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菩薩行者──印順導師(上)

主講:釋傳道   時間:89.4.6  地點:嘉義妙雲講堂

壹、前言

  各位菩薩,大家晚安!傳道長期秉受印公導師的法乳深恩,時時沐浴在法喜

之中,深覺無以回報。而今欣逢導師九五嵩壽,又值妙雲講堂落成,個人十分榮

幸忝為這次弘法祝壽活動的第一位開講者,在此先行感謝慧理法師、常光法師,

給我這個機會與大家見面。

  記得十五年前,為紀念導師八十壽誕,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的總編輯藍

吉富教授,編了一本《印順導師的思想與學問》,來為導師祝壽。當時,藍教授

向我邀稿,自忖對於演講方面比較駕輕就熟,提筆為文的機會較少,不得已只好

拖了。便對藍教授說:「沒辦法啦!我既不是導師的學生,也不是導師的徒弟,

更不是法子,憑什麼資格去寫!」後來,藍教授對我講了一席話,他說:「印順

導師的貢獻是整體佛教,是全面性的;凡是佛教徒,只要讀過導師的書,就有責

任將之介紹、推廣出去,這是報恩,也是責任!」這下自己可無法推辭了,可是

當時正準備著出國,藍教授說:「沒關係!等你出國回來才截稿。」就這樣,在

十五年前,寫了一篇感念導師的文章──「記一位平實的長老」。今晚的演講內

容,大抵會引用該文來作介紹。

貳、從菩薩三階談人菩薩行者的可貴處

  一談到修菩薩行,多數人的心裡就膽怯了,總是想:學菩薩?我沒那本事!

你們去學吧!等到學有所成了,再來度我。我戲稱那是得了「狹心症」,心量不

夠廣大!不敢發大心,又怎能如佛一般成就無上菩提呢?其實,菩薩並不都是高

來高去,神通變化的。從人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一直到圓滿佛果為止,菩薩道

的完整歷程,可分為三個階段:最高位階的「佛菩薩」,已證得大乘甚深功德,

快要成佛,但仍是菩薩位。龍樹菩薩將之比喻為八月十四夜的月亮,譬如觀音、

勢至、文殊、普賢等大菩薩;這些一生補處的菩薩,即是等覺菩薩。對凡夫而言

,那樣的境界似乎可望而不可及。

  其次是賢聖菩薩,包括十住、十行、十回向──三賢位菩薩,以及初地至八

地(或十地)的聖位菩薩。這一階段的菩薩非常不簡單,他們不但對道理的了解

非常精深,而且信心皆已不退,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眾生,而不為一己之私!我

們現在當然還無法達到那麼高的境界。最初階是凡夫菩薩,又名十信位菩薩──

十善菩薩:這是由人初發菩提心,學修十善行,正在修學信心、培養悲心階段的

菩薩。但我們可別小看他哦!印公導師即拈出人菩薩行,為人間佛教的精神所本

。所以學佛必得由初學的凡夫菩薩,經歷久學,次第勝進成為大菩薩,最後福慧

圓滿而成佛。這由人,而菩薩,而佛的人間佛教──人菩薩行,不但是佛出人間

的真義,亦是印公導師畢生所弘揚的。

 一、人菩薩行者的感人處──具煩惱身的確認

  以凡夫身學修菩薩行的人菩薩行者,印公導師將其特色歸納為兩點,首先是

具煩惱身,但正信、正見具足。凡夫菩薩雖然還未斷除煩惱,但對佛法大義已有

正確的體認,所以他自己一方面修學菩薩行,一方面也攝度眾生向於佛道。他知

道自己還有煩惱,還有貪瞋痴,所以不會開口說開悟,閉口說放光!或者放不了

光,還在後面加裝了雷射光!台北就有一位為了想放光,而跟隨某某大師求法的

;結果仍然無法如其所願,於是將彩色紙貼在日光燈表面,置於座下,並吸食迷

幻藥,好讓自己感覺有光。這種人基本上連學佛的目標,正信正見都未建立,遑

論開悟解脫!

  所以凡夫菩薩很可貴又很感人的一點,就是「不誇高大,不眩神奇」,「不

裝腔作勢」,「不索隱行怪」!而能謙卑就下,認分、守分、盡分,老老實實地

修學,這一點是很重要的。一般人學佛往往都不從基礎學起,就如同要蓋三層樓

的建築,竟然連地基也不要,鋼筋也省了,就妄想直接蓋第三層樓!還說在半空

中比較涼快,比較省錢!這真是匪夷所思!

  相較於時下一些自稱活佛轉世、觀音化身、預言災劫等等宗教異象的層出不

窮,正突顯印公導師所標舉的人間佛教,人菩薩行者清新、感人的風範!而導師

自身,即活脫脫是一位人間菩薩行者。凡是接觸過導師的,見過一次面的也好、

二次面也罷;長期親炙導師的也好、短期的也罷,咸能感受到老人家那種自然、

恬澹,而毫無一絲的矯揉造作!有一次,我帶信徒去參謁導師,信徒要求與導師

合影留念,他告訴我們:老了!皮膚都皺了!還把皮拉起好高給我們看。我說:

是啊!本師世尊活到八十歲,他老來皮膚也一樣皺了,您老人家都九十幾歲,當

然要皺嘛!說著說著,他自己就開心地笑了起來,所以他不會故作態。

  反觀現在的佛教界,倒充斥著誇示神奇,賣弄神祕之徒!舉例來說,有一位

就是每講到最後一節課,就將電燈熄滅,留盞小燈,然後要學員們「放輕鬆、放

輕鬆……」,將眼睛閉起來,看看我們的前生今世,「啊!原來我就是觀世音菩

薩化身。」另外一個主持人就講:「原來我是文殊菩薩化身!」不少人還信以為

真呢!可是去參加的人,有的回來卻精神失常!因為他告訴人家:「妳丈夫是妳

前生的父親」,要不然就說:「你老婆前生是你老媽」。哇!這下可慘兮兮了!

回去之後,整個倫常都錯亂了,請問他要怎麼活下去?

  佛教講因果不是用來看前世今生的,所謂三世因果,「世」是時間,現在世

是指現在的時間;現在這一秒鐘以前,都是過去的時間,也就是過去世。現在的

次一秒以後,就是未來的時間,也就是未來世。過去造作的一切會影響現在,現

在努力與否會影響未來,所以要把握現在;因為現在是過去的推移,未來是現在

的延伸。活在當下,把握當下,這才是佛教的因果觀。不是講別人的太太,是他

前生的太太;別人的丈夫,又是誰前世的丈夫,這是哪門子的因果觀!還有的說

他如果在哪個地方,那個地方就不會地震的,真是千奇百怪,無奇不有!所以信

仰宗教要審慎思辨抉擇,親近善知識,依法不依人而修學,才不會為邪師所害!

 二、人菩薩行者的最感人處──悲心殷切的強調

  凡夫菩薩──人菩薩行者的第二點特色,就是悲心殷切,「不為自己求安樂

,但願眾生得離苦」。為了度眾生,怕自己的學問不夠,解釋不善巧,所以認真

求學問。眾生需要的,我沒有能力付出,所以我認真去修學;一切均以眾生的利

益為前提──儘管帶了點個人色彩,但發心動機就不相同!包括修養自己,都是

為了教化眾生。假使我們的修養很差、脾氣很壞,那要如何教人?難道就用我們

那一套很會發脾氣、很會貪心去教人?這大家都會嘛!所以修養不是為自己,是

為了眾生,這就是凡夫菩薩悲心增上的表現。

  印順導師為我們開示說:「初發菩薩心的,必有宏偉超邁的氣概」!什麼是

「宏偉超邁的氣概」?其具體內容,就是「利他為重」,決不「急於了生死」。

所以在《佛在人間》〈人間佛教要略〉文中,印老沈痛地警告說:「菩薩以利他

為重,如還是一般人那樣的急於了生死,對利他事業漠不關心,那無論他的信心

怎樣堅固,行持怎樣精進,決非菩薩種姓。」彌勒菩薩為什麼不修深禪定、不斷

盡煩惱?因為若斷盡煩惱則易偏趣獨善涅槃,與悲心相左;何況今既已具性空見

──正見具足,體解生死、涅槃如幻如化,要修要斷都不成問題。然菩薩在悲心

利他的策發下,反而急急去教化眾生,不再造業受苦;個人生死,早置之度外!

  饒是如此,有人還會懷疑:凡夫菩薩雖修而未證,他所講的方法正確嗎?試

舉一例來說明:像阿難尊者的兄長提婆達多,本來想請釋尊教他神通,但為釋尊

所拒;請教別的阿羅漢,也同樣被拒絕了。因為他們有神通,看出提婆達多的動

機不純,所以不願成就他的惡業。最後,他轉向阿難求助,當時阿難尚未開悟哦

!他心想:自己的兄弟嘛!他也是很認真啊!於是就按照從佛陀所聽聞來的方法

教他。提婆達多照這樣去學,果然修得了神通,這是一例。

 三、龍樹菩薩所說修行的三種根性

  1.下根人「但為自度故行善法」:這是聲聞乘的根性,著重在個己的修證解

脫。

  2. 中根人「自為亦為他行善法」:自己行善,也勸人行善,自度也度他──

龍樹菩薩判為「雜行」,嚴格說來不是真正的菩薩。

  3. 上根人「但為他人故行善法」:導師所說的凡夫菩薩屬之。

  在修學佛法的歷程上,導師慈示:「專重信願,與一般神教相近。專重修證

,必定墮落小乘。初發菩提心的,除正信正見以外,力行十善的利他事業,以護

持佛法,救度眾生為重。」「未能自度先度他,菩薩是故初發心」,這就是導師

所舉揚,由人而學習菩薩行,修學圓滿而成佛的「人間佛教」──人菩薩行。由

此以觀,導師不正是龍樹菩薩所讚歎的上根菩薩嗎!而其一生行誼,更是人間菩

薩的最佳典範。

參、人菩薩行者的活水源頭

 一、體悟緣起性空的依待性

  現在的佛教徒多數被教導「趕快念佛往生西方」,「趕快修證了生死」;否

則失了正念,墮落了怎麼辦?可是「人間佛教」的人菩薩行者,卻願意在煩惱生

死當中,發願生生世世來度眾生,這是為什麼?其活水源頭為何?這主要源自菩

薩行者對於緣起性空的體解。「學發菩提心的,勝解一切法──身心、自他、依

正,都是輾轉的緣起法;了知自他相依,而性相畢竟空。」正因為緣起性空,所

以一切是彼此相關而互相依待,包括社會、家國與自然生態,無不與我們唇齒相

依、休戚與共,而且都對我們有恩。由此,即湧現感恩、報恩的心,所以佛教的

人生觀,即互助的人生觀、無我的人生觀、感恩報恩的人生觀。

 二、體悟緣起性空的平等性

  既然緣起性空,法法無我,一切萬物何所謂孰重孰輕,孰主孰客呢?所以人

間菩薩行者「依據即空而有的緣起慧,引起平等普利一切的利他悲願」,這就是

因為透視了緣起的平等性,而興起的同體悲、無緣慈。既是同體的,自然應該無

條件(「緣」是條件的意思)的奉獻,菩薩行者拔苦與樂,等視一切眾生的慈悲

心於焉滋長。

  在生態界有一句名言說道:「今日的鳥類,明日的人類」。這是說生態環境

破壞了,空氣河川汙染了,動植物無法存活,我們人類也是不能倖免的!菩薩行

者之所以除了成熟眾生之外,更要莊嚴國土,其道理就在於此。這一龐大的嚴土

熟生事業,菩薩行者發願生生世世常行,其動力就來自於以上所述,對於緣起性

空的體悟。因為了知生死煩惱的如幻如化,涅槃解脫亦復如幻如化,所以他「不

厭生死,不住(貪著)涅槃」。即使偶爾因為造了惡業而墮落,但因為自己正見

具足,而且常行善法,所以受苦的時間很短暫。佛經上稱作「拍球地獄」,就像

球拍下去,一著地後馬上彈起來一樣。《雜阿含經》上也說:「假使有世間,正

見增上者,雖復百千生,終不墮惡趣。」可知佛法正見──性空見.緣起慧,正

是菩薩行者得以頭出頭沒地流轉生死的利器。

  唐.慧沼法師的《勸發菩提心集》,是依據《瑜伽師地論》裡整個菩薩行的

內容而寫就的。裡頭就有一段因緣說道:一位長相莊嚴,而且已證阿羅漢的比丘

尼,有一次要度化一名女眾,卻為對方所拒。她的理由是:「佛教的道理很好啊

!我也很想要修行;不過我很漂亮,也很年輕,還想結一段好姻緣。」阿羅漢比

丘尼聞言,就勸對方說:「生命無常啊!還是趕緊來修行吧!不一定要等到年紀

老大。」那位小姐仍然猶疑難決:「萬一我出家修行後,見到自己喜歡的人,守

不住戒,那該怎麼辦?」阿羅漢比丘尼就回答她說:「重要的是妳已經在修行了

,萬一真守不住戒,那犯了就犯了,墮地獄就墮地獄吧!因為自己向來善業做得

多,惡業造得少;而且妳已發了菩提願,惡業受完,善業成熟,自然可以再在佛

法中修行度眾生。我以前也是這樣的,因為把持不住而墮落,但現在已經證了阿

羅漢。」由此可知以凡夫身修菩薩行,儘管可能退墮,但只要時時在佛法的修習

中增長正見,培養悲心願力,自能漸漸向三賢位菩薩升進。

  我從民國四十六年接觸佛教起,四十七年歸依後,就想要出家,所以我很認

真地觀察那些高僧大德,一心想要找尋值得親近學習的典範。出家以後,自己又

慢慢摸索,內心上仍有很多解不開的疑惑。稍有體會以後,還是沒有人指導,一

直到看了印順導師的著作,才恍然驚歎:啊!怎麼有這樣的人間菩薩!這近三十

年來,浸淫在導師著作的法喜之中,內心始終只有滿滿的感恩。

  常覺得別人在我們面前的讚歎,不一定真;在我們背後的誇獎,也不一定真

。但一個人如果死後五年、十年,人家還在誇讚,這就不得了!像釋迦牟尼佛,

二千多年後的今天,還受到全世界這麼多人的信敬推崇,那真是絕無僅有的!我

相信導師不止一百年後,幾千年後的佛教徒,只要讀到他的著作,一定還是感佩

得五體投地。以下,就為大家介紹這位人間菩薩行者──印順導師。

肆、師法人間菩薩行者──印公導師

  中國佛教近幾百年來,導師是對緣起性空思想真正透徹的第一人,他在佛教

學術上的貢獻,深獲國際學者的肯定與讚揚;而在佛法的抉擇與判攝上,也留給

後人十分珍貴的智慧財產。有些學者看著導師的著作,不禁慨歎:即使窮畢生之

力,亦無法及得上導師思想的精闢與圓熟!導師以一個七個月出生的早產兒,一

生體弱多病,卻完成了一般身強體健者所難以望其項背的諸多佛教鉅著,他所憑

藉的是什麼?是「不忍聖教衰,不忍眾生苦」的悲心;是探尋佛陀本懷,以縮短

佛法與現實佛教界距離的願力,以及悠游於佛法大海所得到的法喜無量。今晚,

且試由導師的自傳《平凡的一生》中,來介紹導師平凡之中的不平凡處。

 一、處世的平實

  導師生於清末民初,經歷過軍閥內戰、抗日、剿匪等戰亂,從重慶、香港而

台灣,幾乎都在動盪不安的飄泊中;甚至來到台灣,初時還是非常不安定的。但

導師在艱難的時局中,能夠以平淡的心境、堅強的信心,在熱惱交逼的環境中,

安心地參學、弘化,甚而著作等身,這真不是尋常人做得到的!在其自傳《平凡

的一生》書中,隨處可見其隨緣平實的風範,讓人感覺到他老人家的一生,就像

一片平靜的白雲,又像處在不安定氣流中的落葉。細細讀來,沒有一點點其他傳

記中的傳奇情節,也沒有凌雲壯志的敘述,而只是那麼樣的親切與平實,那麼樣

的發人深省!

  在「一生難忘是因緣」裡面,導師說:「我的一生,無關於國家大事,也不

曾因我而使佛教興衰。我不能救人,也不能殺人。平凡的一生,沒有多采多姿的

生活,也沒有可歌可泣的事翩C平凡的一生,平淡到等於一片空白,有什麼可說

可寫的呢!」「自己如水面的一片落葉,向前流去,流去。忽而停滯,又忽而團

團轉。有時激起了浪花,為浪花所掩蓋,而又平靜了,還是那樣的流去。為什麼

會這樣?不但落葉不明白,落葉那樣的自己也不太明白。」導師就是這樣輕描淡

寫地自述他的一生,像極一頁「白描的詩篇」,而完全迥異於歷代高僧傳裡所描

述的高僧。

  我剛信仰佛教時,看了高僧傳,心想自己是沒資格出家學佛了。那些高僧們

有的是懷胎十五個月才生的,有的甚至三年;還有一位一生下來就是個肉球,被

戒刀剖開之後,不學就能走路和說話。相較於他們,自己呱呱墜地時,差一點就

沒了氣息,隨便用菜刀將臍帶給割斷,甚至有人提議把我丟了了事。媽媽捨不得

,暫時將我擱在牆角,經過三個鐘頭,一看還在呼吸,才又抱了回來。讀導師所

寫的自述,可一點都沒有上述那些奇奇怪怪的,而只是平凡如常,這才真正值得

我們學習!

 二、處事的平實

  導師生性內向木訥,不會主動找人談話,他自言「缺乏斷然拒絕,不顧一切

的勇氣」。例如於閩南佛學院求法時,大醒法師要導師為甲班同學講課,他不好

推辭,所以也教了一段時日。在上海時,虛大師要他到武昌佛學院去任教,他雖

然不願意,終於還是成行。後來,港澳佛教界人士幕後策畫,選他擔任香港佛教

聯合會會長一職,乃至代表中華民國出席在日本召開的世界佛教友誼會第二屆大

會,受聘為善導寺的導師等……,這些都是隨順因緣,被動的參與。

  導師自我剖析地說:「在對人對事的關係中,我是順應因緣的,等因緣來湊

泊,順因緣而流變。如以儒者的觀點來說,近於『居易而待時』的態度。但過分

的順應,有時也會為自己帶來了困擾。」一些人因此起了嫉妒心,認為好事都讓

導師一人佔盡,於是演成漫天風雨三部曲,導師被密告其《佛法概論》「隱含為

匪宣傳毒素」。「在中國(大陸來的)佛教界,從臺中到臺北,幾乎全體一致的

聯合陣線」。但這一切,對導師卻僅僅發生了等於零的有限作用,為什麼?導師

淡淡地說:「我沒有祈求佛菩薩的加被,也沒有什麼辦法。我只是問心無愧,順

著因緣而自然發展。一切是不能盡如人意的,一切讓因緣去決定吧!」「我不自

覺的,不自主的造了因,也就不能不由自主要受些折磨了。」這就是導師面對橫

逆的態度,他的內心始終沒有一絲火氣,沒有一點怨惱,而只是平淡、坦然!

  對於淨土,導師繼承虛大師「淨為三乘共庇」的理念,所以不像多數弘揚淨

宗的大德們所講的那樣,但念阿彌陀佛,但求往生西方。反而引經據典地介紹東

方與西方的佛國淨土,以及求生彼國的修持行門;甚至楬櫫釋尊介紹他方淨土的

真正目的,是要我們師法諸佛菩薩的信願,結合同願同行者,共創人間淨土。傳

統的淨土宗徒因為不能認同,於是買來他的《淨土新論》予以燒毀,這也是真實

的事情。可是,事後有學者向導師求證這件事情,導師卻只是輕輕的一句:「有

聽過,但沒有親眼看到」。由此可見老人家處事的敦厚與胸襟之開闊,真是非常

人所可及的!

  「從一生的延續來看自己,來看因緣的錯雜,一切是非、得失、恩怨,都失

去了光彩而歸於平淡。」導師的一生,真正是為探求佛法的真義而活,這分為法

的願力,不但支持著他孱弱的病體,也是使他無視於人事的纏縛之重要因素。我

們佛弟子不也應該時時以「涅槃寂靜」,作為砥礪自己的目標嗎!相較於彼,眼

前短暫的不如意和挫折,又算得了什麼!(待續)(本文轉載自《妙雲學訊》第

19期)