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台灣七日行之第五天

──參訪台南妙心寺.妙心文教大樓感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一段語重心長的剖白 畢生任重道遠的行持

──敬述傳道法師之開示精要及闡揚其對後學之深遠啟示

                                                                                                                               德福

  十二月二十八日,是我訪台的第五天。連日來,與眾師兄跟隨著師父慧瑩法

師,在昭慧法師、性廣法師與印純法師的陪同下,參訪多個與印順導師相關之道

場。雖風塵僕僕,但毫無倦容,且法喜充滿。每參訪一道場,在禮見大善知識之

際,心中的喜悅,實難言喻,尤其是有緣親近以佛陀正法弘傳、與導師思想延續

為首要任務的長輩,內心更是不期然地泛起了景仰之情!是日下午參訪妙心寺及

妙心文教大樓,住持傳道法師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法師舉止莊嚴、態度親切。他

的應機開示,內容精湛,可謂「字字珠璣,語語般若」。有幸親聆教誨,深覺獲

益良多,但真正最令我敬佩的,是法師那精誠踏實的踐履與勇於批判的精神。他

敢言敢說,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佛教的歧異現象,而他的文教事業,實為秉承導

師人間佛教的理念與特色而創辦的。法師的開示,令我們如沐春風,心想如此真

知卓見及不可多得的法語啟示,是應該與大眾共同分享的。因此,本文就傳道法

師之錄音帶談話內容,擇其重點述介,讓會友對法師及其言行有所認識,並藉此

機會略抒己見,共結法緣。現分下列數點介紹出來:

一、思想啟發與修學歷程

  傳道法師表示,在修學佛法的路程上,印順導師的思想影響他最為重大,至

少縮短十幾年的暗中摸索。法師是在民國五十三(1964)年出家的,於佛學院修

讀時,導師的著作還沒有結集成《妙雲集》,祇有少數單行本印製出版。那時,

導師的《印度之佛教》手抄本仍有影印傳閱,但並不容易取得。法師首先學淨土

,繼而學唯識,然後再習禪宗;但他發覺無論怎樣研習,似乎都與甚深法義猶隔

一層。在佛學院就讀時,有兩句話:「無始以來」以及「情與無情,同圓種智」

,令法師內心起了疑團。不是有始有終嗎?為什麼說「無始」?「情與無情,同

圓種智」,又是什麼意思?當時他曾向其他的法師、老師請教,但他們的解釋仍

未能使其釋疑。法師幽默地說:當然傳統中國佛教告訴他,是「業障深重」的緣

故,所以才聽不懂。其後,法師出家時間久了,對佛法的大義漸漸了解一些,才

覺得他們可能自己也不太懂得其中的意思吧!

  在學佛的路程上,法師也歷經了十幾年暗中摸索的階段。他不知道向誰請教

,祇嘗試著片段片段地去理解佛法。後來,他看到導師的著作《般若經講記》和

《性空學探源》等,才將所了解的佛法連貫起來,而融會貫通了。法師敘述:有

一天在穿衣時碰觸到手指,他終於打破了疑團,身心極為輕安,三天三夜間,每

一個毛細孔都感覺十分舒暢。甚至當別人罵他時,他都可以欣賞別人罵他時的神

情。法師說:他覺得罵人時,本就是那樣的表情,並沒有什麼不對!

  在佛學院與研究院就學的日子堙A法師用功最力的是《楞嚴經》,花費了相

當多的時間,因此傳統的分科判教他都有涉獵;但法師認為這類判教,對信仰實

踐而言,沒有多大助益,因為它祇是方便適應的時代產物,與佛教史實不盡相符

。真正在佛教發展方面來說,是應該從導師「三系」判攝之思想去了解的。

二、導師思想之簡介及中國佛教觀念之釐清

  接著,法師向我們講解導師三系(論)之特色。對於導師此項創見,法師十

分認同,讚仰不已!法師說:以三系──性空唯名、虛妄唯識和真常唯心來判攝

大乘佛法,釐清了佛教思想在時空流變的先後秩序,對後學有莫大的啟示。而其

立論精確,架構謹嚴,脈絡分明,可以幫助學佛行者,走出籠統思想的重重障蔽

,直「探其宗本,明其流變」;進而抉擇出有益於身心、國家,而適應於此時、

此地、此人的人間佛教的闡揚。

  有關佛法研究方面,導師是以「三法印」來作研究的,這也是破天荒的高明

創見!法師說:嚴格講起來,研究方法是兩法則:「諸行無常」和「諸法無我」

。至於「涅槃寂靜」,則是學佛者的根本意趣、終極目標,學佛者切勿忘記這個

終極目標──解脫生死,貪瞋癡等煩惱永滅。因為無常的緣故,任何制度都可能

改變,而修行方法、表達方式也同樣在息息流變的過程中。因此不能說前人可以

變,我們就不能變,這是導師依「諸行無常」法則而抉擇出來的結論。我們要注

意到佛教不同於其他宗教的特質、精神是甚麼?再把握住這特質和精神,以適應

不同的時、地、人。正因為每個時代、地區、文化背景不同,民族性不同,所以

既不可墨守成規,更不可捨離經論、或本末倒置!

  法師跟著談及「諸法無我」法則:諸法無我,「是緣起三法印的中心,是完

成學佛目的的樞紐」。這可從「人無我」和「法無我」兩方面來說明。「人無我

」,在研習佛法中,就是不固執自我的成見,離卻好惡之心去研習,本來是怎麼

樣,就還給它怎麼樣。導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堙A慈悲而鞭辟入埵a說:「

在研究一經一論時,切莫自作聰明,預存見解;也莫偏信古說,大翻註釋。最好

,在這一經一論的本身上去尋求解說,前後互相發明。若不能獲得明確的定義與

見解,再從與此經此論思想很接近的經論中去參考。如研究《般若》,可以參考

《思益》、《持世》、《無行》、《無盡意》等經;《中觀》、《智論》等論」

。這就好比患了眼病得找眼科,不能找跌打損傷的大夫醫治;害了頭痛,也不能

找婦產科醫師醫治,是同一道理。所以必須從思想體系相近的經論中去參究,才

能如實了解從眾緣和合的一體中,演為不同思想體系,乃至構成不同宗派的所以

然;進而抉擇其真實與方便、正常或病態。「如一時不能理解,這儘可由它不懂

,應該『多聞闕疑』,把它筆記下來,再慢慢的求參考。勿穿鑿附會,自以為然

!只要知道沒有懂,那將來見聞稍廣,一定會恍然明白,於無意中得之」。

  再從「法無我」的見地研究,導師說:「世間沒有獨立存在的東西,都與其

它的一切有關,在輾轉的相攝相拒中,成為現實的一切。所以一切法無我,唯是

相依相成的,眾緣和合的存在。一切法如此,佛法當然不能例外」。因此,各宗

各派的形成,都有其文化背景。「如中國的天臺宗,是以龍樹論意為中心的。在

這個基礎上,它融攝了北地的地論師與禪宗,南方的成論大乘與三論大乘,同時

又批判它。若離了這些──禪宗、地論師、成論師、三論師的思想,就是悟到三

智於一心中得,也不會有五時、八教、四悉、六即、一念三千的妙論。北地的地

論師,又在自己的根本思想上,取捨天臺的思想,成立賢首宗。天臺到荊溪以後

,漸漸引用《華嚴》、《起信》的教義,這才演成了山外派。這輾轉相關,不但

是異時的,內部的,也與同時的其他的學術,有著密切的關聯。這是無我諸法的

自它緣成」。

  法師說:中國人好簡,不重思考,也不喜歡太複雜的東西。在中國,太複雜

的學派不容易流行,例如唯識不流行,天台、華嚴也祇是流行一段時間而已。而

現時所看到的佛教界,又多是傾向「圓融」、「不二」的混沌不清,不敢批判和

不作思想上的反省,令法師慨歎不已!對於「圓融」,法師像導師一樣,是絕不

妥協的!法師說:導師有一個原則,是「無諍之辯」──無諍,不作無謂的人我

之諍,但是要辯明是非、真偽。道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中間是沒有模稜兩可

的。但是中國傳統文化是矇矓的、迷糊的,看得太清楚就不成,像呂澂,說得太

清楚,反惹來部分人的討厭拒斥,不祇是導師特別受「關心」而已。呂澂考證的

「楞嚴百偽」,付出了不少精力,仍改變不了中國傳統的思想信仰,佛教界也不

因為他逝世之後而有所變化。中國佛教徒還是特別喜歡這部真常唯心系的《楞嚴

經》,真正不可思議!

  法師在談及佛教普遍化的問題,他認為要普遍化,必須要通俗化,但切忌庸

俗化,更不可功利化、商業化!這一觀點,我們佛弟子是應該分辨清楚的。

  法師讚歎導師從不站在一宗一派的立場來看事物,而是站在整體佛法的觀點

來看。導師的思想,一般人不容易掌握和了解,也不容易相應。閱讀導師的著作

,要了解導師的思想,名利心重的看不下去;貪瞋癡強的也絕對不能相應。如果

以儒家精神來解釋導師的思想,亦掌握不到導師思想之特質;必須淡泊名利,以

平常心,依緣起正見的空無我慧、菩提心、大悲心相應,才能徹見導師為人為教

的悲智精神。

三、弘法利生事業之實踐

 (一)創建妙心文教大樓之宗旨及其設計特色

  法師指出:文教大樓剛剛於今('99)年十一月落成,外表十分簡單樸素。幾

十年來,妙心寺所推廣的是印順導師的人間佛教,包括大殿前廣場的石板鋪設工

程,也是按照人間佛教的理念而設計的。石板是用堅硬的越南火山岩石鋪設,像

鋼鐵一樣;種植之草皮圖案,從這一邊看是「人」字,從另邊看則是「入」字,

意思是「歡迎進來」。石板與草相間,剛柔互用,既可使雨水與地下水自然補充

、減少水患,又可綠化環境、淨化心靈。

  法師更清楚指出:導師的人間佛教精神,可歸類為三句話──此時、此地、

此人的關懷與淨化,著重點是人間淨土的完成,而不是往生他方世界的淨土。文

教大樓即由建築師特別設計,意將人間佛教的意涵──此時、此地、此人的關懷

和淨化帶出來,再加上菩薩的精神──忘己為人、盡其在我、任重致遠。初時,

建築師說這太抽象,後經法師精心構思,整個設計顯得很有特色。從大樓兩邊看

上去又像是佛的雙手,又好像蓮花的葉;中間是蓮花,上面卻是空的,沒有佛像

,亦沒有人物。法師表示:建設人間淨土,是期待彌勒菩薩早日下生人間,所以

期待大家共同來完成人間淨土。負責文教大樓工程之建築設計與品質監督,是法

師高雄讀書會的佛友,最難得的是他們義務參與工作,並未收取任何費用。整棟

大樓的設計很有意思,所呈現出來的是簡單樸素、實用大方,而不是金碧輝煌的

風貌。

 (二)輔導高雄讀書會佛友讀《妙雲集》

  法師說:高雄讀書會的佛友,每星期聚會一次,研讀導師之《妙雲集》;讀

後有心得或疑問便記下來,於星期六下午再作討論。大家討論時,任何人都可回

答或提出疑問。此讀書會有一主持人,負責把解決不來的疑問紀錄下來,傳真給

法師;法師再定時前往,解決他們的疑難。以這樣的形式來讀《妙雲集》,他(

她)們也已讀了十幾本了。法師並為他們上課,講解《成佛之道》、《學佛三要

》、《佛在人間》、《性空學探源》、《空之探究》及《唯識學探源》等。他們

是一群具有正信、正見的學佛者,而不是一般相信宿命、風水、或求感應的信仰

者。

 (三)成立人間佛教研修院

  法師表示:導師的學問,博大精深,不容易學。初時,他祇是為學生做一個

詮釋,深入淺出的作一個接引而已。等到他們讀通了,就鼓勵他們進一步自己從

事研究。因此,法師於妙心寺開辦了佛學院──人間佛教研修院。課程包括基礎

佛學課程,印順導師思想及著述,人間佛教相關著作與古今佛學名著選讀。現時

人數約八十人,希望培養「人間佛教」的生力軍,實踐人菩薩行,共同建設人間

淨土。一直以來,法師積極弘揚導師思想,故此,妙心寺的信眾,並不像其他一

般香火道場的信徒。

 (四)培育菩提幼苗.興辦幼稚教育

  妙心寺辦幼稚園教育至今已是第二十五屆了,是全台灣數一數二優秀、出色

的幼稚園。從教室對聯:「稚子常來,妙法啟蒙勤灌溉;絃歌不輟,心苗培育長

良才。」即不難看出辦學者的用心期待與精神所在。目前園內實施小班制(十五

人一班,一位老師一位助教),上課時分齡教育,下課後混齡遊戲,採家園式親

子倫理教育,充滿家庭的溫馨氛圍。沒有圍牆的活動開放式隔間,彼此互動而不

相擾,寓教於樂而能相助。身教言教並重,將教育真正落實在日常生活中,養成

良好的習慣,能致潛移默化,是該園教育的最大特色。

  妙心寺的幼兒教育,是採用故事形式來啟發學生。佛教故事很多,但不能照

本直說,而必須口語化、兒語化,所以教師先要受過訓練。法師還指出:作為一

個佛教徒,理解佛教道理是先決的條件。如果不了解佛教義理,祇憑一股熱情是

不夠的,因為說出來的話、表現出來的行為容易變質。因此,法師慨歎培訓這類

師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五)舉辦藝文活動.推行社區教育

  法師提及:推行人間佛教,是可以在社區落實,並與社區文化相結合的。在

社區教育方面,妙心寺辦得相當早,已有十多年的時間。每週每日都辦有各項活

動,諸如花藝設計、國樂、合唱、健身瑜伽、書法、讀書會,以及遴請各行各業

的學者專家作專題講座。很多學者專家,都樂意前往妙心寺演講,因為肯定妙心

寺長期以來對社區關懷,對人群奉獻。寺裡並設立有聲圖書館,以推廣教育,提

升生活品質,淨化心靈為目標。

  此外,法師為美化環境、淨化心靈,經常宣導佛教環保教育,意將放生提升

為環境保護、生態保育的層次,使依報(環境)、正報(生命)莊嚴,生界得以

和樂共生。同時,法師還結合了藝文界,舉辦書法、繪畫、雕塑、文物等展覽,

並編印成冊,以饗同好。

 (六)出版妙心雜誌與《印順.呂澂佛學辭典》

  妙心寺每月出版妙心雜誌月刊,內容除經常介紹各種社區教育活動之外,是

以推介人間佛教為其職責的。

  法師最後結語說:導師孤高卓絕的特見,多為前人所未有,故於 1994年出版

了以導師等學者專家為主的工具書──《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現在又準備出版

《印順.呂澂佛學辭典》一書,目前已在編印校對中,預計明年出版(按:該書

今已出版)。

                                       ※    ※    ※

  在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堙A傳道法師就這樣輕描淡寫地講述他對佛法的體悟

及踏實的行踐。聆聽法師法音後,內心不覺肅然起敬,感受良多,油然生起強烈

的共鳴與無限的迴響。尤其是當聽見法師說:「看導師的著作,名利心重的看不

下去,貪瞋癡強的不能相應」,很有同感。重名利的人那能欣賞導師的思想言行

,貪瞋癡強的更無法體會呢!的確,導師的思想不容易為世俗人所了解,要透徹

理解亦非要下一番苦功不可,這唯有從聞思修三慧學之次第修學中,淡泊名利心

,對治貪瞋癡,才有機會轉化過來。

  法師除了給我們慈悲開示外,還帶領我們逐層參觀文教大樓,包括妙心幼稚

園和人間佛教研修院、文物展覽室。在參觀幼稚園時,看到了活潑可愛的孩童,

真替他們高興。幼苗的培育工作是何等重要!他們在這樣純正的環境下,得到悉

心栽培與教育,人格成長定必趨向高尚,心靈品質也定能提昇。文教大樓的落成

啟用,正象徵著導師人間佛教的落實。大樓內牆壁上掛了一些字畫,其中有兩幅

給我的印象很深,是這樣寫的:「真正的偉大在於平凡,真正的智慧在於虛心,

真正的力量,在於謙和」。「愚昧之人錯過機會,聰明之人抓住機會,智慧之人

創造機會」。這些精警的語句,是可作為我們前進的原動力和修行路上的座右銘

的。
  對於法師的雄厚魄力及領導才能,深深感覺到這與菩薩的願行無異,其使命

感值得我們表揚與效法。法師言行一致,辯才無礙,他本著導師一貫的精神──

為佛教為眾生而作出無私的奉獻,肩負薪火相傳的責任。在法門龐雜、異說紛紜

的現實世間堙A其難行之處是可以理解得到的。但法師能耐地克服所有困難,樹

立人間菩薩的典範,給了我們深遠的啟示,亦留給我們無限的鼓舞與省思。

  反觀現時身處澳洲的我,本也是希望將導師思想廣泛弘傳。無奈自己根鈍慧

淺,沒有多大能力,內修外弘兩方面,毫無成績可言,像在課堂上交白卷一樣。

況且知音難遇,有說不出的孤獨感。思前想後,心情難免起伏不已!因此,時常

還需要自我勉勵、舒解及鞭策,以導師法語──「忘己為人、盡其在我、任重致

遠」為鑑,本著「祇問耕耘,不問收穫」的精神來做事,無愧於心,便將心情平

伏下來。此生此世,能夠有緣認識和學習導師深如大海的智慧,心靈深處,正在

慶幸著,總覺得這是殊勝的福緣。我是應該知遇知恩、感恩報恩的,還能不即知

即行,勇往直前嗎?世間事是從來沒有圓滿的,盡了能夠盡到的責任,應該是無

所罣礙了。未來的歲月堙A我會更加策勵自己,善用因緣,並在世間法不斷的磨

練中,堅固菩提種子,生活會是何等充實,生命將呈現無限光輝。祈願所有同願

同行的人,互勵互勉,一起向前邁進!

                                        (本文轉載自香港妙華會訊,二○○○年六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