不是這樣

了,小沙彌說法,沒人聽;小徒弟講經,沒人理會;說法時若有名人來了,還得

停下來為他鼓掌以示歡迎,這都是不尊重法,也不尊重演講者的行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